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資標的的走勢

Posted on
Posted in 投資觀念:Investing Concept

 

IMG_5215-2

 

「總體經濟學」探討著經濟活動的宏觀現象,以及對應數據所生成圖表間的關係。投資者必須將「無法預測未來」視為首要的信念,其次再憑藉著過往總經圖表間的關係,推估當下的狀況及未來的可能性。未來與過去或許存在著「機率上的相關性」,卻無法得知是否具備「全然的相等性」;因此,總經圖表仍然可以作為評估工具,提前推測複雜金融系統未來的行為;只是必須抱持著「機率」的觀點,而非「必然」的觀點。若採取高機率性的觀點,採納過往總經圖表間的關係,以作為展望未來的基準,便能夠歸納出金融系統的週期性行為。回顧國家型大盤指數的歷史軌跡,存在著大週期的擺盪;大週期中亦存在許多小週期的起伏。大週期由總體經濟的發展所主窄;小週期則由大戶與新聞報導所帶動。在「小週期」之中,股價無法平順而上上下下,個人認為由三種因素造成影響:

一、突如其來的黑天鵝事件,遠在投資市場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首先,勢必重擊投資市場的信心,倘若嚴重且持久,而後重擊經濟活動的基本面。

二、如置頂的NASDAQ股價走勢圖所示,紫色的MA50(50日平均移動線)交越MA200(200日平均移動線)向上時,代表著股價走勢偏離平均值越多,在種種因素影響之下,股價將會在偏離某個幅度後,進行「未知幅度」的向下修正。大戶在投資市場上,利用他們與散戶間的「資訊不對等」,且手中握有不等比例的多單及空單,開始帶動股價走勢的變化。當股價估值已過高且追漲力道不足時,透過悲觀新聞報導的渲染,同時營造第一波股價的下跌,使得散戶因為市場情緒的發酵,而相繼成群蜂擁地拋售股票,大戶再以低價買進股票持有。類似於第一波股價下跌的情境,持續操作數回後,大戶已沿途承接許多散戶受驚嚇而拋售的股票,直到股價來到新低準位,MA50亦低於MA200;這時投資市場中大多數的股票,皆已掌握在大戶的手裡。同理,MA50交越MA200向下時,股價將會在偏離某個幅度後,進行「未知幅度」的向上修正。當瀰漫悲觀的新聞報導顯得雲淡風輕,轉為漸露曙光而出現樂觀的消息時,大戶便開始營造出股價攀升的景象;當股價到達某個準位時,將再次吸引散戶進場買進股票,持續操作數回後,直到股價又再次推升至新高準位,MA50亦高於MA200以上的重點在於,當股價欲上漲至某一準位,卻因為散戶「買進」的意願不踴躍,大戶將會先營造股價來到一個「新低」準位,然後再以自「新低」準位回升後的「大幅報酬率」,吸引散戶成群地買進來大幅推升股價,達到比原先下跌前更高的股價準位。自「新低」準位回升的過程中,將會因為散戶買進的意願不踴躍,無法進一步推升股價;大戶將再次營造股價下跌更深,使得更多的散戶因為恐慌,而賣出更多的股票,大戶則相對應地反向操作—買進股票;最終,使得帶動上漲的「話語權」,絕大多數掌握在大戶的手裡。如下方上圖所示,為NASDAQ於2018年下半年的走勢,總下跌幅度約25%。明顯可見股價下跌趨勢中,多次股價均因拉抬無力,而再次下修至更低的價位;直到大戶於最低股價附近爆量買進,最後才在緩慢地帶動下,展開新一輪的股價上漲週期。如下方下圖所示,為NASDAQ於2020年3月附近的走勢,正值撰寫文章當下依舊持續下跌,幅度已來到約30%。此波段與2018年下半年,相同之處在於過程中拉抬股價無力後,不斷下修至更低的準位;不同之處在於,沿途下跌的交易量皆異常的龐大,讓人不禁懷疑大戶沿途買進被拋售的股票,直到一個新低的股價後,藉由掌握「空前的話語權」,營造出一個股價大幅抬升的「噴發行情」。

 

IMG_5219-2

IMG_5218-2

 

三、混合上述一、二項的說法,大戶搭乘黑天鵝事件,對投資市場帶來的心理恐慌,順勢引領股價下跌,以上述第二項的程序進行操作。

第三項的狀況存在著高風險。也許黑天鵝事件本身不嚴重,在大戶的操作之下,雖然引發投資市場的心理恐慌,終將能讓投資市場回復正常,讓股價重新回到上升的軌跡;亦可能引發投資市場過度的心理恐慌,反而造成投資市場崩潰,接連影響整體的金融系統運作。所以,透過以上的探討,當投資者透過總經圖表間的關係,相信投資市場的週期未到尾聲時,便形成第一個層次的機率性見解;在這樣的基礎下,無論是檢視黑天鵝事件、大戶刻意操作、綜合黑天鵝事件及大戶刻意操作,便形成第一個層次下,第二個層次的機率性見解。透過兩層機率性的認知,適時轉變為總資金的比例進場投資,亦能在投資路上進一步獲利。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