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堅持自我,還是處處妥協?

       經濟上分工的制度,致使一個人需要置身於群體中,透過與他人密切的合作,得以完成商品營收,以支撐生活所需的成本。在這樣的人際關係中,遂行的分工合作模式,貫穿一個人近十至二十年的歲月,除了沈浸其中換取經濟收入外,還隱含著一個關鍵的學習機會—提升與人「溝通」的能力。個人認為「溝通」,是銜接「堅持自我」與「處處妥協」的橋樑,這兩者看似對立互斥,透過「溝通」的能力,卻能讓人初期帶著「妥協」的心態,往「自我」的方向移動,而過程中採取溝通後的「第三選擇」—這裡「第三選擇」的詞彙,沿用於科維所著「第三選擇」同名書籍。以下將以仔細思索「溝通」的本質為出發點,再接著討論在工作的場域中,「為何」及「如何」應用「溝通」的能力;最後,檢視「溝通」亦可以進一步回頭強化工作。依此循序漸進了解後,工作勞動時,心中自然會有一盞明燈,而非漫無目的地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   溝通是一個日常生活常見的詞彙,但實際上卻是一個「極度耗費心力」的互動行為。溝通開始於兩個人,各自將腦中所運行的「觀念」,轉換為「語言訊息」後,透過「口說」進行彼此訊息的「交換」,各自根據「耳聞」的「語言訊息」,再次轉換為「自我詮釋後」的「觀念」,以求能「完全符合」對方原初的「觀念」—這裡的「完全符合」亦即「完全了解」之意。以上,當兩人進行溝通時,一方說而一方聽,聽完的一方開始說,而原先說的一方開始聽,均可以簡短地整理成以下形式:原初觀念-》語言-》口說-》耳聞-》語言-》詮釋觀念,或是更簡短地表達如下:原初觀念-》媒介-》詮釋觀念。從這樣精簡地呈現溝通的形式,欲探究更完整的形式面貌,從中歸納出兩個關鍵要素:一、形成原初觀念的源頭,二、形成詮釋觀念的源頭。由於基本的溝通基於「兩個人」進行,所以形成原初/詮釋觀念的源頭,便是人類的「大腦」,或更進一步地說,是「大腦對於人事物的了解程度及範圍」,也就是前幾篇文章探討的「世界觀」,造就人們根據各自的「世界觀」,對於任何外界訊息,形成原初/詮釋的觀念。於是,再更完整地將溝通的形式表達如下:原初的世界觀-》原初的觀念-》媒介-》詮釋的世界觀-》詮釋的觀念。從這樣的形式中,看見了影響溝通至關重要的變數—原初的世界觀與詮釋的世界觀之間的相異程度;換言之,溝通雙方對於人事物了解的程度及範圍,將影響溝通結果的成效,這裡指的成效意指:一方的觀念不失原意地,被另一方完全了解的比重。下一段即將針對溝通雙方世界觀,狹隘或寬廣的各種相對情形,進行深度的討論,並針對溝通成效低落的組合,思考出可能的解決辦法。

       針對雙方世界觀的多重可能性,以下分為三種組合作為說明:一、原初的世界觀狹隘,但詮釋的世界觀寬廣;二、原初的世界觀寬廣,但詮釋的世界觀狹隘;三、原初的世界觀與詮釋的世界觀,完全相同。開始進行討論前,需要有以下的認知:一個人的世界觀,代表著此人大腦中,所儲存「各領域知識的資料庫」,以便面對一件事情時,能夠提領出各式各樣的資料,以資料領域的屬性,進行各種觀點的思考,最後產生各種觀念。於是,長久下來,世界觀間的不同,便造就「習慣性地」從不同的角度進行思考,結果便產生不同的觀念。倘若一個人對於多種領域的知識皆有鑽研,針對一件事情,便同時會產生多種的觀念;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   以下透過舉例的方式,開始討論第一種情形:發送原初訊息的人—小米,涉獵的知識領域狹隘—自從離開學校教育後,便鮮少透過自學,去接觸有別於工作領域的其它知識,某天面對公開媒體報導,廢死團體集結遊行,述求廢除死刑的新聞,以及總統接見歐洲人權協會代表,該代表提及台灣因為至今還存在死刑,被質疑還不夠重視人權。小米不多想便開始批評:「如果有一天被殺害的人,是這些廢死團體成員的家屬,他們還會這樣這樣支持廢除死刑嗎?簡直就是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(台語)!不利用嚴刑峻法,這樣殺害人的行為,將會無法抑制住,造成兇殺案件更頻繁發生!」這樣的原初訊息,傳到了隔壁也同時在看新聞的朋友—小文的耳裡,使他開始詮釋接受到的訊息,並同時進行眾多面向的思考流程—小文每天下班後,花了數小時閱讀人類學、心理學、哲學、文學、歷史、藝術等等相關領域的書籍,並且維持這樣的習慣達數十年之久。一方面,小文能輕易地使用小米的角度,去思考為何他會有這樣的觀念產生—畢竟小文的世界觀遠寬廣過於小米;也就是說,小文能徹底地,以同理心感受到小米的氣憤,而清楚地知道他的觀念,出自於他被侷限的世界觀,也就是明白他被侷限的根本原因;另一方面,小文能因此不被小米強烈情緒性的語言影響,並能充份以自己的立場,開始搜尋大腦中的資料庫,而後產生個別領域的資料庫,對應的個別觀念,並統整出容納各觀念的完整訊息。

       接續上段的故事,以下開始討論第二種情形:小文針對廢除死刑的議題,開始說出自己歸納出來的各種觀點,但卻不觸及任何形式的結論:「人會因為強烈的誘發情緒,而刻意放大自己的損失或放大同理他人的損失,並沈浸在自己營造的情緒迴路中;自己的親人或同理他人的親人被殺害,的確相當令人難過,但如果只單憑將兇手槍刑,企圖讓自己內心從此好過一些,也許情緒的回復,沒有直覺想像地那麼單純,最後會不會變成只是一種撫平衝動的作為?而依舊沒有辦法去防範,之後類似的情形再發生?如果從徹底防範的角度來思考,為何造就今日兇手的行為,是社會哪個環節出了差錯?或是更細部地探討,是家庭哪個環節出了問題?法律之前,人人平等,是每個人朗朗上口的字句,但這僅意謂著,事情不論緣由發生後,透過平等式的裁決,去審判加害者—這其實隱含著另一層涵義,有哪些事能事先注意,而不讓人可能成為未來的加害者,而不用不斷地透過法律,這個最後的防線去制裁?也許想通這些事情,會將注意力集中在人身上!根據最新的腦科學研究,人的性格極大可能隨著出生,幾乎就根據遺傳基因而決定,所以透過性格的研究,似乎可以研擬出一套適用親子、師生及同儕關係的理論,提供給家庭及學校教育相關人士參考,這也許是最根本的解決方法。」這時候小米聽了這番言論似懂非懂,更糟糕的是囿於狹隘的世界觀,他開始心裡將小文歸類為支持廢除死刑一派,因而心底又再次湧現激憤的情緒,開口對小文說:「真沒想到竟然有人支持廢除死刑,我真是對你感到不可思議!所以你也是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?」小文此刻則是神情自若,對於自己被誤解,感到百般無奈;他也深刻地了解,再怎麼解釋小米終究無法了解這些,於是他只是靜靜地等著小米怒氣消退。在這種情形中相當容易看見,如果釋放出原初訊息的人世界觀寬廣,則接受並詮釋訊息的人世界觀狹隘,將造就「中性的原初訊息」,被曲解為「負面的詮釋訊息」外,更因為無法了解訊息的涵義,而無法針對性地作回應,更糟糕的是利用二元分法,將人自動進行分類,這種類似的反應,其實大量充斥在你我的日常生活中。

       接續上段的故事,以下開始討論第三種情形:在一旁另一位小米的朋友小寬,涉獵知識的領域如同小文寬廣,也是位下班後會主動充實自我的青年,聽見小文提出一連串的觀點以及提問,小寬能針對這樣「中性的原初訊息」,免除「好與壞的二元分法」所引起的情緒,並開始搜尋大腦裡的知識資料庫,仔細琢磨小文的觀點外,更進一步地思考並詮釋訊息後,提出自己的見解及疑問:「成人之所以成為加害者,的確可以從其為孩童時的相關教育著手。嬰兒出生在這世界上,就腦科學的觀點來看,腦神經尚未針對外在的人事物,建立起相關詮釋訊息的連結,於是誕生世上是空白的狀態,同時需要倚賴父母得以生存。當嬰兒漸漸成長至成人的過程中,逐漸認識世界的人事物,並產生了原初意義的詮釋,追尋詮釋意義之後訂定的目標,這過程中難免受挫折,而父母的愛產生的包容力,將可讓其小孩避免因爲挫折,產生過度的負面情緒,而否定自我並停滯不前;反之,將再次有內心支撐的力量,去認識更深層的意義、再次訂定更深層的目標、再次起身去實踐,如此不斷地循環,幫助小孩在自己的人生中,透過追尋更深層的意義而建立起歸屬感,使得自己有努力的方向及動力,並可能在前進的方向上,發現其它人事物的意義,使得自己的人生更加具備完整的面貌。倘若父母因為工作忙碌或過度重視自我,嚴重缺席小孩的成長歷程,小孩極可能在缺乏愛的情形下,經歷挫敗後情緒無法復原,長大成人後,面對一連串的不順遂,開始產生怨恨的情緒,自己不知道如何紓解的情形下,導致藉由殘害他人來宣洩。父母的愛為家庭教育的核心,乃小孩重要的人生出發點,造就其穩固的自我狀態,爾後的學校教育、社會教育,逐漸走向群體式的共同生活,將立基於此基礎上發展。」小寬與小文的世界觀相互對等,因此能充份理解彼此的觀念,並進一步延伸思考其它的可能性,他們彼此間的觀念相互激盪著,縱使有意見不同的情形發生,也能先仔細聆聽對方的觀念後,再開始闡述自己的觀念,他們之間的辯論相當深入,並且令彼此感受到充實和愉快。

       透過以上三個舉例的說明,世界觀對等的情形,溝通過程中釋放及詮釋訊息最為順暢,但卻面臨一個窘境—在兩方世界觀還是不夠寬廣的前提下,兩方也許在某些議題有驚人的共識,卻極可能思考不到「更多的可能性」—因為兩方沈浸在觀念相同時,所誘發的愉悅情感下,產生過度的認同。世界觀不對等時,世界觀狹隘的人發送訊息,至世界觀寬廣的人進行詮釋,可以輕易地被理解;但接著世界觀寬廣的人發送訊息,至世界觀狹隘的人進行詮釋,世界觀寬廣的人通常採取以下兩種可能的作為:一、同理世界觀狹隘的人,充份明白他的侷限之處,能夠將欲表達的訊息,切換至適合對方能理解的觀念,透過長時間不斷地重複,直到對方完全了解且接受為止,這樣的溝通過程充滿「平等的意涵」,溝通的效果顯著且長久持續,因為對方是在了解訊息內容之下,完全接受訊息的內容。二、雖然明白世界觀狹隘的人的侷限之處,但卻產生相對的優越感之外,並不採用同理的方式,而直接以強迫的方式,灌輸自己的觀念讓對方接受,這樣的溝通過程充滿「階級的意涵」,溝通的效果雖然顯著但卻短暫消逝,因為對方始終無法了解訊息內容,而是在被逼迫之下接受訊息內容。

       初次沈浸在一樣事物時,一個人無可否認地對於此項事物的了解甚少,可以將這種情形看待成,一個人對於這件事物的世界觀狹隘,於是在學習這項事物時,一個人面對與熟悉此項事物的人,也就是世界觀寬廣的人,常常會採取「處處妥協」的方式,來與之分工合作;這裡有個至關重要的面向,妥協之後,一個人必須要清楚自己「為何妥協」,也就是自己「為何順從別人的觀念」,並更進一步地學習,擁有寬廣世界觀的人「如何產生觀念」;這一切有可能在對方採取,以上談論過的兩種作為—同理或優越之下進行。最差的情形下,自己可能因為對方的優越感,而處於辛苦的工作勞動中,這是自己無法控制的部份(但卻必須在危害身心健康時,設下中斷點,因為這是工作勞動的根本基礎);透過思考與學習,來逐步提升自己的視野,也就是擴展自己的世界觀,這卻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部份。換言之,如果自己專注於使用,初期的「妥協」換取遠期的「世界觀擴展」,將能在未來成長出「自我」。但很不幸的,倘若自己只專注在無法控制的部份,而產生怨恨對方的情緒,並不斷陷於情緒漩渦當中,將無法透過學習,來提升自己對於待學事物的認知,自己的世界觀因而維持狹隘的狀態。

       逐步擴展世界觀之後,自己開始聽得懂他人深入的談論,也能夠事先預想其它可能的觀念,因此具備「堅持自我」的「類能力」,而不不必事事遷就他人而妥協。為了在分工合作的模式下,發揮團隊的龐大力量,世界觀擴展後的「清晰自我」,只不過是面向他人溝通的「穩固根基」,並非分毫不可撼動,而是有所本地透過溝通,聆聽他人的觀念,並依此激盪出更多且更好的可能觀念;換言之,擴展世界觀後,讓大腦中資料庫的知識含量豐碩,為的不是大家以後皆聽從於自己,而是能夠針對可能有益的訊息,靈敏地感應並思考出更多適切的可能性,以促進團隊中各個成員真正地,在身心靈皆協調的狀態下,分工合作將工作勞動的成果推向極致。個人始終相信在未來有三個因素,使得「堅持自我」位於光譜的極致端點,而幾乎很難達成,它們分別是:一、網際網路朝向免費,並且大量揭露各領域知識的方向發展。二、基於知識垂手可得,快速且橫跨多個領域的應用發展,變得越來越是個可能的趨勢。三、一個人需要花費若干時間,理解事物並納入發展,而研究講求快速,因此緊密的分工合作,亦變得越來越是個可能的趨勢。

       綜合以上所討論的面向,我們得知「處處妥協」位於光譜的極致端點,僅是擴展世界觀初期,所採取的一項策略,為的是從中學習任何嶄新的觀念;「堅持自我」同樣位於光譜的另一極致端點,如何窮盡一生,可能怎麼也無法達成的境界;然而,從擴展世界觀的角度來思考,我們其實是從「處處妥協」出發,在往「堅持自我」的方向上,逐漸建立起「溝通能力」;過程中採取「第三選擇」的溝通心態,讓人可以兼併各種可能性,並透過分工合作的方式,去達成預定的目標,並同時建立起自我對團體的「歸屬感」。於是在工作的場域中,逐漸學會溝通,溝通更進一步加強彼此的合作,讓工作的成效更好。因此,「溝通」是一項常伴人一生的「關鍵能力」,它其實可以從「職涯初期」開始用心培養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