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:台東.八天七夜之旅.第三天

       關山環鎮腳踏車道上的制高點—縱觀日月亭,在內心的想像世界裡載浮載沉,連帶地賜予我一個翻來覆去的夜晚;多次起身輕輕地撩開窗簾,試著一探天色是否微亮,而能直上日月亭,觀看初陽揮灑關山鎮的漸近歷程;然而,多次確認未果,就此在清醒與沉睡間反覆打轉。清晨的鳥鳴將我帶至朦朧的睡意之地,我彷彿置身於昏暗中,望見天邊的雲彩透著紅黃的一線生機,才再次從睡意中躍出至清醒;五點三十分的時刻,熟睡的妻小及預約九點的早晨用餐,萬事備妥下,才發覺著裝待發的心,早已徹夜在大門旁等待著。

       徒手抹去坐墊上的清晨露水,膝關節略顯僵硬地踩著踏板,慢慢地駛向斜坡上的日月亭。霧氣以細長狀的姿態飄浮於海岸山脈的腰際,嬌貴的朝陽藏匿於群山之後,美輪美奐的紅黃光線襯托出生硬的山陵線,鎮上的活力尚隱匿於灰暗之中;圓弧的朝陽邊際躍上山形輪廓之時,小鎮在日光接連地照映之下,逐步顯露它純樸又清新的樣貌;儘管工整的阡陌縱橫獨缺金黃稻浪,日光與小鎮的彼此互動,足以令人感受到那股純粹的美;日光四散之時,山腰的霧氣似乎開始變化型態,礙於高壓電塔及纜線阻擋了視野,就此決定前往眼下的田野中,貼近地觀察更為細緻的變化。

       沒有地圖及事先規劃,在這晨光顯露的巷弄間穿梭,來到了開闊的田野景緻前,向左側抬頭一看,正好抵達日月亭的下方處。儘管大部份的稻作已收割,且遍佈的田地也已燒得焦黑,但霧氣狹帶著紅粉晨光,懸置於前方民宅身後,偶見當地人家從中走來,增添了雄壯的驚人氣勢;連同周遭的山景及時時刻刻變化的雲層,將這段偶遇自然的時光,註記在內心名為「關山好美」的記憶中;一回神才發覺,時間並不刻意為誰而停留,走吧!來去鎮上走走繞繞⋯

       身心感受到關山鎮上的一切,將我帶回第一次路過時的情境—內心微響起「這地方好不一樣」的聲音,這樣的感覺也因此次的節奏更加輕盈,而顯得更加的強烈;筆直的道路、偶然的老屋、傾斜的日光、清新的空氣,直接緩和路過人的心境,不經意發覺美得突出的一隅,卻又引發漣漪般遞減式的擾動,這一路就這樣動靜不斷地交替著⋯

       七點時刻,一家大小從民宿出發,騎上一旁的環鎮腳踏車道,開啟了今天的正式行程。兩位小朋友於後座,常因騎行的過程中,競相超越而顯得歡樂;自日月亭下坡時,沿途風光明媚的田野景緻,也許只是她們倆的陪襯;偶爾,獼猴因驚嚇而倉皇擾動樹枝葉的聲響,暫時吸引了她們的注意,但很快又回到她們的天地裡。無論行於金黃稻作旁、林蔭隧道間,抑或椰子樹行列中,總能隨著多元的自然元素而怡然自得,進而持續前行直至關山舊火車站前。仔細端倪舊火車站的屋頂—兩段傾斜式的曼薩爾式設計,遙想十九世紀法國公共建築的屋頂樣貌;屋頂牆面一個半圓形的小氣窗及四格一排的採光窗,充分體認到歐風設計元素的展現。一旁嘉賓旅社座落於烈日下,狀似戴著低矮的大帽,遮掩著斑駁藍色的古老身軀,內心回想起台科大設計所的國際團隊,協助該旅社老屋新創以免於拆除的新聞,頓時感受到一絲的溫馨。標榜為止痛藥「五分珠」源頭的福生堂藥局,以及半參雜鐵鏽及褪色藍底招牌字樣的東西仁藥局,因老舊的身形而於街道上通透著貼近兒時的回憶。每條街道都值得靜下心來好好遊覽,路過默然遇見的老屋常帶來意外的驚喜,恰如似曾相識的老朋友這般熟悉,一點一滴的情感,就在穿梭街道間慢慢地串起⋯

       手牽著單車,徒步走上斜坡,在晨光的輝映下,看著妻小肩並肩行走的背影,我總是選擇殿後而默默地走著,由此想像幸福的滋味。將近兩小時的單車環鎮行程,雖然只遊歷了近三分之二的路程,但體驗到的美好一點兒也沒少地放進心頭,懷抱著如此的心情,接續著九點時刻的早餐,實為一個相當不錯的安排。

       民宿女主人自然呈現的好客神情,於前一晚入住時便顯露無遺。享用手作早餐及咖啡時,女主人親切誠懇地話家常,談起過往的經歷及心路歷程,也彼此交換了台東作為後山人文淨土的看法—過於便捷的交通只利於發展資本積累,卻不利於保留清淨悠閒,以作為資本生活外的緩衝地帶。在這間自行規劃及建造的民宿裡,工整四方的內部格局,瀰漫著女主人一家濃厚且溫馨的情懷,偶見其親自繪製的在地美景作品安置於某些牆面,談話間也感受到誠摯的情感;小孩們的躲貓貓遊戲嘈雜之時,依舊能平心地體認到這人文之美。在質樸的關山小鎮裡、環鎮腳踏車道旁,深具人文氣息的弋式風莊園民宿,它依著山而望向鎮上沉思著,也從中一步一步地向前行,擁抱著關山的美,也擁抱著台東的美。拍攝於民宿前的合照,留下的是曾經的美好,記憶卻永存般的鮮明深刻;再見了,未來的弋式風莊園民宿!

       遙想第一次路過關山鎮時,來到雅客徠咖啡店前,看著展示中年女性服飾的櫥窗以及簡潔的咖啡字樣,那股猶豫不決的心志著實呈現:「我到底該不該進去呢?」「這間店應該主要賣服飾吧!賣的咖啡應該不太好喝吧!」當時硬著頭皮走了進去,只見居家型的吧台前,坐滿著與老闆娘聊天的顧客,我則默默地點了一杯外帶的拿鐵,鎮上當時下著毛毛的細雨。第二次來訪,店內的陳設依舊,走近吧台一樣點了杯拿鐵,老闆娘此時透過緩和略帶上揚的語調問著:「你是不是來過?」我驚訝地說著:「對!」正當我們以為這樣的對話要結束時,老闆娘似乎沒使出殺手鐧不善罷甘休地又追加一句:「你是去年來的喔!」這句話猶如閃電般直擊內心,讓我們不禁哇得發出讚嘆聲直說:「太厲害了!妳的記性真好!」這座友好的橋樑搭向我們一家人,也因此順勢與店主人們聊了起來。ㄧ問之下才了解,咖啡與服飾店一同開設了二十多年,沖泡咖啡為自己濃厚的興趣,在當初咖啡毫不盛行的年代,開賣時還被左鄰右舍嘲笑,也不自覺時光飛逝直到現在;這樣兩種經營型態的店舖組合,全台灣想必很少見,但也另外塑造出獨特的在地化風格。彼此言談中,再度敏感於店主人們的誠摯,於此內用咖啡的氛圍與北部顯著不同,兩者皆透過咖啡與人建立關係,前者著重「情感交流」的關係,後者則著重「金錢交易」的關係,哪一種好呢?也許親身體驗過後,答案便呼之欲出。儘管戶外雨勢漸大,因爲一段意外的插曲及沉著於交流的內心,看見的景緻卻是雨中透亮且清晰的;以這樣驚喜且溫馨的感受離開關山鎮,始料未及但回憶卻也深刻入裡!

       離開關山的雨勢絲毫沒有減緩,由197縣道途經的池上鄉田野景觀,沉入灰黑的混濁空氣中,未採收稻作的金黃色澤異常突出,別有一番活力抵抗死寂的鮮明意象;六十石山亦隱沒於大雨及灰厚的空氣之中,毅然決然地提前下山,沿途卻也從灰暗中,隱約望見壯闊的縱谷平原景緻。這場大雨來得突然,隨著氣候變化所觀賞到的景緻,卻也悄悄地呈現不同形式的風貌,甚至帶著朦朧的美感。

       下午的氣候,似乎配合著今晚入住安通溫泉飯店而變化—雨水落下連帶著氣溫下降,於是一家人提早結束行程入住飯店;於家庭溫泉池裡,小孩們依舊活力充沛且嬉戲玩樂,大人們看得也樂開懷。雨勢漸緩,前往玉里的路上,黃昏的和緩光芒撥開層層的雲朵,雨水覆蓋的路面因而映射著繽紛的色彩,這場意外的雨,以締造如此的景色作為天明時的最終章,實在美不勝收。玉里麵起初作為勞動階級補充體力的麵食,最終因味美而名傳台灣;來到小木屋玉里麵店內品嚐,高湯、油蔥與麵條相互調和後,呈現出恰到好處的均衡美味,令我對這道平民式的家常料理,立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。步行十分鐘距離的東美冰菓室,一杯現榨的綜合果汁,初嚐一口時,被首先撲來的酸甜味制服;然而,過不了片刻後,濃厚的綜合水果芳香緊接而來;多喝幾口後,彷彿遇見內涵充沛的女子,頗有越相處越對其心神嚮往之勢。

       回到飯店休息後,於凌晨初醒,走至陽台抬頭望見滿天的星斗,又因此帶著愉悅的心情,再度回到溫暖的被窩。明天似乎很遙遠,但卻因為期待美的高昂心情,拉近了許多許多⋯

 

旅遊當晚的心情小品:

       日出時,翻滾的雲霧繚繞在山腰,紅黃色的晨光穿透其中,為關山樸實的街風,譜起浪漫的序曲;置身於關山的稻作田野間,回過神來竟已過了許久,才得以前往關山的棋盤式街道中,尋找一年前於此地感受到清新氛圍;遍佈老屋的街顏依舊,只是此刻我已轉變成抱持著探究的心前來;騎完三分之二的環鎮自行車道,不旦以居高臨下的視野俯視關山鎮,更穿梭其中體驗田野樂趣;雅客倈咖啡店的老闆娘,見面後詢問我一年前是否到訪,詫異於她驚人的記憶力外,也與她閒聊開了;台東老屋的咖啡店有何不同?我覺得它們著實是透過咖啡,實則與人言談而建立關係為首要,商業氣息沒了,卻多了很多很多的人情味,關山的雅客倈咖啡與龍田阿榮柑仔店的咖啡皆是如此。午後六十石山的雷雨襲來,登高雖不見景緻的壯闊,卻在離開的途中,頻頻停車只為一探披上朦朧外衣的景色,下午氣候的急遽轉變,似乎悉知今晚入住於安通溫泉飯店,氣候轉變及氣溫下降,使得一切安排顯得那麼地剛好;小木屋玉里麵及小菜、東美冰果室的現打果汁,養活了我們的味蕾敏感度,也撐大了我們的飽足感,今日的行程悠閒又不失意義,明天我們再繼續前進…

 

行程:

台東縣.關山鎮.清晨騎腳踏車.巡禮日出及市區 (5:30~7:00)-> 

台東縣.關山鎮.環鎮腳踏車道及老屋巡禮 (7:00~9:00) -> 

台東縣.關山鎮.弋式風莊園民宿.早餐 (9:00~11:00) ->

台東縣.關山鎮.雅客徠咖啡.享用咖啡及午餐 ->

花蓮縣.富里鄉.六十石山 -> 

花蓮縣.玉里鎮.安通溫泉飯店 -> 

花蓮縣.玉里鎮.小木屋玉里麵.晚餐 -> 

花蓮縣.玉里鎮.東美冰菓室.享用水果冰、現榨果汁 -> 

花蓮縣.玉里鎮.安通溫泉飯店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