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榮格的陰影投射」

     「陰影」的性格在榮格心理學來說,屬於無意識層面,尚未觸及深層的無意識。
當人自幼成長於家庭及學校中,為了適應社會及文化,而展開同一步調的行為時,逐漸衍生出「人格面具」的性格,以適應與不同環境的人互動,此時與「人格面具」對立的性格,將退入無意識中形成「陰影」。

       舉個簡單的例子,一個內向的小孩,身處於外向的環境,他可能被告知或被嘲笑或被勸戒,所以他會試著展現外向行為,去盡量適應環境,而自行壓抑的內向性格,以及引發出內向行為的情境聯想,則退入無意識中。

        當這位孩子長大,有了自己的內向小孩之後,與小孩相處的過程中,如果類似情境重現,內心壓抑內向的無意識會湧出,造成外在壓抑的行為,企圖壓抑小孩內向的作為,在這種狀況下,稱為「陰影的投射」,仔細思考緣由,會發現討厭小孩的行為,其實討厭的是自己的行為。

       藉由「陰影的投射」,將任何與人的關係作一完整的思考,將會驚人的發現:「大多數討厭的人身上,其實討厭的是真實的自己。」這也對於小時候,常聽到的故事作一完整回想:「心中有佛,看見的人都是佛;心中有大便,看見的人都是大便。」至於如何破除這弔詭的現象?老話一句,常保好奇心,多多閱讀吧!

下次另外來談談,如何創造出回歸真實自我的空間吧!

「榮格的心理類型互補組合」

       一個家庭裡同時有著內向型及外向型小孩,其實象徵的是創新多元化的開端。
內向型擅長內在的沈著思考,思考深度較深但外在反應較淺;外向型擅長外在的交際手腕,交際深度較深但內在思考較淺。

       一個家庭裡父母的組成,其實也大多是互補性的組合,若從完整的角度來觀察,內向及外向彼此心靈上的結合,才堪稱是絕佳的完整呈現。在這外向型導向的社會中,內向的人常遭受外向的人攻擊,但其實只是他們不知道彼此擅長的面向所導致。

       父母面對小孩的教養議題,常常也大多數不同調,因為立基於前述互補的組合,導致於看法不同。若能免除偏執於自我內向型或外向型的「獨特見解」,採取融合父母雙方的「組合見解」,帶給孩子的成長,我想會更加豐富及多元。

       這兩張照片,一張拍攝偏向內向型的大女兒,另一張拍攝偏向外向型的小女兒,這種呈現方式,我認為實質反應在這些觀點下,我所看到的一切。雖然兩位小朋友常吵架,但我相信成人後,他們彼此會是不可或缺的好夥伴!文思泉湧也需要靈活互動,才是完整的展現!

「未來預演:中年危機及身份認同」

       人透過社會化後於社會中生存,常戴上「人格面具」行事,此名稱為相對於真正的「人格」而言。

      「人格」透過小腦中的潛意識,於慣性的行為中展現出來;「人格面具」透過大腦中的意識,對人格產生抑制,而展現出其對立的行為。

       人在約35歲前,透過意識的控制行事,儘管與潛意識對立,也依舊可以透過外部作為,忽略潛意識的召喚。然而約35歲之後,所有大大小小事物幾乎都已嘗試過,已經變得無法透過這些外在事物,所帶來的內在變化,去強行壓抑潛意識。

        無法面對潛意識的召喚,常帶來內在乏味及空虛感,真正的解決辦法,為透過自我深處的理解,以此作為真正的「身份認同」來源。如果無法安然面對此階段的自己,常加重外在事物的刺激,以求麻痺自己忘了乏味及空虛感,到最後猶如極度上癮的煙毒犯,活在與自我人格脫鉤的狀態下,這些統稱為「中年危機」,真正的解決辦法,必須從「身份認同」著手,也就是充分理解自己的「潛意識」,這些才是真正打穩自己的基底,邁向未來人生和諧的關鍵。

「未來預演:過份沈溺於外在人事物」

       身處在壓力的環境,身體內部神經傳導物質的電脈衝及化學變化,開啟了求生模式,讓人專注於外在的因素,企圖避免掉壓力,此時的人類像極了被獅子追捕的羚羊,透過各種外在手段,要逃掉獅子的追捕。但真正的解決辦法,卻應該專注在扭轉劣勢的源頭 – 擺脫內在的負面「想法」及「感受」,重新創造自我,以離開自動化的求生模式。永無止境的豪宅、名車及外貌追求、斷了理性並篤信凡人為神等等,都適時提醒著人們,該回到自我內心,尋求自我創造的能力。

       存在主義哲學家齊克果,提倡「信仰需要回歸個人」,在兩三百年後,腦功能逐漸為人所理解的現代,看來真是真知灼見。

「未來預演:身份認同與擴展視野」

       個人有其信念成長的基調,「廣泛閱讀」及「出外交遊」是兩個不錯的主軸,背後的原理皆透過他人的觀點,輔以自我的好奇心發酵,以作為熟悉領域之外的敲門磚。

       一般人不會無故踏出熟悉的領域,因為這攸關於自我安全感的舒適性。對於世界運行懵懂時,常囿於社會的運行,半強迫性地將自己推上其它軌道,實踐過程中,碰到了一些阻礙,情緒靈敏性因此誘發了好奇心,深入發掘人事物的連結性,才發覺一切與想像不同,從此開啟了興趣。這些年來一直覺得,實踐先行於興趣,沒有外在的困難橫亙於眼前,以及永保好奇心的輔佐,不會有逐漸向上提升的自己。

       個人認為閱讀應該先行於交遊,人們的相互吸引,最初可以是利益上的結合,但最終勢必在於價值觀的相似,而造就心理上的舒適同一感。沒有透過閱讀的知識擴展,僅透過交遊,個人認為相當難達到緊密的連結。所以問題始終回歸到,個人如何在最初找到自我的突破點,開始實踐的問題。

       源頭回溯到「身份認同」的問題,自信來源應該是「我們是誰」,而不是「我們做過什麼」。如果一直以過去的豐功偉業,當作自信心的來源,將會永遠恐懼於嘗試的那一步;如果以充分了解自己,知道做什麼會引起什麼樣的情緒變化,當作自信心的來源,將會以開放心胸迎接新的人事物。工作不應該是每個人的身份,掌握自己的性格,而後產生的期許,才是每個人真正的身份。 

       逃避每個遇到的問題,都失去了認識自己的機會,也失去長期自信心的建立。我們可以賦予挫折意義:可以是很倒霉的狀態(負面),也可以是很好的機會(正面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