紐西蘭南島:瓦納卡~卡瓦勞吊橋~越野四輪傳動車掏金之旅~箭鎮~蒂阿瑙~夜訪藍光螢火蟲

       早晨六時,由睡意中甦醒,意識到今日即將離開Wanaka;步出門外且越過綠草皮,來到就近的湖岸邊;日出前為天空帶來繽紛色調的景緻,正如火如荼地上演!隨著日出時間漸漸逼近,階段性時間的消逝,供天空色彩呈現相對應的變化;深怕任何視線的游移,會錯過每一次漸層色調的美;偶爾還是深受潮水聲所吸引,轉而觀看湖面的變化;天空漸層的色彩,完全映照在湖面上,順著波浪一上一下,導致湖面色彩亦呈現出波動狀的變化;輔以陣陣的潮水聲相伴,極致化視覺及聽覺上所帶來的內心感受。有一種美讓人想使時間停止,Lake Wanaka日出的動態調色盤,是我這輩子目前為止的首選。

       Wanaka的日出撼動內心許久,早餐時談論著日出種種的美好,成為行程中最後一次的公開讚嘆;感受微波蕩漾之餘,收拾起行李,離開了十分喜愛的景點。於6號公路驅車南下,依然望向窗外的景色,這一直是旅行中伴隨而來的樂趣。中途停靠Mrs. Jones Fruit Stall,依舊購買了喜愛的蘋果,更深入後院的花園,觀賞著一叢又一叢綻放的美麗花朵;繁花盛開的景象,吸引著我停留在各顏色的花朵前,仔細觀看花瓣的色澤及蜷曲的生長狀態;這處公路旁的秘境花園,也滿值得深入探究一番。持續於6號公路行駛,由Wanaka出發,車程約55公里及50分鐘,抵達了Kawarau Gorge Suspension Bridge;遠遠觀看著人們一躍而下,Bungy Jumping的發源地,除了多了勇於嘗試的旅者外,也帶來人們近距離接觸Kawarau River的機會。導遊羅先生幽默著說:『如果想要參加高空彈跳,偷偷報名麻煩要讓我知道。』內心其實一直懼怕站立高處,但又稍微想嘗試看看;最後,可想而知,還是恐懼戰勝了一切。

        Nomad Safaris越野四輪傳動車的接送,帶領我們開啓Arrow River的Gold Panning之旅。由行駛一般的公路,轉而進入爬行山路的階段;隨著爬行的高度越高,由車內向下俯視的景色越是壯闊;最後,抵達接近Coronet Peak的制高點。清淨的空氣及晴朗的天氣,使得鳥瞰180度環景的景色極為清晰;右側的Queenstown Hill遮掩住了Queenstown及Frankton Arm,使得Lake Wakatipu深藍的湖水,難以完全掩蓋而顯得若隱若現;正前方The Remarkables群峰山頂覆蓋著白雪,以直聳天際之姿,傲然矗立於眼前;Shotover River狀似由其下流出,直奔前方而來,查閱地圖才熟知,其由Kawarau River分支而出;橫亙在下方的Malaghans Rd,像是一條白色的界限,將眼前的平原景緻一分為二;左側的Arrow Town及Arrow Junction則由於視野的極限,而無法在此看得清楚;左手旁黃土色的高山被上,透過一點一點的白雪點綴,猶如批戴豹皮於上,讓人印象深刻。這塊由群山及丘陵所環繞的廣大平原,在制高點處向下觀看,令人感到十足驚豔。

       沿著山路驅車而下,來到了Arrow River。於此見識到了接近60年代Land Rover的Defender車款,儘管年事已高,卻擁有著越野的強悍動力!穿越過左右傾斜且極度不平整的山中小徑,以及徐急且石塊遍佈的河流,它皆能輕易克服;時而上下顛簸時而左右搖晃,乘坐於車上,帶來刺激又暢快的感受。沿著Arrow River逆流而上,才充分體驗到其溯溪的本領;眼見車頭幾近沈入河流中,再次強行而起並曲折直行,伴隨著劇烈顛簸及晃動的感覺,帶來了戲劇般的臨場體驗。一路上,彙集著新奇、緊繃、刺激及歡喜的交雜感受,來到了某一處的河岸旁;參與了洗濯沙石及尋找黃金的過程,並享用餅乾及熱可可。這一趟上山下河的旅程,隨著來到沿著Arrow River而築的Arrow Town而結束。

       來到了鎮上的Postmasters餐館享用午餐,前餐熱騰騰的麵包,佐以三種醬料一起食用,為個人對於旅程中麵包類的最愛;主餐的海鮮濃湯,使用烘烤過酥脆餅皮所做成的碗盛裝,兩者相互搭配相當合適;只可惜湯味過鹹,而無法全數食用完畢。午餐過後,遊走於鎮上的街道上,注意力即被建築的風格所吸引。鎮上因應掏金熱而起,也因勢微而沒落;但遺留的十九世紀中期的建築,轉型為觀光的小鎮,並搭載電影魔戒二的宣傳,而再度風起雲湧。商店用途宣示於牌坊上,各不相同的牌坊字體及型式,以及道路兩旁栽種的歐洲樹木,在耀眼的陽光照射下,亦是眼裡的獨特亮點之處。

       由Arrow Town啓程,沿著Lake Wakatipu行車於6號公路南下,再向西於94號公路前往今日的終點Lake Te Anau;由Otago region橫跨入Southland region,將近180公里及兩個半小時的路程,除了欣賞沿途景觀外,也於小睡中釋放今日以來的疲憊。抵達Te Anau時,時有烏雲時有晴空以及略帶微風吹拂的氣候,將朦朧睡意的我喚醒。晚餐後,排隊準備登船夜訪glowwarm;手持Real Journeys票券登船後,站立於前方甲板,向外望著Te Anau沿岸的漸暗景色—眼見一處大地籠罩在耶穌光的照耀下,時而轉變為曲段性的彩虹,十分引人注目。由於接近日落時間,強大刺冷的風讓人無法久待;天色已漸暗,於是進入船艙就座,隔著防風玻璃欣賞天空雲層的細微變化。到達目的地下船後,旋即進入洞窟中,注意到走道下方強勁的水流,不斷由上方奔流而下;跟隨著解說人員的腳步,來到洞窟內部的登船處;所有人員上船後,燈光全數熄滅,沒有任何聲響,只剩下解說人員牽引著鐵鏈,使得船前進所發出的聲音;我則默默地抬著頭,仰望洞壁上一群又一群的藍色光源。盯著光源觀看許久,並於黑暗中感受船身的晃動,會開始產生一種光源搖晃的幻覺,這是一種意想不到且附加的奇特現象。親眼見識過藍光後,來到洞窟外的一處室內,聽著解說人員解說glowwarm的生命週期演變—藍光是由於本身饑餓,為了誘捕動物作為食物所發出的光體;利用自口中吐出的毒黏液將獵物困住後,再予以痲痹而後進食;成蟲後,再進行交配繁衍後代;之後便旋即結束生命週期。一連串詳細的講解,除了好奇於大自然萬物的奧妙外,並產生更加敬佩的感受;相較於動物,人類擁有寶貴的意識可以有效運用,也有著相對長的生命得以發揮所長;該如何充分運用這些先天的條件,為人生開創有別於動物繁衍之外有意義的生活狀態?透過這趟夜訪藍光螢火蟲之旅,這些人類情況的反思,為附加給我最大的收獲。事實上,這些讓我想起「哈拉瑞」在所著「人類大歷史」中所談到,人類靠著大腦的認知能力,團結人群而到了現今的階段,人類也許是順著大自然而演化的插曲,但相對於動物而言,實質擁有著關鍵且重要的能力;如何平和地與大自然共處,並珍視其中的萬物,其實是一件可以認知而後實踐的重大任務。畢竟,人類誕生於自然且取之於自然,更要愛護著自然。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