紐西蘭南島:旅後 跋

       接連兩次於Auckland及Brisbane的轉機,於機場搭上接駁車後,再由觀音自行開車至竹北,回到了溫暖的家。帶著紐西蘭時差的身體,而開始重新台灣時間的生活,內心始終還是無意識地被牽往,紐西蘭連日來的真、美及好,而我便是悠遊其中的過客。還記得被後人封為存在主義心理分析大師的「羅洛.梅」,在所著「愛與意志」中的一段話,至今仍然令我印象深刻:「沒有任何一個作家,是為了已經找到了答案而寫作;相反地,他寫作是因為自己內心藏有難解的問題,而亟欲找到答案。然而,這個答案並非意在解決問題,而是作家藉著與問題的角力過程,能將自己帶領到一個更深邃、更寬闊的意識向度。我們的創造性從問題出發,作家與藝術家並非向我們呈現問題的解答,創造對他們而言,是一種不斷試圖尋找出路的內在經驗。繪畫與書籍為這世界所帶來的貢獻,是一個個尋求的過程。」反覆聽著Cigarettes after Sex所演唱的Sweet ,這首內心自紐西蘭帶回的歌曲,唱出了紐西蘭旅人的悠閒步調,也唱出了旅人的心神嚮往。於是我興起了寫下遊記的方式,來面對內心無法理性歸納的再度嚮往,期待透過遊記的撰寫,能帶領內心前往某種未知的境界。

       將近兩萬字的遊記,花費近一周半時間完成,約莫1250張的照片,也因應紐西蘭早起的作息,也就是台灣凌晨兩三點的時刻,花費半周的時間整理妥當。寫作的過程中,透過字句仔細琢磨,直接面對內心的感受,拉得更近也看得更加清楚,撥開籠罩心神的那一層面紗,赤裸裸地面對那種純潔的嚮往,進而將它們牢固地鏈結在記憶裡。撰寫遊記為本次旅行的第一個收獲,也是往後會持續進行的一個興趣。這些讓我遙想起十多年前,18天的英格蘭之旅,讓我回台灣後,開始透過單眼相機,琢磨自己的內心及視野。每趟旅行,總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收獲,這一次也是如此!

       此次的行前準備不足,而於撰寫遊記時,才開始透過自己拍攝的照片,以及google map的3D衛星圖,查詢地理上的知識。一趟理想型態的旅行,個人認為是人文、歷史及地理的知識先行,而實際走訪為後行,透過眼見及當下思考而與知識相互結合,以達到所謂的「知行合一」的境界。事實上,這點的認知屬於此次旅行的第二個收獲。長久以來,對於歷史及人文書籍方面的閱讀,早先已開啟了這方面的興趣,透過這次的旅程,也更加肯定此方向的耕耘,對於了解何謂人以及人與環境的關係,有著莫大的助益。

       旅行時刻放下了社會給予的身份認同,旅途中沒人特別留意彼此的職業以及年齡差距,大家有志一同地高談闊論著當地的人文風情,心平氣和地分享彼此的價值觀,而掙脫了出發前文化造就的個人心態。有幸與同行的黃姓及江姓夫婦,於用餐間,進行不少令我印象深刻的談話。他們各別年長我倆35歲及20歲,談到了他們出國留學時,所體驗到的東西文化差異;年老回首時,對於年輕歲月的反思及評論;人生中看待金錢以及使用金錢的觀點;中世紀歐洲宗教的歷史演變,以及存在主義的相關論述;以彈性心態的多面向,觀看及思考眼前的人事物。這幾場跨歲月的對話,道出了彼此的想法之際,更對於年少的我們,觸發更多對於往後歲月的思考契機。最後一晚夜宿農莊人家,用塵封已久的英文,開口與男女主人閒聊,並試著透過言詞幽默地回應,將人與人的距離拉近,這讓我心底開始建設起一種想法—只要有自信地表達自己,很多事情其實並沒有想像的困難。事實上,語言是一項文化的產物也是交流的工具,隱含著互動的成分,重要的是,如何透過語言將個人的內涵呈現出來,以達到相互交流的目的,而不用過分地著重在會與不會之間。在旅程中,透過與人的接觸,而開始深入思考某些議題的本質,這些屬於此次旅行的第三個收獲。

       深度思考如何讓財務在旅行支出上,有更大比例的分配,以透過世界各地的實地考察,觸發更多面向的想法及觀點,為此次旅行的最後一個收獲,個人認為也是最重要、最優先的課題。事實上,最後將會間接導向思考如何財務自由。

       紐西蘭的真在於大自然景觀,讓人身歷其境,開始思考萬物生命的本質,並足以重新探究個人的世界觀;紐西蘭的美在於保存大自然景觀的不遺餘力,讓人漫步其中,觸動身心愉悅的感動,並足以重新思考個人的生活觀;紐西蘭的好在於優質的水及空氣,讓人徜徉其中,開始珍惜萬物生命的根本,並轉而重新爬梳資本主義時代的沈痾。紐西蘭的真、美及好,值得你我擱置身邊的匆忙,好好深刻地體驗一番。

『TBD』紐西蘭南島:紐西蘭農莊~坎特伯里平原~基督城~奧克蘭~布里斯本~台北

前往機場的路途中,抬頭望著天空的雲層,一層一層地延展到遙遠天際;相較於剛到時的粉紅色天空景象,雲層雖有著不同之處,但心情卻始終相同。每每總是到了別離時,才會開始回想這趟的旅程的每天行程,然而這次非常地不同,由於行程的安排相當悠閒,悠閒到要搭乘飛機回國時,內心依舊相當地平靜,絲毫沒有不捨的感覺。但回國後,才發覺一切並不是這麼一回事!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『TBD』紐西蘭南島:庫克山國家公園~塔斯曼冰河船之旅~蒂卡波湖~來去kiwi農莊住一晚

今早依舊於日出前早起拍攝晨光,由前晚的天氣APP得知,今日日出的時刻會是多雲的天氣,而日出後天氣才會變得晴朗,踏出旅館門外抬頭一看,沒想到又被準確地預測中了,且遠方的雲層似乎漸漸散去,再次驗證了天氣APP的神通廣大。沒有太陽的日出,並不會阻擋我拍攝的興致,隨著日出的時間逼近,觀察雲朵在遠方山頭繚繞的景象,雲朵由藍色漸漸轉為黃色及粉紅色的綜合色調,隨即成為我的拍攝焦點。

食用早餐後,搭乘遊覽車前往Tasman Glacier的停車場,然後徒步登山約半小時到一小時,則可抵達位於Tasman Lake上搭乘氣墊船之處。途中雲朵及山峰不時近在眼前呈現,並隨著天氣轉為晴朗,日光穿透雲朵,由眾人背後觀察此景象,狀似一條通往人間仙境之路。抵達終點穿上救生衣後,在駕駛員的帶領下,開啟了這條遊覽Tasman Lake之旅。前日搭乘直昇機由上而下觀看此湖,今日則要航行於上。行船之際,伸手摸了一把呈現牛奶藍的湖水,隨即感受到冰冷;來到一旁呈現橫截面的道路旁,目睹了上層沙石覆蓋著下層冰層的景象,最底層則流動著融化的冰水,才知道冰層有隨時斷裂的危險,接連被視為道路的地方也跟著會坍陷。接過駕駛員在冰湖中撈起的透明結晶冰,而有了可以近距離觸碰並觀察的機會。接著來到冰川與冰湖的交接處,由於冰川隨時可能會崩塌,所以只能保持一定的距離觀看。冰川裸露出的斷層,由於冰雪不斷積壓下,擠壓出內部的汽泡,讓冰的密度增加而形成結晶體。當日光照射下,結晶體更能吸收藍色光譜以外的光線,而顯露出特有的藍色結晶色澤。時有大塊而透明的浮冰於身邊漂浮而過,雲朵悠遊於冰層上的山頭,這一切景觀就近在眼前,讓人只想要時間暫停而多看幾眼。駕駛員幽默地提及:『如果想要與美景合照,他很樂意幫忙大家,只是拍一張照片要收費5元!』,一講完眾人大笑,而我回擊:『這也太貴了吧!』,他只淡淡了回覆:『拜託,很便宜好嗎?』。Tasman Lake之旅,就在合照下結束而返回。搭乘氣墊船的過程中,體驗了加速而水花飛濺的快感,也在親眼目視冰川的情形下,耳聽有關於冰川的大自然知識,回程靠岸時,駕駛員又幽默地回頭佯裝清點人數,數完他說了:『少一個人,無所謂!』,對了還有駕駛員的幽默,讓這趟的旅程留下深刻的回憶。回程時,我依舊走在最後頭,眾人回程的景象,在攸攸的大地之間,形成Tasman Lake之旅,一幅不可或缺的最後意象。

有別於早晨,回到旅館的天氣相當晴朗,自昨日抵達開始直到今早,沈寂多時的Aoraki Mt. Cook,終於可見其清晰的的白雪山峰,果然幸運之神一直在我們身旁,不止賦予我們好天氣,也揭開了Mt. Cook的神秘面紗。 沿著80號公路離開了The Hermitage Hotel,前往Lake Tekapo,途中再次經過Lake Pukaki,湖面有別於前日的陰暗,如今換上了獨特的牛奶藍面容,猶如天空漸層藍色調的對映,但湖面的色調卻顯得更加深濃。從80號公路轉往8號公路途中,遠遠的那端,Mt. Cook穩穩地座落在天與湖的分際線上,輔以綿延的雲朵盤踞周遭山峰,大自然簡單的藍白色調,卻為內心帶來如此美麗的深沈感受,親身體驗過方能領略它的美。持續行駛在8號公路上,抵達了Lake Tekapo附近的KOHAN Japanese restaurant,等待餐點來之前,透過玻璃窗望向遠方的藍色湖面,同樣唯美的景色,讓人神心神嚮往。吃了多日的西式餐點後,今日的日式餐點顯得特別好吃,以致於沒多久時間,便吃得一乾二淨。今日,日式餐點與台式餐點成為同一陣線的夥伴,有別於西式餐點而顯得如此不同凡響。來到Church of the Good Shepherd小屋前,佇立於門口向內部的十字架望去,空氣中有種濃厚且難以言喻的神聖莊嚴感,呈現予人的氣勢,完全不因為是間小屋而微弱。十字架在背景湛藍湖面的襯托下,解開了過分嚴肅的氛圍,讓人得以邁開步伐接近觀看。小巧的教堂、盛開的各色魯冰花、藍色湖面與晴空萬里,將一整個地區營造成美輪美奐的景觀,人們一來到此處,相當難在短時間內離去。

離開了Lake Tekapo,前往此行程的最後壓軸—寄宿在農莊主人家一晚。持續行駛於公路上,我們的目的地為Ashburton。我們一行人一分為二,各別為六人住宿於兩處的農莊。到達農莊後,進入屋內感受到英式裝潢的風格,各處細微的擺飾,皆可見主人們用心的程度;一隻小狗Easy高興地搖著尾巴,跑到我們的腳邊,我們也同樣高興地期待著接下來的一切。

男主人手提了一袋吐司,準備帶著我們前去農場餵養綿羊。一行人與男主人走在路上,因為同團江先生的幽默功力,讓我們途中有說有笑,很快便來到了農場。男主人介紹著圍籬內的牛隻及綿羊,在數個月前,剛出生時就移居此地;聽完簡介後才明瞭,原來幾個月的時間,牛羊的體型可以這麼大幅度地成長。餵食完畢後,我們漫步回農莊;繞著住家周圍的果園及菜園,聽著男主人介紹栽種的植物;由於屬於專有名詞且字彙理解能力不足,所以聽得一知半解。

女主人準備的晚餐就緒,我們從各自的臥室往餐廳移動。餐廳的燈光偏向黃色與紅色的混合色調,桌上擺滿了精心準備的餐點;男女主人了解宗教與文化上的差異,允許我們不用禱告即可開始用餐。白飯、醃紅蘿蔔、烤雞翅、烤鹹蛋糕、清蒸花椰菜及烤馬鈴薯,吃了第一口便發覺好吃的程度,勝過連日來的西式餐點—後來想想,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在地化美食吧!我在餐桌上請教女主人,如何做出這樣美味的烤馬鈴薯—熱騰騰又帶有酥脆感,且鹹味恰到好處;女主人也大方地現場口頭教學,一步一步地講解流程。

晚餐後,我們各自拿出準備的小禮物,依序贈送給男女主人。黃姓夫婦贈送親手製做的紙雕圖及小燈籠,並附上註明紙雕內容的中英譯對照說明;此物一出,讓眾人直呼自己的禮物,實在很難拿出來獻醜;女主人看起來相當喜歡這份禮物,黃太太也大方給了女主人一個擁抱。江姓夫婦贈送台灣藍雀的棒球帽給男主人,男主人一直戴著帽子,看起來也相當喜愛;我們也私下半開玩笑著說,不知道他會不會戴著睡覺。男主人戴著帽子轉向我問:「我看起來像川普嗎?」,我則笑著說:「真是不像!」。我倆夫妻則贈送精品杯墊,由桃園機場故宮精品店所購買,杯墊上印有牡丹花朵的畫作—出自清朝「李培雨」「畫牡丹」冊中的牡丹(五);可惜由於時間匆忙,事前沒能查清楚作者及畫作的來歷,以便完整地介紹給男女主人認識,來達到兩國的國民外交;但可賀的是,女主人似乎滿喜愛這份禮物。所有對於贈送禮物的被喜愛度推測,最後都在禮物所擺放的位置得到證實—它們被放置在餐廳旁的櫃子上,而上面擺滿了花朵瓷器、火紅帝雉及燭台的擺飾,禮物相當能融入其中;而台灣藍雀的帽子,就放在男主人躺椅的小桌子旁;只要想到時,隨時都可以拿起來穿戴。

晚餐後,參觀客廳印有花朵的瓷器擺飾,以及懸掛在牆上,出自女主人之手的織繡布料作品,並與男女主人聊到他們兒女的生活情形—女兒前往上海工作,而兒子前往內蒙古洽談農場生意;當下我們便討論著,也許大家贈送的禮物,能成為他們相聚閒聊的一個話題吧!餐後的飲料喝完後,各自回到臥室休息,明早一起早餐後,便要離開農莊前往機場。

早起後,看見滿桌的餐點,有水果優格、燕麥、雞蛋湯麵、烤吐司及各式的抹醬,其中蜂蜜乳塗上烤吐司及雞蛋湯麵,個人相當的喜愛;事實上,男主人昨晚問到,我們在台灣是不是都以白飯當主食,沒想到我的其中一個回答:『有時會吃麵』,在今早便成為其中一樣餐點,真是讓人感到溫馨。用餐過程中,我們也是承續前晚說說笑笑,同樣度過了一頓難忘的早餐。早餐後,一起在農莊門前合照後,男女主人便將我們送達集合地;下車後,我們一時興起,六人集合一起唱了「玫瑰玫瑰我愛你」送給了男女主人,就在大家笑開懷的氛圍下,我們滿心歡喜地向彼此道別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『TBD』紐西蘭南島:皇后鎮~普卡基湖~庫克山國家公園(世界自然遺產)~隱士飯店

今日的行程即將透過6號公路由Queenstown出發,轉往8號公路一路北上,由Southland region跨越至Canterbury region,再轉往80號公路,途經Lake Pukaki後,持續直行直至今日的終點站The Hermitage Hotel。行駛於8號公路上,停靠了途中的Lindis Pass,該地周遭寸草不生且渺無人煙及動物,宛如沙漠地形般的荒涼,帶來頗似遺世孤立的深沉感受。由於路上行車稀少,導遊羅先生激勵大家可以躺在路上留念,意外為這大自然的孤寂,打開了一道歡樂的氣氛,讓我體會到境由心轉這句話的意涵。於8號公路上持續直行,來到與80號公路的銜接處,開始了Lake Pukaki的起始點,此湖由Tasman River及Hooker River兩河注入,為一冰川堰塞湖,但由於烏雲層厚重,不見特有的牛奶藍湖面色調,而同步於天空的灰色調,但依舊少不了路過此的留念照,以及向下坡行走接近湖岸的景色。

繼續往前行進,來到了距離The Hermitage Hotel 4km的Mount Cook Airport,準備搭乘直昇機,我們採行35 min的方案直上Tasman Glacier短暫停留觀景。坐在駕駛員旁的座位,多了幾分好奇心,也多了許多令人讚嘆的視野。沿著Tasman Lake流入Lake Pukaki的眾多支流Tasman River而上,牛奶藍的支流於黃土地形上交錯,形成一幅相當壯麗的景觀。來到了Tasman Glacier的終端湖Tasman Lake,遠觀一小叢牛奶藍的不規則區塊,直到呈現在腳下的大型湖泊,帶來視覺上漸進的讚嘆變化。持續前行來到了Tasman Glacier,而往上爬昇直至接近冰川源頭降落,踏下直升機的第一步,感受到冰雪的鬆柔,也溢滿了興奮的情緒,後座同團的幾位女士下機時,更是歡喜地驚嘆連連。向上直視冰川的源頭,因為陽光的折射而有種相當刺眼的光線,將視線轉往兩旁的山丘,而看見在山頭冰層下隱約的冰晶藍色調,再往腳下看去,踏著冰川所形成的腳印內,也顯露出冰晶藍色調,第一次眼見如此美麗的色調,對我而言,短時間內非常難將視線由此游移。我們再度上了直昇機準備折返,駕駛員在起飛後不久,調皮刻意地將機身加速且極度右傾,飛過右手旁顯露出更多冰晶藍的冰川,而後再度加速下傾離開,後方的女士們尖叫連連,只剩下我跟駕駛員呵呵大笑,在收獲滿滿之餘,一路飛回機場,這真是一趟又美麗又刺激的直昇機之旅。導遊羅先生於行前提及直昇機考照,費用約為一兩百萬台幣,讓我興起了有時間有閒錢後,考慮前往考照的念頭。

內心載著歡喜的餘波蕩漾,來到了The Hermitage Hotel,check in後進入房間,望著窗外正面向Mt. Cook的地勢,領略到旅館座落於山谷中廣大的平原上,前方亦有行人步道,直通往遠方山頭分佈冰川的山群。晚餐時,聽聞同團江姓夫婦從冰川湖步行回來後,興起了我也想一探究竟的念頭。晚餐後,約莫七點半,查詢日落時間以及熟知天黑時間約略九點後,也知道紐西蘭野外沒有蛇類等危險的動物,我倆決定小冒險,步上房間裡所看見的步道,接近那未知的冰川。於步道行進間,常有棕色野兔於前方跳躍,而我倆持續不斷前行,來到了斜坡向上的地方,地勢開始有了岩塊分佈,費力地爬上斜坡來到了Kea Point的遼望台。在Hermitage房間內遠眺的冰川,此時呈現在眼前,看了一旁的告示牌得知,此為Mueller Glacier,而遼望台眼下的湖是Mueller Lake。由於時間已八點之餘,簡單的留影後,便趕緊返回旅館。由Kea Point高點回看The Hermitage Hotel,眼前步道彎曲直至遠方平原上燈光通明的旅館,加上日落前空氣中呈現的陰藍色調,構成一幅相當優美的景緻。天黑九點之時,剛好抵達旅館,回程時相當快速地行走,於是上大腿帶著隱約的痠痛感,但回想這趟常人須花兩小時來回,而我倆濃縮為一個半小時的路程,是個相當值得的意外收獲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『TBD』紐西蘭南島:皇后鎮悠閒一日遊~TSS厄恩斯勞號百年古董蒸氣船~瓦特峰高原牧場~包伯峰登高(毛利歌舞表演+LUGE+山頂餐廳豐盛海鮮BUFFET)

早起於Hilton Resort & Spa外的湖岸邊,向對岸看去是Frankton Arm湖水、Queenstown Hill丘陵地,及座落這兩者之間所興建的房屋,共同構成的日出景觀,日出後陽光穿透湖面,鴉鴉悠閒浮游於清澈見底的湖水之上,這是一幅美麗的大自然畫作,開啟了一天悠閒的興致。對於Hilton印象較為深刻的地方在於,高雅精緻的住房品質以及自助新鮮現炸的果汁,對於旅程中解除疲憊有滿大的助益。

早餐過後,前往Queenstown的steamer wharf等待Twin Screw Steamer Earnslaw (TSS Earnslaw)的靠岸,而乘載我們前往斜對岸位於Walter Peak的高原牧場,除了觀賞替Merino sheep剪羊毛以及牧羊犬趕羊的農場秀外,也要在Colonel’s homestead restaurant裡享用BBQ午餐。在歷史的層面而言,二十世紀初期蒸汽船的建造,主要用於替Lake Wakatipu周遭的高地牧場,往來運送牛羊,而到了二十一世紀中期,隨著湖岸公路的建造,取代了蒸汽船當初的功用,使其退役而轉型為觀光用途。如今,TSS Earnslaw是南半球唯一仍在航行的燃煤蒸汽船,至今已有一百餘年的歷史。固定於船頭的紐西蘭國旗飄揚在風中,我們持續航行於Lake Wakatipu並欣賞兩岸風光,站立於船頭甲板上,微風在陽光照射下是暖和的,十分晴朗的天氣,讓湖水亦呈現深藍的色調。百年的船隻帶領我們航行於百年的航路、眼見的是現代的景觀,帶來的是古今交雜的融合感受。

蒸汽船即將停靠於前往高原的岸邊,目光首先被Colonel’s homestead restaurant本體亮麗的建築風格所吸引。相傳十九世紀50年代,第一批歐洲移民Nicholas Von Tunzelman 選擇此側定居,但當時的暴風雪天氣,讓他不斷損失牲畜,最後迫使他離開這裡。之後,Hugh Mackenzie於十九世紀80年代接管此處,著手修建房屋、改善牧場環境及打造了牧場花園,在牧場鼎盛時期,此處生產的羊毛,在交易市場曾三次超過其它牧場及澳大利亞,成為售價最高的羊毛品種。回顧歷史再眼見這棟建築呈現於眼前,才明瞭時光消逝及人為的積累下,儼然造就如今的風貌。

依序觀賞完剪羊毛及牧羊犬趕羊後,步入Colonel’s homestead restaurant內用餐,斜射入窗台的陽光灑落於餐桌上,餐桌端的目光更能透過窗台飽覽沿岸的風光,以及就近美麗的花園景觀;進一步向內參觀,目光觸及之處更是充滿英式的居家風格。用餐的雅緻氛圍,在如此眾多元素所營造出的情境中,被漸層地催化而出,令人感到格外放鬆。等待蒸汽船接駁的空閒中,不管面向戶外湖岸的景觀或是一旁的花園,都是餐後相當令人心曠神怡的活動。

蒸汽船將我們載運回steamer wharf後,閒逛周遭的手作市集,陳列多種不同風格的物品,將岸邊下午的時光,營造出有別於下午茶外的另一種情調。於其中,購買了當地攝影師的攝影作品,作為紐西蘭之旅的紀念品。於市區Mrs Ferg Gelateria買了一杯熱拿鐵,沿著市區漫步經過一間又一間的店家,最後順著Queenstown Rail,看著岸邊不畏懼人的海鳥來回飛翔,越過Queenstown Fallen Sodiers Memorial一戰紀念碑後的沿岸,多了年輕少女及赤裸上身的帥哥群聚玩樂,這裡的景緻排除了過多的商業氣息,為個人心中於皇后鎮的最愛。當我試著坐在沙灘上融入情境時,卻被嫌棄相當突兀,真是讓我啼笑皆非。

來到等待乘坐Gondola的行列,要從Queenstown透過空中纜車直上Bob’s Peak,斜度 37.1 度,爬升 450 公尺的高度,逐漸升高過程中沒有帶來一絲的恐懼,對於帶來逐漸融合Queenstown及Lake Wakatipu的視野卻十分專注。到達Bob’s Peak後,再乘坐騰空的纜車,前往搭乘Luge的場地。順著曲折的軌道而下時,工作人員確認能駕馭Luge後,即開始一路從高峰一溜而下,沿路除了一覽湖中風光外,也因一路超車及急衝而下感到暢快。到達終點後,徒步走回制高點,仔細俯瞰前方Queesntown及Lake Wakatipu的整體景色,以及左手前方Gorge Rd,順著Queenstown Hill直至Arthurs Point的景色,對地理景觀的了解更加深幾份興致。於山頂餐廳進行晚餐,各式各樣的自助餐點吸引著我取餐,但由於這幾日行程活動較少,到了進餐時刻依舊沒有飢餓感,所以感到可惜能吃的有限。但來到甜點區,面對兩個牆面五顏六色甜點的誘惑,再多的飽足感也於此破功,這真是又飽又餓,不知痛苦還是快樂的一餐。除了菜色及甜點的視覺饗宴外,湖面景色透過餐廳的大片玻璃幕呈現眼前,也是另一引人入勝之處。晚餐後,看著毛利人對於HAKKA歌舞的傳說,以及之後欣賞著歌舞的演出,更上台藉由毛利人的帶動示範,而實際參與一小段動作的演出,加深了歌舞的印象。於晚間返回Hilton後,觀賞紐西蘭橄欖球隊黑殤隊,於比賽前,向對手展演雄壯的HAKKA舞,以激勵該隊的士氣,對於傳統歌舞沿用至現今的銜接,有了意識上的認知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