紐西蘭南島:基督城~市區觀光~坎特伯里博物館~國際南極中心

       初訪Christchurch,漫步於Mona Vale Garden,都鐸式唯美磚造別墅、展露青綠枝葉的樹木及偌大繽紛的花朵,在和煦的陽光的沐浴下,構成眼底絕美的景象。潺潺流水從中穿流,悠悠的鴉鴉漂游於上,靜謐與緩動賦予這一切美輪美奐的詩意。耳裡盡是蟲鳴鳥叫,置身於其中,內心彷彿依歸自然—一種人類依稀溫存的熟悉感覺,也是我們內心家鄉的原型。十九世紀末,貿易來往的人們,眼裡喜愛的景緻,與我們應該有某些層面的雷同吧!

       River Avon將我們化身為悠閒的鴉鴉,乘坐船隻與其並駕齊驅,用鴉鴉的眼界高度,體驗在河中沿岸的景致變化。初至沿岸,眼見的是一位絕美的男子,以半躺的姿態,一手肘支撐於草地上,另一手持青脆蘋果與鴉鴉相互分食,陽光在此灑下,構成另一幅美麗又溫馨的畫面,這名男子在之後,被我們戲稱為「小鮮肉」。Punting從England 沿習至New Zealand,由一名撐船人員站立於船末,為一群人坐落的船隻,以船桿撐住河底施力,以利船隻前進,而讓乘客遊覽河中沿岸的景色。同團的兩艘船隻,其中一名即由小鮮肉服務,另一名則略懂中文的含義,而負責解釋我們的小鮮肉詞彙,予本人知道,我們無形中達到了一次異國文化的交流。由於沿岸景致優美,兩位服務的撐船人員,在我們的索求下,唱起了英式及法式情歌,為我們的撐船之旅,寫下了另一個不同的里程碑,伴隨的歡樂現在想起,依舊記憶猶新。

       Canterbury Museum本身的建築物經歷許多時光,現列為歷史遺跡之一,由導遊羅先生帶領穿梭其中的毛利遠古文物,口述許多有關於毛利人的歷史,將我重新拉回剛接觸人類學的原初,銜接滿腔熱血之餘,更是眼見座落眼前的遺物,貼近了此行到訪紐西蘭的初衷。毛利人內心對於宇宙中神祇的信仰,讓我想起了「羅伯·賴特」所著「神的演化」一書,由人類初始的部落信仰,直至現今宗教開展的相關敘述;也想起了「莫瑞·史坦」所著「榮格心靈地圖」,探究榮格學說直至無意識的深層,進而產生人類對於宗教信仰的見解。毛利人作為紐西蘭的先民,也是人類遷徙的一個分支,所引起人類歷史的相關討論,卻可以是共通並廣泛的。「瑪蒂·蘭妮」所著「內向心理學」,提到了作為一個極度內向性格的我,對於古老文物了解的偏好,也正好是個人認為,此旅程中的一個亮點。

       Christchurch Cathedral於2011年的大地震中,搖晃得只剩下現今殘破不堪的樣貌,如今兩派意見僵持不下,對於重建之路遙遙無期。一派意見希望泱請英國當地的建築師遠赴重洋至此,為大教堂再次換上古典英式建築風格的外衣,但所費不貲;另一派意見希望能讓花費減少,舒緩當地的財政負擔,透過當地建築師重建即可。社會文化常無意識中成為個人想法的一盞明燈,透過大英帝國的殖民歷史,更加容易產生精神及情感上的認同及嚮往,但地理上處於更為深入東南亞的位置,為紐西蘭造就一種身心不協調的情境。大教堂的爭議實為國家方向的簡易縮影,如何讓身心協調並繼續前進,為一個富有實質意義的思考議題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