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:新竹.新豐.鳳崎落日步道

       決定前往鳳崎落日步道的初衷,乃其於清代「淡水廳志」中,名列為淡水廳八景之一的「鳳崎晚霞」。處於步道的制高點,除了可以眺望遠方直至南寮漁港;亦可沿著新月海灘的岸線,透過目光搜尋台灣海峽的海水,與沙岸如何彼此來往互動;更能俯視眼前腳下的新竹平原北半部的竹北地區,如何由海口直驅而入的頭前溪以及蜿蜒而入的鳳山溪,分岔共治而界定出平原地形—其中隨風起浪的黃綠稻作及依田而建的建築造物,在日落光線的恣意變化之下,色彩平緩地由黃色過渡至紅粉色,加深了平原地形的動態景緻。

       鳳崎落日步道的登山口,地處於新竹縣竹北市與新豐鄉交界處的鳳崎山麓,山高約63-131公尺;步道由天德宮及蓮花寺兩端點緊繫著,橫越在鳳崎山腰上,全長約3公里。由天德宮開始登山,至步道制高點的鳳崎小舖,路途長約1.7公里,為這次行程的主要規劃路徑;一路坡道平緩,適合親子共遊,沿路步道旁的低矮處,皆有清楚的小告示牌,記載著「主幹道〇.〇〇km」的訊息,讓我們感到十足心安。為了欣賞日落的景緻,刻意選擇日落前開始登山,沿途不時可見日光斜射穿過樹葉、樹梢及其縫隙,灑脫地落在步道上;更在日光這般地作畫下,看著眼前的登山者,被拉長了投射於地上的身影;日光、林相及人像,三者共構成觀賞日落大景前的優美旋律,搭載著代表夏日聲響的蟬鳴,譜出極為真摯的自然樂章;我們便如此低調地穿梭於其中,卻不擾亂其樂章的整體性—因為我們抱持著寧靜及讚美的心態,前來感受大自然的唯美召喚。

       一步步持續踩著石階前行,按耐不住性子的小朋友,擦拭著額頭的汗珠,頻頻詢問是否快到了?透過手機的地圖導航,精確地告知抵達目的地的時間及路程,這才讓我們安然地繼續向前行。來到直上斜坡旁的一塊空地,逐漸西落的日光撥開樹葉,直接照亮了懸掛在樹枝的盪鞦韆,這束光線猶如小朋友內心嚮往的視野,打亮了盪鞦韆主體,而於周遭締造出視覺上的暗角;他們輪流前後地迴盪在日光的照映之下,這一切取之於大自然,擄獲了懂得欣賞這一切的寧靜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 逐步踏完陡斜的石階,換來眼前S型蜿蜒的短暫步道,著金黃色的外衣晢晢透亮,一旁樹林依稀遮掩著平原風貌,從間隙中可窺見其優美景象,讓我們心神頓時倍加嚮往。加快腳步前行,眼前躍出開闊的平原景緻—正接受西沉的日光大肆作畫著。久待之下,已見平原中的稻作退去金黃的外衣,轉而批戴上紅粉的衣著,光線在建築物上刻畫的明暗痕跡,也漸漸趨於平躺;鳳山溪則無視於這一切,依舊無聲地川流劃過平原。三杯飲品換來依偎著大景而坐,小朋友及伴侶仔細著墨在味蕾上,我則靜靜地凝望著這等人間優美,好似神遊其中。太陽沈默地逕自西落,提前被厚厚的雲層遮掩,只留下渲染的紅粉天際,天色漸暗之際,我們也得趕緊下山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加速驅身前進,以避免蚊蟲大軍的叮咬;同時間,黑暗則漸漸取代午後沿途所見的光彩明亮,周遭的景色產生了吞噬般的變化;然而,我的腦海卻停滯在平原上的著色畫面,也許是這般的美好,讓聽覺更加開敞—回程時的蟬鳴聽來格外響亮,幾近到了刺耳的臨界點。黑暗籠罩的平原,企圖以燈火通明盡力掙脫,卻換來另一番繁星點點的景緻—此刻的我才明瞭,大自然的美存在於當下的絕對之中,而不在於不同時空下,景色彼此相對的比較之中。鳳崎落日步道,我們再會了!感謝你讓我們領略了兩種層次的美!鳳崎小舖至蓮花寺1.3km的路程,我們擇日再造訪了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