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的成就感歸屬何處?

       在工作中有空閒時間時,常與一些人交談,交談的內容大多不是八卦性的雜談,而在於一些工作本質層次的交換意見。這次我們聊到了「工作的成就感」這個議題,議題的起源在於,聽聞多次某部門的員工,向其主管要求升遷,卻被無情地以「因為你負責的產品沒有大量銷售,而為本部門帶來大量營收」的理由,拒絕了該員工的請求。事實上,我非常仔細地思考這樣的議題,建立在什麼樣的前提之下,以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回覆,這一切必須從頭開始談起。職場上職位的粗略劃分,區分為管理職及技術職兩類,而在台灣算滿特殊的情形在於:管理職位階在技術職之上—一位已經完全沒在參與工程研發的主管,可以針對完全參與工程研發的員工,評定其考績以及分紅,這等於是由一個不同領域的人士,去評定另一領域人士的表現,這點始終讓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      一般而言,管理職人士的考績,主要透過「其團隊可以承接及完成多少任務」來加以評定,所以他們的職責主要在於「擬定產品發展策略及方向,並動用手邊的資源完成產品直至銷售。」技術職人士的考績,主要透過「完成交辦任務」來加以評定,所以他們的職責主要在於「善用自身的技術及工具,完成產品被定義的規格。」簡而言之,一種是方向,一種是工具,兩種截然不同的風貌。

       了解上述的職掌概念後,回頭看看員工請求升遷時主管的回覆,會發現回覆的內容似乎不符合職責的前提劃分,員工實則不應背負產品銷售方向的責任,而應以產品的完成度來評斷;產品銷售應該由管理職人士總攬,但我始終認為有其難處,難處在於資本主義時代下的利益為垂直式分配。當一名管理職人士,其團隊完成總量眾多的任務,個人常會獲得豐厚的績效獎金,以及一筆針對團隊成員的績效,由他個人分配的考績獎金;然而在眾多的產品發展中,也常會有其中一二個產品銷售結果不出色。於是總體來看,管理職人士豐厚的考績獎金,可能取決於旗下銷售出色的產品,對公司的營收金額,遠大於旗下產品銷售結果不佳,為公司所帶來的營收金額,於是,以總體來看,此管理職人士是優秀的人才。然而,到了該管理職人士,掌握分配給團隊成員考績獎金的權利時,多數的獎金總會分配至產品銷售成績佳的技術職人士,一方面,為了鼓勵這些人員的辛勞付出(因為後期產品銷售成績佳時,往往需要投入龐大的心力);另一方面,也許是為了鞏固管理職人士,其個人被分配到豐厚的考績獎金。這些種種可能的原因,造成產品銷售成績不佳,但仍然努力完成產品的技術職人士,其利益分配被稀釋的窘境。這裡想要提出的疑問在於:管理職人士面臨分配考績獎金時,面對「純技術職人士」時,心中所評定的標準,究竟是依照「工作完成度」這個準則,還是混雜著「工作完成度」及「產品策略方向性」?如果走向後者的心理偏誤,有沒有可能讓「純技術職人士」,實際上分配到考績獎金,比以單純「工作完成度」來評定,而分配到較少的實額,這個問題是這篇文章,需要刻意點出並提供思考的一個重要面向。

       倘若上述提出的討論,真的是一個可能引發的問題,然而,這些在制度及人性的交錯下,終究可能呈現出某種難處—當面臨利益分配當下,人又掌握有分配權時,人常常會忘了自身的職責,而偏向佔據利益。個人認為哲學式的解決辦法在於:當一個人掌握分配權時,需要適時透過思考自身開始,而後思考團隊表現,再來盡量以持平的觀點,總體評斷任何團隊成員包含自己的功績,也才能盡量減低上述的情形發生。也就是說個人想到的哲學式思考之後,最終解決的辦法在於:不是管理職人士與產品銷售不佳的技術職人士,彼此間的利益平衡;就是產品銷售佳與不佳的技術職人士,彼此間的利益平衡。與此例外的情形,也許不適用於以上所探討的內容。當管理職人士欲培養起左右手時,而左右手的潛在人力仍為技術職位時,透過事前面對面的告知,授予權責的方式,使其適當地承擔部分關於產品方向定義的責任,並在年度考績評比時加以審視其績效。倘若等到利益分配時,才將產品方向及定義的現狀作為一種拒絕的說詞,這種違背前提的謬論,實在很難令人信服。另外,當一件銷售極佳的產品,越到後段的量產階段,倘若管理職人士投入時間,親身參與並著手解決問題,以產品完成度而言,的確值得獲得較佳的考績。

       探討這類的議題,間接將我引領至思考工作本質的意涵,如果身於技術職,將工作的價值行於外,倚賴職位升遷及薪水加給,常會多數不如己意,因為這牽涉到前述的制度及人性的考驗,而且無法充分掌握在自己手上;工作的價值行於內,倚賴技術過程中的溝通、協調、凝聚研發共識、合作解決問題等,這些都是掌握在自身的穩固回饋,當熟稔這些技術流程後,需要適時向管理職職責的工作內容前進,幫忙部分承擔主管的工作內容,並適時參與並學習產品方向的擬定,進一步將自我的工作價值極大化。這些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此乃銷售市場牽涉到眾多複雜的因素交錯而成,與相較穩定且規律的工程技術而言,是無法比擬且利用直覺思考得到的面向;方向的擬定充滿各種變數,學習各變數間相互的關係,並快速轉換為直覺思考,需要長時間持續精進並學習,而這通常是橫跨多種領域的一趟旅程,也是一個漸漸擴展視野範疇,將個人偏見成份逐漸降低的一個機會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