進步,所為何來?至於愛情呢?

       執行一件事情,從結果判斷進步與否,可以透過適當的反饋訊號:學生透過「考試成績」,員工則透過「年度考績」。於是,學生時期從考試成績得知自己進步,得以透過成績為自己建立優秀的名聲;出社會時期從年度考績得知自己進步,得以透過考績為自己建立適當的位階及收入;換言之,各時期進步的依據及進步後的獲益,分別是學生:成績—名聲,員工:考績—位階及收入。進一步融合「要求進步的來源」,可以得到以下各時期,關於進步的完整面貌,學生:老師—成績—名聲,員工:主管—考績—位階及收入。相互比對之下,工作後的進步體制及形式,猶如學生時期的復刻版本—總會有一位社會階級高過自己的人士,要求自己某方面的表現結果要進步;當自己真的進步之後,常會有相對應於進步的良好回饋。於是,我們長久受惠於進步後的好處,便不會有機會去思考,為什麼我們需要進步?然而,倘若因為不斷的進步而獲得的名聲、位階及收入,最終與一個人的幸福與快樂相互抵觸,而將幸福與快樂視為人生最高的任務時,便會開始直探進步的本質,思考以下的問題:什麼是進步?為什麼需要進步?要找出問題的可能答案,或許需要越過評斷自己進步與否的上層人士,直接上溯至當下時代的核心內涵,以深入爬梳相關的線索。到目前為止,若能提出這些問題,意謂著一個人已漸漸撥開傳統的觀點,開始以自我為本位,思考生活周遭實質的文化內涵。

       以下可以透過馬克思的唯物論觀點,來思考上一段討論提出的問題,然而這也許只是看待此類問題的其中一個觀點,人們應當盡力發掘其它的可能觀點才是。閱讀「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」此書,來到第二篇變動的矛盾中,其中一章節「技術、工作與人的可棄性」,透過馬克思的理論得知,企業透過技術創新的發展模式,鞏固相對於其它企業的競爭力優勢外,並以此要求勞動能力的精進,避免勞動權力逐漸坐大,降低勞工談判薪資的籌碼,以符合企業用資本,持續賺取豐厚利潤的目的。從階級鬥爭的觀點來看,資本階級透過技術創新這樣的手段,企圖壓低跟不上技術創新無產階級的薪資,以達到資本利潤極大化的目的;而被壓低薪資的勞工,唯有不斷地進步,去更新自我的技術能力,方能盡量博得不錯的薪資,以支付日常生活所需的成本。現今的時代,圍繞經濟收入形式的工作型態,佔據了絕大多數人,一整天可運用的生活時間;況且在工作的場域中,企業由上至下宣揚及貫徹「技術能力進步」的觀點,也因此無形中,一點一滴地形塑一個人根本的觀念,導致於沒有思考關於進步的前提下,私自加以套用在有別於工作的其它生活領域,例如愛情。在「愛無能的世代:追求獨特完美的自我,卻無能維持關係的一代」此書中,作者提到了現今資本主義盛行的年代,人們將「好還要更好」的「完美想法」,套用在認識伴侶的關係上,導致於不斷延後正常的交往關係,只為了某天那個完美的對象出現;想當然地,人們有可能怎麼也等不到,以致於到最後留下了後悔及遺憾。企業透過「積累資本」的物質觀念,直接形塑了勞工「技術能力進步」的精神觀念,而勞工再一次地運用這樣「進步」的精神觀念,但進步針對的對象從「資本」、「技術能力」最後換成「人」,進一步形塑自己與他人的關係—使用在「選擇伴侶」形式上的「進步」。追根究底,到底是時代造就的社會集體潛意識影響了人,還是人的潛意識影響了時代下社會的運行,已錯綜複雜到難以釐清;個人認為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在於:「自己與自己的關係」或「自己與他人的關係」,也許不求「進步」但求「深入」—清楚了解身而為人的一切知識。明瞭自己到底是誰的過程中,能順帶地了解其他人可能的類型,也連帶地能從「合適的角度」,去思考與人相處的關係;而不是在不了解的情形下,抱持著表面形式的比較心態,企圖追求公認中更好,但內涵裡卻不適合自己的關係。時代要求我們做些什麼,而我們也需要透過身為人的思考能力,為一些要求詳加設立前提條件,這種能力不會平白無故地降臨,但身為人的我們,卻擁有發揮這項能力的天生資源—大腦。當外在的物質觀念或精神觀念,以隱藏前提條件的態勢,間接透過其他人的想法與自己交流,或是直接地迎面而來時,最惡劣的情形在於,囫圇吞棗或不加思考之下接收這一切,而卻遺忘了一兩百年前,「存在主義」的先賢們所提倡的一切,或許應該更優先地,為我們加以關注才是吧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