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跋

Posted on
Posted in travel photography, 墨爾本, 澳大利亞, 藝術攝影:Art Photography

以此簡單紀錄感受的片段,另找時間加以連貫整合。《待續》

午後在芝山站附近,邂逅了Goodman Coffee的優質美味,也邂逅了以Melbourne城市咖啡為主題的DRIFT雜誌,一切豈只是緣份可以形容!2019/2/6

旅遊幾乎是人人可以實踐的事,但要如何在旅遊當下,將親眼所見的人、事、物,引誘出內心對於當地歷史的情懷,更進一步觸發多重時空的意象性思考,便不是人人得以輕易辦到的事。旅遊可以輕易被包裝成走馬看花及放鬆心情的普羅商品,也可以透過自己主動強化內涵的深度,打造成一趟名為心靈充實之旅的高階商品。2019/2/8

回歸內心感受且充分覺察後,顯而易見的外在效應在於:不追求大眾的偏好而傾向反問個人的偏好,這點在安排旅遊的層面可以清楚透露出來。旅遊造訪的景點不會淪於與它地相較的美,而是適時感受到與之交會時,當下觸動內心所引發的愉悅感受,事實上,個人認為這才是「美學的真諦」。那是一種心靈與實質世界相互聯繫的過程,以達到彼此和諧共振的現象,也就是所謂的「用心生活」。因此,旅遊的表象看似是單純的消費,但內涵卻是深層地從中學習「如何用心生活」。2019/2/13

「日治」或「日據」誠然不是重點,重點在於懂得回顧發生在這塊土地的事件,並深入了解歷史脈絡。糾結於日本的愛恨情仇,不會凸顯個人多麼的有見地,而應該充分了解這樣探究歷史的方法論,是可以超越探討日本在這裡所遺留的建築文物及精神,上溯至荷蘭、西班牙、葡萄牙及鄭成功時期的相關歷史,最後甚至銜接上歐洲大航海時代的開展,以此將台灣置入國際歷史的脈絡。台灣如何經營觀光事業?個人認為將台灣置入國際歷史情感的氛圍中,便是一個絕佳的行銷方法。否定過去,無法營造出群體的共同情感,更無法一起攜手走向未來,這個觀點在前往墨爾本前,拜讀Robert Hughes所著「致命的海灘:澳大利亞流犯流放史1787-1868」充分獲得此類的認知—七百多頁洋洋灑灑撰寫著澳大利亞歷史的種種脈絡。透過歷史的追尋及探究,其實是間接可以開拓一個人的視野,以此漸漸來否定許多人,發出歷史無用論的繆思。2019/2/14

新教從天主教分裂出來,引發人心的動盪,除了從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,催化出放棄藝術原則的形式主義藝術外,更默默埋下日後英國光榮革命、法國大革命及美國獨立革命等的抗爭思想種子,甚至依據人性欲塑造出階級制度的本意,營造出與之對立且不容小覷的勢力,爾後衍生出自由及民主的關鍵理念,這部分可與東漢時期,董仲舒形式化儒家思想,欲替當時建立體制的情形相互對照,中國當時似乎缺少對抗階級體制的勢力?總而言之,新教的宗教分裂引發後續在藝術、政治及文化上的動盪,很值得好好了解,並與東漢時期比較。

從致命的海灘中,簡談澳大利亞原住民的宇宙觀,然後結合現今英國土地財產權的宇宙觀,去綜合思考共存現代及同個土地的正義分配議題,然後以此反思台灣相似的現狀。

歷史是地區的歷史還是政權的歷史,這需要仔細思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