財務自由到底自由還是不自由?

       許多像我一樣年紀的人,滿大部分心裡都想著「財務自由」,這種與剛從學校畢業時的自己,迥然不同的急迫感前所未有,對於這種感覺產生的說法,大多都是:「工作太累了,年紀增長後,產生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概」;但撥開各種表層的說法,個人認為有一個滿重要的深層因素:「無法做自己,做那個真正想做的自己。」只是這個潛在的因素,一般人無法透過一層一層地撥開各種認知與說法,而仔細思考前因後果,更別提自我意識到這個問題;但從「本身面對職場上層級制度的支配時,內心漸漸會傾向不適應感,並在言語及行動上,急欲表達自我想法,以及依照想法去行動的態勢」,便可以隱約透露出那個內心自我的真正意圖—我們想拿回自己生活的主導權,因為我們的工作,可能大部分意謂著生活。但在職場的百態中,絕大多數的人們常無形在某些條件前提下,去效忠於上級任務的指派,當這些條件不再成立時,個人的效忠程度如何,其實很值得思考上的玩味。這些廣為人知的條件,一般為「支撐家庭生活的實際收入」,這股害怕失去收入的不安全感,造就了下級對上級,產生了倚賴的心態,寄望於優等的考績評比,來換取的豐厚的收入;上級對下級,更因為這個掌握評比的權力,掌握了下級對其指示順從的意願,透過其技術實作來換取銜接任務的完成。上級與下級各取所需,彼此互賴互生,乃至於衍生出一個議題:「怎麼去定義一個人真正的領導力,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去定義?」這是一個很大的議題,而不在此贅述。

       如上所述的情形,產生不適應感後,一般可見有三種因應方式:更換工作組織、留在原地持續抗爭、留在原地忍氣吞聲並遂行個人財務自由。以至於對一般人而言,「財務自由」似乎只僅僅意謂著「金錢自由」,但這也僅僅是不深入思考之下,人們所能「感覺」到的最大自由。這篇文章行文至此,經過一連串的情境描述,要開始進入一個重要的探討分野:「金錢自由」與「心理自由」。個人認為這兩種自由模式,常被世俗財務自由的說法籠統概括,以至於我們常常不甚清楚,自己究竟在意的事務是什麼,而造成往一個方向前進後,最後依然產生茫然的感受。金錢自由個人看待成外在自由,主要是想透過外在充足的金錢流量,截斷他人意識上的支配,不委屈自己去換取相對應的收入;心理自由個人看待成內在自由,主要是透過充份地了解內在自我,以清楚的自我為穩固的中心,去仔細思考外在所需要的生活事物,而不隨意受到外在引誘而起舞。絕大多數我觀察到的人們,一味地談論及追求金錢自由,在職場或投資中追逐金錢報酬,卻不懂得透過過程中的挫折,適時地引領自我回到內在,面對並療癒那個受傷的自己,並同時充沛內在的能量,作為推動自己邁向其它領域的動力,於是在追逐名利中,錯過了「全能發展的機會」,進而協助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人,爬梳到最後便會發現,這是身為人類的我們,最珍貴的內在資源。人們常認為唯獨金錢自由後,身邊周遭的事物將顯得雲淡風輕,但我個人卻認為,這卻也同時嚴重失去磨練那個內在自我的機會;有很大的可能性,外在金錢自由後,間接裸露出空蕩蕩的內心,並少了激勵內心的任何外在事物,提不起勁面對這種內心世界的投射,常更加換來更深的不安全感,以至於用大量金錢進行奢侈物品的購買,企圖用實體物體填充空虛的心靈,這都是人類常見的人性狀態。在個人的想法裡,心理自由必須伴隨著追逐金錢自由的過程中生成,而非金錢自由後的一種狀態,才有其真正的發展可能性,原因在於沒有強行打開世界觀的一股外在力量,一個人的內心很難敞開接受新事物,而這股力量個人認為就是:「追逐金錢自由過程中的所有挫折」,這同時也是個人所認為,非常關鍵的自我成長時刻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