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TBD』紐西蘭南島:蒂阿瑙~米佛峽灣巡戈(世界自然遺產)~皇后鎮~英式帆船主題餐廳

Te Anau的晨光劃過湖周遭的山頭,日出前已待命湖邊的我,由於雲層稍微厚重,而沒有捕捉到類似Wanaka動人的景色,但卻有幾幕意象性的畫面留存。今日將順著94號公路,向北前往同在Southland region的Milford Sound,這段被譽為紐西蘭最美的景觀公路,引領我們漸次進入Fiordland National Park的範疇。向北前進來到了兩旁寬廣無比的Eglinton Flats,眼見平原旁矗立的白頭群山,也可以透過天際漸層的雲朵作為延伸,望向平原遙遠的那端,視線上近乎無限的延展,帶來內心開闊的感受生成,導遊羅先生提議我倆以跳躍姿態留影,更是增添了對於此景的活潑回憶。持續朝北推進,遇見了Mirror Lakes,沒有微風輕拂及昆蟲點水而產生漣漪的狀態下,靜止的湖面完全倒映周遭群山,若將視線固定在岸邊延伸至湖上的枝葉,以及映照在湖中的群山景象,虛虛實實將難以分辨何者為倒影,這般特殊的現象使我停留而觀察良久。一望無際的平原地形,在持續北移中漸漸遺留在後方,換來的是行進於山谷地形之中。公路兩旁直立著山群,山峰潔白的積雪相對於暗色的山被,形成鮮明的對比,眼見前方公路上的車輛,於群山擁抱所形成的山谷中穿梭,比例懸殊的感官衝擊,帶來了一種震撼的美。公路旁堆積未融化的白雪,以及白雪灑落於路旁丘陵地的景觀—時而白雪點點遍佈於草皮中,時而遍佈於山形石塊之上,形成值得仔細琢磨感受的特殊景觀。於Homer Tunnel的昏暗之中,迎接由點而面變化的明亮視野後,眼前呈現的是更加壯闊的景觀,十足蜿蜒曲折的公路,狀似飛馳於高聳山崖之間不斷穿梭,偶爾一道光線打下,座落在前方行駛的車輛,佐以公路往前延伸,直至前方山谷的盡頭,呈現出即將前往奇幻冒險歷程的氛圍。持續前進於Cleddau Valley附近可見涓涓流水,沿著狀似刻鑿過的壯闊山壁曲折而下,匯集成流經路橋下的清澈溪流,而穿梭在大片雨林之中。通過Homer Tunnel後94號公路的沿途景緻,帶著我領略大自然循環的片段知識—白雪堆積山峰融化後,沿著自闢的山徑流下,匯整成河流滋潤了大地,而開啟了動植物的誕生以及生命週期,壯麗的景觀震撼了內心之餘,多的是直覺般地觸發,屬於大地萬物生命循環的沉思。

走過Milford Sound的收費大廳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著名的地標Mitre Peak,因形似教宗頭戴的冠冕而得名,整座山直接從峽灣底部升至1691公尺的高度,是世界上臨海最高的山峰之一。排隊登船後,謹記導遊羅先生的提醒,先行於船上buffet取得一次性的餐點後,選擇座位邊欣賞沿岸景觀邊食用午餐。去程順著Mitre Peak的山下前進,隨著船悠閒航行於峽灣之中,於船頭前,瞻望前方曲折迂迴的水路之外,也仰望水岸旁高聳的山群,並時有數條細流順著山壁而下,流入所在的峽灣之內。由遠方眺望峽灣內著名的Bowen Falls,其由165公尺高的懸崖,將豐沛的水量急湧並傾瀉而下,好是壯觀。烏雲密佈的天空,仍然遮掩不住秀氣卻帶有氣勢的峽灣地形,持續航行至Fairy Falls,由80公尺高的山壁流下,相較於Bowen Falls的水量顯得相當秀氣,接近時略能感受到直撲臉龐的水氣。持續航行直至流入Tasman Sea的出海口,船身開始掉頭往回航行,改順著Mitre Peak的對岸航行,眼前呈現與當時庫克船長相同的視野—受限於Dale Point的突出地形,遮掩住了視覺上認為可以進入峽灣的可能,而讓往後為了躲避風雨的海豹獵人捷足先登,此歷史性的關鍵時刻,於一兩百年後能夠切身體驗。回程途中,眼見慵懶的海豹們躺臥在Seal Rock上休憩,相當愜意悠閒。接著行經落差151公尺的Stirling Falls,由遠處觀看一絲涓流,乃至中距離感受到澎湃的水氣直撲而下,而到船長將船頭沒入瀑布之中,多了拔腿而逃的人們,而留下同團兩位女士,決定近距離接受河水一瀉而下的暢快感,來體驗毛利人所言遇水則好運的傳說,一旁觀看的我承受不了龐大的水量衝擊而撤退,以防真正的大水醍醐灌頂般地淋濕全身,直覺告訴了我,當下淺嚐即止,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。緩緩航行於折返的河道上,船停靠了碼頭,結束了這趟有趣的航程。

接續著以下的行程,由Southland region跨越回Otago region,往南沿著94號公路回到Te Anau,再由同樣94號公路往東,前往銜接6號公路處,接著沿著6號公路往北直至Lake Wakatipu旁的Queenstown,而Qeenstown鄰近於前日由coronet peak居高臨下,所觀見的Qeenstown Hill,總長近290公里的路程,必須費時約四小時方能抵達,此趟是旅程中,行車時間最長的車程。搖搖晃晃,時而眼見路旁美景,時而睡意瀰漫,偶爾下車上洗手間,如此來來回回,終於抵達了Qeenstown。關於皇后鎮為何得名,有很多不同的說法,最主要的說法是當時當地的淘金者,為了紀念英國女王維多利亞,取這個名字是為了女王的健康,而女王卻從未到過此地,但此地卻成為當今世界上,知名的觀光度假勝地。

離日落還有將近兩至三小時,擁有一個小時的時間,於鎮上走走並仔細體驗此處的風光,這次的旅程中,第一次來到人口稠密的地區,因此行走於路上,相較於郊區的個人空間而言,頗有限縮的感覺。穿梭於街道上,感受著空氣中半商業半觀光的濃厚氣息,偶爾望去山坡上,亦分佈著密度不低的住宅及飯店,觀光中應有的緩慢及舒緩的步調,因眾多人群來往及過度開發土木,而顯得有其局促性。到了晚餐的時刻,隨即步入Britannia Restaurant享用牛排套餐,店內因應英式帆船的主題而設計—魔戒情節的哈比人木門、古典的長木桌、昏暗的燭光、印有紐西蘭古地圖的菜單封面、懸掛旗幟及救生圈的牆面裝飾,皆讓人有身入其境的感覺,餐點的水準亦是高水準,深受個人的喜愛。晚餐後接近日落時刻,由Steamer Wharf望去的天空已佈滿粉紅色調,凝視幾眼後,我們便回到了Frankton Arm上與Kawarau River匯流處的Hilton Resort & Spa休息,為明日於Queenstown的行程,培養足夠的精力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紐西蘭南島:瓦納卡~卡瓦勞吊橋~越野四輪傳動車掏金之旅~箭鎮~蒂阿瑙~夜訪藍光螢火蟲

       早晨六時,由睡意中甦醒,意識到今日即將離開Wanaka;步出門外且越過綠草皮,來到就近的湖岸邊;日出前為天空帶來繽紛色調的景緻,正如火如荼地上演!隨著日出時間漸漸逼近,階段性時間的消逝,供天空色彩呈現相對應的變化;深怕任何視線的游移,會錯過每一次漸層色調的美;偶爾還是深受潮水聲所吸引,轉而觀看湖面的變化;天空漸層的色彩,完全映照在湖面上,順著波浪一上一下,導致湖面色彩亦呈現出波動狀的變化;輔以陣陣的潮水聲相伴,極致化視覺及聽覺上所帶來的內心感受。有一種美讓人想使時間停止,Lake Wanaka日出的動態調色盤,是我這輩子目前為止的首選。

       Wanaka的日出撼動內心許久,早餐時談論著日出種種的美好,成為行程中最後一次的公開讚嘆;感受微波蕩漾之餘,收拾起行李,離開了十分喜愛的景點。於6號公路驅車南下,依然望向窗外的景色,這一直是旅行中伴隨而來的樂趣。中途停靠Mrs. Jones Fruit Stall,依舊購買了喜愛的蘋果,更深入後院的花園,觀賞著一叢又一叢綻放的美麗花朵;繁花盛開的景象,吸引著我停留在各顏色的花朵前,仔細觀看花瓣的色澤及蜷曲的生長狀態;這處公路旁的秘境花園,也滿值得深入探究一番。持續於6號公路行駛,由Wanaka出發,車程約55公里及50分鐘,抵達了Kawarau Gorge Suspension Bridge;遠遠觀看著人們一躍而下,Bungy Jumping的發源地,除了多了勇於嘗試的旅者外,也帶來人們近距離接觸Kawarau River的機會。導遊羅先生幽默著說:『如果想要參加高空彈跳,偷偷報名麻煩要讓我知道。』內心其實一直懼怕站立高處,但又稍微想嘗試看看;最後,可想而知,還是恐懼戰勝了一切。

        Nomad Safaris越野四輪傳動車的接送,帶領我們開啓Arrow River的Gold Panning之旅。由行駛一般的公路,轉而進入爬行山路的階段;隨著爬行的高度越高,由車內向下俯視的景色越是壯闊;最後,抵達接近Coronet Peak的制高點。清淨的空氣及晴朗的天氣,使得鳥瞰180度環景的景色極為清晰;右側的Queenstown Hill遮掩住了Queenstown及Frankton Arm,使得Lake Wakatipu深藍的湖水,難以完全掩蓋而顯得若隱若現;正前方The Remarkables群峰山頂覆蓋著白雪,以直聳天際之姿,傲然矗立於眼前;Shotover River狀似由其下流出,直奔前方而來,查閱地圖才熟知,其由Kawarau River分支而出;橫亙在下方的Malaghans Rd,像是一條白色的界限,將眼前的平原景緻一分為二;左側的Arrow Town及Arrow Junction則由於視野的極限,而無法在此看得清楚;左手旁黃土色的高山被上,透過一點一點的白雪點綴,猶如批戴豹皮於上,讓人印象深刻。這塊由群山及丘陵所環繞的廣大平原,在制高點處向下觀看,令人感到十足驚豔。

       沿著山路驅車而下,來到了Arrow River。於此見識到了接近60年代Land Rover的Defender車款,儘管年事已高,卻擁有著越野的強悍動力!穿越過左右傾斜且極度不平整的山中小徑,以及徐急且石塊遍佈的河流,它皆能輕易克服;時而上下顛簸時而左右搖晃,乘坐於車上,帶來刺激又暢快的感受。沿著Arrow River逆流而上,才充分體驗到其溯溪的本領;眼見車頭幾近沈入河流中,再次強行而起並曲折直行,伴隨著劇烈顛簸及晃動的感覺,帶來了戲劇般的臨場體驗。一路上,彙集著新奇、緊繃、刺激及歡喜的交雜感受,來到了某一處的河岸旁;參與了洗濯沙石及尋找黃金的過程,並享用餅乾及熱可可。這一趟上山下河的旅程,隨著來到沿著Arrow River而築的Arrow Town而結束。

       來到了鎮上的Postmasters餐館享用午餐,前餐熱騰騰的麵包,佐以三種醬料一起食用,為個人對於旅程中麵包類的最愛;主餐的海鮮濃湯,使用烘烤過酥脆餅皮所做成的碗盛裝,兩者相互搭配相當合適;只可惜湯味過鹹,而無法全數食用完畢。午餐過後,遊走於鎮上的街道上,注意力即被建築的風格所吸引。鎮上因應掏金熱而起,也因勢微而沒落;但遺留的十九世紀中期的建築,轉型為觀光的小鎮,並搭載電影魔戒二的宣傳,而再度風起雲湧。商店用途宣示於牌坊上,各不相同的牌坊字體及型式,以及道路兩旁栽種的歐洲樹木,在耀眼的陽光照射下,亦是眼裡的獨特亮點之處。

       由Arrow Town啓程,沿著Lake Wakatipu行車於6號公路南下,再向西於94號公路前往今日的終點Lake Te Anau;由Otago region橫跨入Southland region,將近180公里及兩個半小時的路程,除了欣賞沿途景觀外,也於小睡中釋放今日以來的疲憊。抵達Te Anau時,時有烏雲時有晴空以及略帶微風吹拂的氣候,將朦朧睡意的我喚醒。晚餐後,排隊準備登船夜訪glowwarm;手持Real Journeys票券登船後,站立於前方甲板,向外望著Te Anau沿岸的漸暗景色—眼見一處大地籠罩在耶穌光的照耀下,時而轉變為曲段性的彩虹,十分引人注目。由於接近日落時間,強大刺冷的風讓人無法久待;天色已漸暗,於是進入船艙就座,隔著防風玻璃欣賞天空雲層的細微變化。到達目的地下船後,旋即進入洞窟中,注意到走道下方強勁的水流,不斷由上方奔流而下;跟隨著解說人員的腳步,來到洞窟內部的登船處;所有人員上船後,燈光全數熄滅,沒有任何聲響,只剩下解說人員牽引著鐵鏈,使得船前進所發出的聲音;我則默默地抬著頭,仰望洞壁上一群又一群的藍色光源。盯著光源觀看許久,並於黑暗中感受船身的晃動,會開始產生一種光源搖晃的幻覺,這是一種意想不到且附加的奇特現象。親眼見識過藍光後,來到洞窟外的一處室內,聽著解說人員解說glowwarm的生命週期演變—藍光是由於本身饑餓,為了誘捕動物作為食物所發出的光體;利用自口中吐出的毒黏液將獵物困住後,再予以痲痹而後進食;成蟲後,再進行交配繁衍後代;之後便旋即結束生命週期。一連串詳細的講解,除了好奇於大自然萬物的奧妙外,並產生更加敬佩的感受;相較於動物,人類擁有寶貴的意識可以有效運用,也有著相對長的生命得以發揮所長;該如何充分運用這些先天的條件,為人生開創有別於動物繁衍之外有意義的生活狀態?透過這趟夜訪藍光螢火蟲之旅,這些人類情況的反思,為附加給我最大的收獲。事實上,這些讓我想起「哈拉瑞」在所著「人類大歷史」中所談到,人類靠著大腦的認知能力,團結人群而到了現今的階段,人類也許是順著大自然而演化的插曲,但相對於動物而言,實質擁有著關鍵且重要的能力;如何平和地與大自然共處,並珍視其中的萬物,其實是一件可以認知而後實踐的重大任務。畢竟,人類誕生於自然且取之於自然,更要愛護著自然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紐西蘭南島:瓦納卡悠閒一日遊~湖畔單車行~瓦納卡水岸度假村

       六時時分,從Edgewater Resort湖景套房的床上初醒,心中還惦記著昨晚的兩個消息,身體不受自我掌控地走出門外,想要探究消息的真假,眼前卻換來的如此的景色—枝頭樹葉的水滴狀似結凍、遠方的山頭被雪覆蓋大半、朵朵的白雲散去、天空展露出湛藍的色調、悅耳的鳥鳴不絕於耳及陽光斜射至房前青綠的草皮。羅式幽默戰勝了黑夜,而天氣APP則戰勝了白晝!更進一步邁開步伐,穿越草皮直至房外的湖景沿岸,一百八十度的湖景絕美於眼前、湖水隨風波紋狀地朝我推進、清澈的波浪聲響徹耳邊及群山穿戴著白帽與我相對;這一切在陽光的照射下,更進一步賦予了無限的生機。我則被激發了內心的雀躍,直覺認知到一日美好的行程,即將在萬里無雲的天空下展開。

       早餐過後,選定了一日的玩伴—越野腳踏車   。從Edgewater啓程,前往探索更多不同面向的Lake Wanaka—有別於早晨中,只偏見一處的Wanaka。Wanaka Tree獨自屹立於湖中,於天空初展容顏太陽 的照耀下,波光粼粼的湖面狀似群星閃耀,伴隨微風吹拂而微波蕩漾,看似孤獨卻滿帶寂靜與清高。於此景象盡收眼底的這兒,高聳的白楊樹筆直地站立岸邊,批戴著綠中微帶黃的枝葉;和煦陽光穿透其中,為人行步道上帶來一絲絲暖意;穿梭於一道一道黃暖光線之中,心跟著輕快飛揚了起來。渲染美景的目光,貪婪地不斷遠眺對岸,昨日那場雪在群山頭上留下了印記—裝飾了潔白的象徵;此時,在白雲悠遊其間及陽光照射下,更顯得景緻動人。大自然通力的合作下,讓這裡的一切投射出極致的美,美到騎乘腳踏車行進當下,還能脫口而出讚嘆連連。不知道這裡是不是天堂,它的確讓我緩緩地卸下一切,而意欲靜靜地與之共處,並毫無思緒地凝視著一點一滴的變化,深怕在時光點滴中遺漏些什麼!湖面的深藍色調牽引著我們,奮不顧身地划著兩人式的木舟,隨著浪上下波動同時,以貼近湖面之姿擺動船槳,沒有前進的方向也無彷—只想作為此美景的一份子,愛著它並融入其中。頭頂著豔陽,獨自沿著岸邊緩步走動,不時停下注視某處沈思;呆坐在岸邊直視遙遠的前方,直至同伴的呼喊方回神—這些皆為湖邊人們各面向的展現,並深深地收藏在我眼裡—他們懂得欣賞美,也懂得如何與美互動。

       Wanaka的沙石小徑,為腳踏車行道亦為人行步道,不刻意鋪設水泥且區分人車;行走於上,充分感受到融入大自然的原意;車對於人無形的禮讓,亦顯露出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敬重;大自然優先為最大公約,而後方為大自然裡生活的人們。持續沿著岸邊小徑前進,即將越過轉彎處,內陸的親子公園中,眼見多對父母陪伴著幼童,玩樂著遊樂器材並交流言語;躺臥在嬰兒車內的小嬰孩,沐浴在陽光之下,藍色瞳孔及白皙膚色顯得稚嫩可愛—戶外也可以是家庭日,尤其是在此等美景環繞之下。望向湖景,透過枝葉交錯遮掩形成的不規則視野中,眾多停泊的遊艇若隱若現;越過後,佇立在小緩坡之上,帶來嶄新開闊的視野—涵納Edgewater Resort所處背景的偌大山群、枝幹聳拔天際並屹立岸邊的白楊樹、枝葉低頭垂簾而隨風飄曳的柳樹及湛藍湖水隨風而生的一波波紋理,皆因應行車的視野而生。於此,自我又定義了另一種美,這回短暫停留並靜心遠觀,而不急於參與其中。

       持續行進,我們沒有既定的目的地,來到岸旁眾多低聳的魯冰花前,紫色及粉紅色的花瓣,與綠草相互輝映;由小徑望向Edgewater Resort的方向,湖水的深藍色調、白雲及白雪的潔白色調,皆參與視野上五彩繽紛的呈現—這是第三種大自然精心安排的美。小心翼翼置身於花叢中,這是個值得留影的片刻。

       人煙逐漸稀少,望向遙遠彼端,蜿蜒的小徑從遙遠的山旁而過,此後便沒入其中—看似是一趟看不見終點的行車旅程。遭逢前述各種形式的美,著實芬芳了內心,並極度鬆弛了肢體;身心靈同調地引領我們繼續向前直行,而不刻意設立終點。藍天、白雲、綠枝葉、紫色及粉紅色魯冰花、湛藍湖水及白雪靄靄山群,一路上伴隨著我們前行;陽光照耀及微風輕拂亦不斷在臉龐更替;陶醉於此等美景,無形中忘卻了中餐—像是承蒙大自然般的恩昭,一腳一腳地踩著踏板持續前行。仔細端倪沿岸的地形,開始有了細微的變化—出現了小型的岩岸地勢;棲身於柳樹枝葉垂落的闢蔭之下,席地而坐地稍作休息並補充水分,好好地靜下心來直視眼前的這片美景—渺無人煙的Lake Wanaka,多了分異常靜謐的感覺。回頭看看歷史的蹤跡,我們已繞行過了一座山,亦過了日正當中的時刻。

       黃乾土的羊腸小徑接續著往後的路徑,越野腳踏車充分發揮了本領,不斷上上下下且左右曲折地行進,馳騁好手已逼近後頭跟隨!為了不阻礙其越野的樂趣,只好停下以手示邀請先行;手邊偌大的湖水已幾近匯流成一條河流,尋覓終點的渴望熬不過漫長的騎乘,更趕不及歸還腳踏車的時間限制,中途決定折返,結束了這段顛頗的另類路程。

       回程的路徑相較於來時,雖有相同的景色元素,卻有不同角度的視覺感受!時而騎乘時而停留拍攝,捕捉下內心不同觀點的美感,就這樣又回到了臨近Edgewater Resort的這片碎石灘。下午三時時分的湖光景色,由於日照角度的不同,岸邊湧現更多成群的鴉鴉,以及享受日光輕曬的人們。相較於早晨,呈現出另一種活力的美—適合與戀人牽手,沿著岸邊緩步行走,並沉浸於戀人絮語之中。飢餓感漸漸襲來,歸還腳踏車後,歸因於晚餐為飯店內主廚推薦,決定步行至市區尋找小餐點—為了能細膩飽覽沿岸的景緻,如此的決定不失為譜寫浪漫的前奏。

       前往市區的路徑,我們選擇相較於湖岸的內陸。穿越過大片的青綠草皮,途中近觀比鄰人家的私人花園,繁花盛開呈現了視覺饗宴;遠觀高聳樹木、龐大山形與住宅的排列,高低差異呈現了視覺衝擊。穿越草皮後,沿著公路旁行走,右手旁車道上的車輛呼嘯而過;回頭看看,彷彿龐大的山形之下,延伸出一條細長的道路;往前望去,平行著湖岸展延而去。臆想乘坐於車中,耳聽著經典老歌、開窗感受著陽光帶來的溫暖以及微風輕拂著臉龐,種種伴隨著眼見湖岸的風光,亦是另一種美好的體驗方式。日照略微地斜射至鎮上的各方景物—左手旁湖岸邊的白楊樹及柳樹,在陽光的照射下,於草皮上拉出長長的身影;在陰影中,穿插人們漫步於岸邊或坐於岸邊長木椅之上—這幅同時容納人與風景的溫暖畫作,透過觀察盡收眼底,更是烙印在心底。內心對於Lake Wanaka的喜愛,已近乎無懈可擊的境界。

       市區露天咖啡廳外,坐著滿滿享受日光並歡樂談論的旅人;穿越道路前,遠遠即停下的車輛—此等禮讓行人的優雅舉動,讓我想起十年前造訪的英格蘭街道,行走於路上的人們倍感溫馨。遍尋不著類似台灣專門販售麵包的店面,走進了一間Supermarket,挑選著蘋果、奇異果及香蕉;獨鍾於紐西蘭蘋果的獨特脆甜,前幾日初嘗便已愛上;紐西蘭的旅程中,一日至少會吃一樣水果,除了平衡全西式餐點過多的肉類之外,也是一種體驗在地人文風情的方式之一。於全自助式區域,挑選兩塊麵包結賬後,便開始緩慢返回住宿處。回程的行走路線貼近湖岸,眼下的碎石灘染黃了色調,壯闊的湖景亦黃了容顏;此刻約莫六時,以往優美的景色,添上了溫暖的調性,帶來懷念的感受而拉近了彼此的距離;手牽著手緩步其中,微弱且相依的心靈感受,不用過多的言語,即能在如此的氛圍下孕育開來。細述不易攀就Wanaka實質的美,專注於感受也許為現下最佳的詮釋方式。拾起了腳下的兩顆小石子,意欲將Wanaka整日呈現的美輪美奐,寄情於專屬南半球的大自然形物,帶回台灣以茲紀念。

       食用過主廚推薦的晚餐後,一人來到半昏暗的湖岸邊。夜晚即將來臨,一切變得寧靜,寧靜得只遺留一波波湖水,拍打岸邊的清澈水聲;太陽已然西沉,山峰的白雪染上粉紅色調;拿起了iPhone,錄下了潮水聲—Wanaka所帶來愉悅的聽覺享受,也想貪婪地一併帶走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紐西蘭南島:福斯冰河谷輕健行~亞斯碧林國家公園~哈威亞湖&瓦納卡湖~瓦納卡水岸度假村

       透過Fox Glacier Guiding公司人員的導覽,驅車由山底的雨林而上,聽著導覽人員重點式的簡介—冰河最壯大的時期,覆蓋了現今雨林地區;當冰河漸漸退縮之際,雨林逐漸生成,新生命便由此開始誕生;大自然的循環以及萬物的生生不息,皆有其節奏及規律。更深入到冰河河谷之際,環視周遭圍繞山群的底部,皆有清楚有/無植物的生長邊界,邊界以下裸露著岩層,刻劃著七、八十年前,冰河盛大之時覆蓋的痕跡。環視一圈,並依自己為比例尺相互對照後,發自內心對大自然鬼斧神工之力,感到相當敬畏及佩服。渺小的人們,腳踏著冰河刻鑿過的壯闊河谷,來到退縮後的冰河之前,該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來思考大自然現象?是哪個地方的冰河較為壯闊?還是亟欲了解什麼樣的原因造就退縮?抑或深入探究人類於其中,扮演著什麼關鍵性的角色?抱著好奇並學習的心態,去面對眼前疑惑的事物,也許是旅行作為提升視野的一個觸發思考點!

       前往Lake Wanaka的6號公路上,大雨滂沱而下,這是一段遙遠將近260公里遠,且又費時三個半小時的路程;中途必須穿越過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,途中睡了又醒、醒了又睡;醒著時,眼見烏雲密佈的天空,遮掩住了山上翠綠的植被與湖水湛藍相映應有的美;除了內心的遺憾外,也對天氣的冷冽引起雙手的刺痛,感到些許不適應—此乃前些日子,習慣遨遊於晴空萬里的好天氣之下;但此時,卻遭逢完全相反的氣候。西海岸一日四季變化的天氣型態,從現在開始體驗到它的威力。

       Wanaka市區共同享用西餐後,導遊羅先生提及兩個消息必須讓我們知道,一好一壞由我們抉擇先聽哪一個消息,壞消息先被眾人認可而先行迴盪於餐廳,那是一則關於11月的明日可能會下雪的消息,由於明日的行程,為一整天騎乘越野腳踏車,遊覽Lake Wanaka不同角度的綺麗風光,所以相對而言,這當然是一則不好的消息!接著,眾人紛紛好奇什麼樣的好消息,會讓大家感到歡欣鼓舞?於是,簇擁著直要羅先生說出,而這個好消息終於宣布—明天可以看見雪景!說完,大家不是歡喜,卻是換來不斷的笑聲—這根本就是同一則消息!不知道這是慣常的羅式幽默,還是眾人的笑點低到水平面以下?不管如何,這體現的是一件事一體兩面的看法。消息宣布完,透過餐廳的門窗,望向外面的雨滴與美麗的街景,低頭打開iPhone的天氣APP,它宣誓著明天的Wanaka,即將以晴朗的笑臉迎接我們;但今晚直到明日凌晨,確實是羅式幽默的實質內涵!再次抬起頭來,看著眼前山頭逐漸被白雪覆蓋,並且覆蓋的方向,從山頭開始直逼我們而來。這11月怪異的雪景,帶來的是異國風情的演奏浪漫,也是衷心期待飽覽湖光十色的一種變調!無論如何,一夜好眠勢必是不可少的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紐西蘭南島:基督城~南阿爾卑斯高山景觀火車~綠石小鎮~馬松森湖健行~福斯冰河

       陽光斜射劃過列車的玻璃窗台,投射於等待列車啟動的眾多乘客們,晴朗的天氣加深歡喜的心情無疑;單節開放式的景觀車廂,按耐不住親眼直視沿途美麗景色的心,但少了玻璃窗的遮蔽,因此多了呼呼而過的冷風直撲臉龐;口罩掩蓋了口鼻免於冷風襲擊,卻掩蓋不了躍動的心,而曲著身子迫使眼睛遠眺車頭方向的山群景色—靄靄白雪盤踞的山頭。雖然是一個遠眺而十分渺小的景緻,但隨著列車緩緩前進,卻換來一個漸漸龐大的山景矗立於眼前;購票所安排到的座位,就這樣一直空蕩著—景觀車廂直接帶來視野上無窮的期待,讓人無法移動腳步離開。從Christchurch出發直至Southern Alps的Arthur’s Pass,昔日煤礦業逐漸式微之後,換來的是如今觀光用途的專車,沿途越過平原、高架鐵道橋及隧道,直至峽谷及高山,眼前歷歷在目的瞬時風景,由於列車的移動,在內心中彼此銜接而形成一部唯美的電影,導演則是自己深藏於內在的動人感受。沿途親眼見識到了毛利人稱為長白雲故鄉的典故—此刻,朵朵白雲輕悠地漂浮在山腰;下一刻,卻相互連結成一長條雲絲,讓人看了直呼驚奇!

       續接列車的移動是遊覽車的搖晃,沿著山中開闢的6號公路行進,於中途稍停留片刻,以仔細端倪西海岸獨特的景色。紐西蘭獨特的鳥類kea,英姿煥發地矗立在一塊石碑上,彷彿以其傲視群雄的姿態,迎接我們的來訪。導遊羅先生提及,它往往可以跟綿羊耗上一整天玩耍,然後再來個意想不到的攻擊,以達成它捕獲獵物的目的。語畢,讓人不知該接近來好好觀摩,還是保持適當的距離而遠觀之。站立的中途點,一側可以遠眺公路由遙遠那端,築著山谷的底部蜿蜒而來;另一側則可以遠眺公路立基此端,高架著公路順著山谷徜徉而去。兩側的大自然與人造的景致相互襯托,除了大自然環境的奧妙,亦顯露出先祖開闢公路之辛勞。飽覽諸多景色之後,上車持續穿梭於群山的懷抱,直接體驗它們值得人類敬畏的一面。

       來到Tasman Sea沿岸的HOKITIKA restaurant,牛排並不用藉由威廉王子的到訪來特別襯托,而是料裡得恰到好處而顯露出其極致的美味。Lake Matheson的環湖步道,起初,帶領我們穿越過無邊際草原的環景景象—白雲於環繞的山群中繚繞,且陽光灑落在翠綠的草原;輕輕走過這片壯闊的景色,內心漣漪起美麗的嘆息之餘,雙腳仍持續往前步入環湖步道的核心地區。沿路上進行著生態的教學,見到了紐西蘭的厥類植物,以及地面上豐富的植被;將自我置身於溫寒帶雨林之中,享受芬多精的洗禮。然而,過多的雲朵盤踞於山頭,無緣見到Aoraki Mount Cook在湖中的清晰倒影;卻於直視山群上窺見了另一種美—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美。美是一種讓人身心愉悅的感受,很簡單卻也在外在形式上,不限定於特別的樣式。事實上,這是一種心境上的映射,當內心能包容的事物越多樣,美的樣式也更加多元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