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謂做自己?

       漫天飛舞地提倡「做自己」的文章及書籍,幾乎快要充斥書市及線上媒體,還記得我駐足在信義誠品的書架前,無意間聽見身旁兩位人士的對話,其中一人說了:「最近為什麼那麼多,號稱心理學家或博士出書,是不是現代人內心都很寂寞?」當時我心裡想著把「寂寞」換成「無助」,也許更為恰當;然而,無助的緣由,個人卻認為直指文化層級的核心。

       最近閱讀了探討「資本主義」的書籍,得知目前國際間經濟情勢的發展,越來越傾向於極少數的富人,透過政治獻金的輸送及專業遊說團的介入,傳統的政治運作已改變了規則,財產的定義及政策的擬定,已經越來越傾斜,傾向有利於擁有大量財富的人們。完整地看完這些分析,回想起台灣的傳統文化,不斷灌輸人們的觀點:「好好在學校唸書,將來才有出息」、「要乖,不要沒大沒小」、「小孩在父母心中,永遠是小孩子」、「小孩子有耳無嘴」等等,均無形中為未來即將成年的人,心中預先設下「不得逾越階級」以及「不得反思階級」的緊箍咒,間接等同於讓人無條件相信,立訂規則的人會自動營造出利他的合適環境;但以目前的情勢而言,卻反而無限度地營造出利己的環境,而遺留下多數主動積極的人士,崇尚努力便會成功的幻想;試問這樣的傾斜現象,遇上了人們心中不得逾越的文化限制,如何讓人能不無助?西方國家從古至今,持續探討何謂「神」以及「人性的黑暗面」,並於國家運作的政權體制,從神學、王權及專制轉換到現今的民主,從廢除神學後並基於人性,思考如何能透過政府體制的建構,有效地制衡選舉而出線的人民代表;雖然對於現今而言,西方的民主體制,也因為資本主義的傾斜,而漸漸失去原先的立意,但該人民內心卻似乎明瞭自己所擁有的公民權力,仍然是制衡的最後一道防線,從中嗅不出「一昧順從」的傳統文化氣息。

       做自己呈現的首要起始作為,在於透過自己在人際關係的互動中,覺察真實的內在自我,詳細知道自己針對外來的訊息,如何及為何做出相關的反應,這部分的論點,在先前的文章已談論多次。透過首要步驟,一個人其實是把注意力,從「完全集中於外在」,反轉為「絕大部分集中於內在」;第二步呈現的進階作為,以自己為立足點,開始對接觸的周遭訊息產生疑問,這類的疑問徹底由自己誘發,而不是透過他人的指派,或是盲目地追尋潮流所導致;在這樣的狀態下,一個人其實是不時在進行「與自己對話」的程序,於內在不斷地激盪出,針對自己本身疑問的各種可能看法;於是,一個人不論行至何處,皆可以獨處,而不急於他人的陪伴。透過第二步驟,既然已經產生疑問,接著就是克服困難,不斷求知去解答疑問;視一個人用何種心態面對困難;倘若無畏無懼,往往展現出橫跨多重領域研讀及實踐的作為,以成為解答自我疑惑的必要手段。於是,透過以上三個階段的作為,一個做自己的人,會建立以自己為根基的自信,針對外來的訊息,內在會產生不僅僅一種想法,而是多重且交錯的想法,這些都是因為長期與自己對話的緣故。做自己並不是不顧一切地反駁他人的指派及意見,而是透過自己的反思,用多重角度思考一件事情的發展,並容納他人的意見,做進一步的綜合考量,最後產生自己意見的歷程;也許最後思考完的結果,與他人的意見一致;但若不一致,便視自己如何溝通協調。所以,做自己之後,一個人還會一昧地順從外在嗎?我覺得這樣的作為,也許會滿大比例地降低吧!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