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校上課有沒有其它可能?

女兒:「我明天不想去上課!」

爸爸:「怎麼?覺得上課的時候,老師一直講很無聊是嗎?」

女兒:「對啊!」

爸爸:「那妳覺得老師要怎麼上課,妳才不會覺得無聊?」

女兒:「像玩遊戲那樣,大家很高興邊玩邊學!」

爸爸:「妳上小學之前,我們就已經想到有這樣的情形,所以另外讓妳在學校外面,上英文及美術課,而且,挑班級人少又能玩遊戲的課程。」

(女兒默默聽著的狀態)

女兒:「為什麼老師一直講,自己不會覺得無聊?」

爸爸:「如果有一天妳學會某樣東西後,妳就會迫不急待,一直想講給別人聽,然後,自己會很高興。」

(女兒默默思考的狀態)

 

《這裡是爸爸思考的分隔線》

「任何形式的教學」應當視為一種基於平等狀態,將不平等過渡至平等的過程:

從蘊含知識的觀點而言,師生是不平等的狀態;

從學習曲線的觀點而言,學生是陡峭的,老師是相對平緩的,師生是不平等的狀態;

從教學情緒的觀點而言,師生應該是平等的狀態;

因此,「任何形式的教學」應當視為一種基於「教學情緒」的平等狀態,將「蘊含知識」與「學習曲線」的不平等過渡至平等的過程。這樣學習才有高效率,所謂的高效率即是,只要教的一方輕觸某個主題,學的一方便能廣泛地自動深入主題探索;除了結合學生喜愛的方式,徹底融入教學,我至今想不到其它的方式。有一點我倒是非常納悶,合格的教師都修過「兒童心理學」,為什麼下放至學校後,無法基於這項專長,好好進行高效率的教學?難道這是體制比人強的困境嗎?各位家長,這類的問題不意外的話,即將會成為你們與小孩討論的主題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