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觀與領導關聯性

       先前發表的文章:「世界觀的成形與擴展」—探討了一個人思考外在世界的方式,如何於內在遭受顛覆,並進一步重組發展;「實力與領導的關聯性」—探討了組織針對外在世界的需求,如何於內在建立體制,並進一步層層領導。此篇文章中,企圖結合兩者:「世界觀」及「領導」,以形成偏向「內在形式」領導的相關論述,也就是偏向西方哲學中唯心論所主張的重要性:精神、意識實屬第一,而物質實屬第二。在此,特別強調討論的內容,並不是崇尚唯心論至上,而是關乎於未來世界的發展,極有可能因為「網際網路」及「行動通訊」結合的影響,讓傳統各領域知識快速且大量的揭露,而將經濟發展的實質內涵,導向雙或多領域知識結合的方向,延續同樣迅速且巨量的發展趨勢,最重要的是更加充滿複雜性及未知性,也許將打亂傳統以往人類穩定學習的步調,以致於內在的「不安全感」叢生,而拖慢以人為首,生產某種商品以滿足外在世界需求的時程。因此,欲發展「長期且健全」的領導策略,內在形式的領導能力,有可能需要不斷先行,以激勵被領導人,在面對各式未知的變化時,方能展現出適切的生產能力。

       在本人的世界觀裡,常認定每個人的世界觀不盡相同,常言道:「你相信什麼,它就會變成什麼。」以腦神經科學及心理學的角度而言,不意謂著外在世界隨著內在思想,如魔術般的產生對應的變化;卻是大腦相信一件事情的相關思想,透過其神經元的大量連結而儲存,而形成所謂的「心智表徵」,猶如圖書館的資料庫一般,外在肢體根據其核心的內容,從事重複性的操練後,促成小腦的神經元連結而儲存,於是自動地驅動外在肢體,形成慣性的日常作為,來實現人們所相信的一切,這也就是常提到的「潛意識的力量」。舉例而言:從小生長的原生家庭、交友環境或接觸的公眾媒體,讓人深信世界上一切的人事物,都可以利用金錢來推動發展,甚至可以獲得必要的快樂;長期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直至成人,便會單向地認定,讓自己擁有大量的金錢,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地位,是獲致幸福人生的不二法則。於是,透過這樣的內在想法,呈現於外在的肢體及神情上,導致了人們不顧一切努力工作而疏於交友、遠離討好上屬而升遷的同事、否定深具人文思想好友的想法、俾倪收入低微的社會人士等等,從小便戴上了有顏色的濾鏡看待人事物,否定除了自身想法外且同樣影響著人事物發展的其它因素,抑或將其它因素影響的權重降至最低,促成一個人擁有偏頗的意見,也就是所謂的「偏見」。偏見常以帶有正面的情感為基礎而形成,原因在於接觸符合個人世界觀的言詞,常讓人產生認可的愉悅情緒,進一步更加接受此般的言論;相對地,當個人接觸不符合自我世界觀的言論,自動地會產生不認可的激動或厭惡情緒,進而失去寶貴的機會,去思考任何其它因素的適切性。如果懂得以中立的立場來看待偏見,會發現其本身並沒有什麼重大的缺失。本人對於偏見造成的影響,卻有著以下的看法:堅守狹隘的世界觀,為一個人帶來偏見,失去內在思考上的「可能性」,進而失去外在行為上的「可能性」,一言以蔽之,侷限了個人行動的「自由程度」。當個人的志向為安穩於社會階層下,某個受支配的層級,偏見不會嚴重阻礙自身的發展;然而,一旦試圖橫向結合資源,此議題便躍升至更高的層次,也就是欲「橫跨領域」進行「統合性領導」時,領導者相關的領導能力,便與偏見形成某方面的關聯性。

       在此需要特別強調,「領導」並不與董事長、總經理、執行長、國家主席等等,劃上完全的等號,在此著重於更大範圍的討論,也就是「統合各資源於需求的方向上」。所以,一個人透過自身學習跨領域的知識,帶領「自己」或「不同專業的眾人」,往經濟、政治、社會上有需求的方向上發展,皆可稱之為領導。然而,領導自己與領導眾人,卻經歷不同的過程。事實上,個人的看法偏向於領導自己必須先行,而後領導眾人才能後行。有兩個原因支持以上的看法:第一個原因在於領導眾人時,領導者必須比眾人中的任何個體,相對存在極少的偏見,才能在橫向結合眾多資源時,靈活運用理性的決策能力(而非遭受情感偏見的狹持),擬定優良的策略;第二個原因在於領導者自己,需要歷經不斷破除自身偏見的過程,才能在過程中體會到,一個人如何被偏見侷限住,並且如何走出自己的偏見,最後,方能體會過程中,克服偏見的深層且細膩的感受;唯有經歷這些歷程,也才能真正地從內在,去個別領導眾人中偏見較深的個體。換言之,領導者的世界觀必須異於眾人且範圍更大,才能在與眾人中的個體進行溝通時,適當地切換符合對方世界觀的語言,來進行凝聚共識的程序,以達最終整體同心協力的目的,滿足外在世界的各式需求。從外在世界需求的角度而言,領導者必須是個懂得生活的人,才能在貼近生活之中,發掘各式各樣可能的需求;從工作組織研究的角度而言,領導者必定是個懂得淺層專業知識的人,才能在了解各式專業間的關係之下,協調專業人員通力合作。個人的想法裡,專業知識囊括在生活知識之中,只是生活知識中的其中一個元素,因此,關於領導者如何生活的議題,將顯得異常重要。本篇文章將在「論生活」的觀點下,即將劃下尾聲。人們不禁要問「懂得生活」究竟是什麼?個人以一個相當簡單的角度來看待: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任何人事物,透過自我的意識去針對任何有疑問的地方,進行學習及了解而致產生熱情。從事許多事情不會是先有熱情,才開始去求知;而是先去求知,於過程中發現與自己所想不同,逐漸生成相對應的興趣,持續這個過程,最終迸發出熱情。除非人們慘遭經濟上的嚴重剝削,否則,我相信懂得生活,人人皆可以辦到,不是嗎?人人都可能是領導者,不是嗎?舉一個求知的管道而言,一本書三四百元,低於以手機4G通訊無限吃到飽的月費率,可以選擇成天沉浸在虛擬世界上,也可以選擇沉浸在求知天地裡,這一切最後只是回歸到「好奇心」及「選擇」的課題罷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