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話時的彈性思維

       生活至今,身處於溝通當下,如果針對對方的看法,提出了不一樣觀點的意見,鮮少人會反問:「喔!怎麼說呢?」或是「為什麼你會這樣想呢?」大部分得到激進一點的回覆:「不是!你錯了!」或是緩地直接開始說起自己的看法,這兩種反應的方式差別在哪裡呢?言歸到底,我認為這與一個人的「好奇心」非常有關係,這是一種談話中,企圖深入對方的心思,以全盤了解其想法根本由來的一種心態。當一個人感受到自己想被了解時,通常較容易與談話的另一方產生親和感,而更有利於溝通的進行。然而,大部份嚴重侷限在某一領域看待事情,或是停止學習動能的人,回覆滿高比例會呈現上述的第二種情形。

       久待在自己得心應手的領域,如上篇「世界觀的成形與擴展」所敘述,處於心理上的舒適圈,會產生大多數情形皆能掌握或理解的錯覺;而在這之中,自我認同感與情緒牢牢地糾結著;一旦溝通時,遭受不一樣的意見反駁,首先會動搖自己的世界觀,也就是威脅到自我認同感,而後激起情緒上的波動變化,讓身體不自覺地出現,類似「防衛」或「戰鬥」的反應;這時候大多數會產生言語上的激動或謾罵,以宣告自己世界觀點的正確性,而不能予以懷疑及動搖。所以,對話的過程中,處於一種防衛或伺機攻擊的態勢,讓人備感壓力。

       當一個人處於擴展世界觀的階段中,其心理上抱持在一種開放的狀態,不斷地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外在小衝擊,透過每次的小衝擊中,淬鍊出新的觀點與看法;而後,結合對於舊知識的熟稔與新知識的接納,形成個人嶄新的自信來源;最後,基於此自信心,再次保持對外的開放心態,持續地學習新知。所以,對話的過程中,保持對於人事物的好奇心,用一種渴望探究的態度,參與他們的談話陣列之中,讓人備感親近。

       這裡的關鍵之處在於,前後兩者的自信來源不同,一者來自於固守領域的知識;另一者來自於開放領域的知識。一者缺乏彈性;另一者充滿彈性。唯有當一個人「長期習慣」接收新知識,並意識到接收後學習的當下,帶來的理解與本身所思考不同時,才會開始無形中真正的謙遜,並願意敞開心胸,去聆聽不同人的意見,並從中觸發自己去思考其它的可能性。這是一個漫長且內化的過程,最終將會呈現在一個人不經意的言談舉止之中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