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:台東.八天七夜之旅.第七天

       睜開朦朧的雙眼,檢視各方視野所及之處,腦海裡浮現昨日夜訪小野柳的情景,精彩絕倫的知性探索終究結束了,多日來沿著海岸山脈環繞行旅,來到了最終站台東市。雙手緩緩撐開微透光的布簾,依傍綿延山形的市區景緻映入眼簾,約莫早晨六點的時刻,臨時起意駕車前往老舊市區,藉由徒步行走飽覽當地的人文風情。沿路Coldplay的Yellow依舊伴隨耳際,它總是輕中帶重地喚起內心某些生疏的音符,等待著我譜出專屬的樂曲,而後從嶄新中感受著曼妙。這趟前往市區的路不近,而我卻因Yellow展開內心的視野,將沿路市區景緻看得好似清新的樣貌,或許我又即將著迷於那陳舊的街道,一不小心便失了神,久久佇立於歷史的洪流之中。

       烈日並未捷足先登,它僅僅緩慢地側著身,越過建築或樹葉間的間隙,停留在街道上人們的安然身形及建物的古老容顏;日光行進時因此些的遮掩,造就不規則的明暗對比於閣樓窗台,對此抬頭觀望之時,形形色色的窗花綻放於眼前;走過一棟又一棟的歷史建物,眼前所及的世界猶被經典的百花叢所形塑,儼然穿越時光隧道來此與之相遇。文化街、安慶街及和平街,作為歷史悠久的市區街道,它們於清晨展現如此的人文風情,實則令我為之傾倒。世界隨著心境而呈現其樣貌,此般的奧義再次深刻領略。

       回到飯店後,吹響了起床的號角,驅策著大家一同前往餐廳享用早餐。小朋友逗趣地倚靠牆邊量測著自己的身高,招致服務人員滿心的微笑;餐廳滿座之下,我們移至大廳的桌椅,依舊不改彼此說說笑笑的習性,食用今日萬物的恩典。晨餐後,駛向上坡的路段,掠過山野中的人家,頂岩灣四格山的階梯步道展延於眼前;攀登直至制高點,身處涼亭內,依舊阻擋不住那股無風吹拂的焚熱感,但眼前山河相互依戀的景緻,強制破除了感官的禁錮。由遙遠的左前方,目視都蘭山矗立的秀麗英姿,歡聲輕唱的卑南溪從旁淳流而過,穿越過右前方的三座橋身,浩浩蕩蕩地直奔太平洋;溪流對應心流,一路因循著內心的牽引,視線導向出海處沖積而成的台東平原;承載著數千數萬存在於此的居民,發揮了他們的生活想像,讓這塊寶地續留代代傳承的美好。天地間蘊藏的絕美景緻,於山河的動態間完整揭露,卑亢激昂的唯美感受,又令我再次回望那山那河多次,依舊不減對這般美景的積極想望,以致於確確實實地將此刻的自我,毫無保留地寄託於此。炎熱的氣候加劇下,終究選擇妥協而下了階梯,踏上前往寶町藝文中心的路途。

       脫下鞋置放於一旁,腳踏著墊高的樓木地板,儘管姿態如此輕巧,嘎嘎聲響依舊跟隨著腳步而來;明亮的採光輝映四方寬敞的空間,走在漸近衰減的日光所鋪設的走道上,前方兩眼所及之處,懸掛著水彩特展的畫作;頭戴傳統頭飾的原住民少女,在那微微日光的反射下,流露著親切自然的微笑,見了亦不禁展顏歡笑以對。與駐守的人員交談中,偶然得知此地為日據時期的行政中心,後方則遍佈大量的公務人員宿舍,幾近年久失修而半傾頹圮。這些訊息勾勒出自我的好奇心,以致於輾轉步行至後方觀看,只見大量或白或綠的鐵皮,隨機以補丁的形式依附於牆上及屋頂。這群歷史久遠的建物,以實用的方式遮風擋雨,卻連帶削弱矗立於人們眼前的英姿,進而無法喚起風起雲湧的興致,追尋那些年種種的陳憶往事。停留好一片刻,我更加明瞭那股在地化的潮流,總得寄託著先行者而起,也將勢必連帶著揭開這座島嶼的過往身世,或許自那時起,便不是自以為的亞細亞孤兒。

       午餐過後,為史前博物館之行立下了緩衝。午後時刻的小曼咖啡館尚待開啟,提前於這座老屋前等候,無論是路旁花草的陪襯點綴,抑或色澤斑駁門面的牽引注視,皆引來如實卻新穎的感受。屋內等待餐點之際,舉目望著傳統的屋樑架設,最終由數根立柱撐起整座屋頂,由上至下完整地檢視這棟老屋內部的結構精髓,貼近親切的感受因而應運而生。小朋友們於昏黃燈光下專注作畫,輔以口裡富含嚼勁的水果鬆餅、適時的一口冰拿鐵,在靜謐且唯有互動迴響的陳舊空間裡,閃爍著家庭凝聚而起的花火—旅途於此刻也許僅具形式,神情的交流互動方能燃燒不盡。結帳時透過店員得知,台東許多地區一周中的店休日為星期三,但也有些店家為星期一休息,我則開玩笑地說著:「你們真好,一星期可以休息兩天!」語畢,臨走前留下滿屋子的笑意,作為個人的自然回饋;拉開大門同時,一旁牆邊舒國治所提「山水最美在台東」映入眼簾,對於這句話所帶來的內心風景,實在同意得無以復加。

       踏上史前博物館的階梯,來到寬敞的二樓空間,輾轉尋覓才進入「台灣史前文化」的展覽入口。眼前偌大的投影平台,投射著台灣這座島嶼的地形身世—依循年份而呈現地形變化的影像,並加以旁白式的簡介,讓觀看者以從無到有的方式,飛快地參與島嶼形成的過程,徹底誘發奧妙般的思維—大自然變化之必然,而人類存在之偶然,生命也許只是在一場意外中所誕生,因此才顯得這般珍貴。地形生成中,由於水資源的聚集,開始出現了動植物,也因此出現了人類。於是,延續地形變化的訊息,豐富的動植物類別展覽,也讓人看見這座島嶼充沛的生命活力;人類物種起源與演化的脈絡式介紹堪稱精彩,向上連結至各洲大陸、向下連結至台灣島嶼,為人類群聚後下個階段的文明發展,鋪設了十分穩固的認知。依此循序漸進,開始步入原住民族群的展示區,介紹了各族群的人文風情、建築形式及生活事物,接著展示了個別的宗教信仰,將台灣太始之初的文明萌芽,逐漸引領至深邃的各方原住民族群發展。精彩程度不在話下,但卻因為參訪時間超乎預期,後段的參觀只能被迫加快速度進行,走馬看花之下遺留了不少的缺憾。看著五點即關上大門的史前博物館,內心也暗自潛伏著下次再訪的模糊念頭。

       半年多前,於燈光微亮之下,推門進入cheela小屋,單點橘皮拿鐵後,開始四目張望店內的陳設;不待片刻後,一杯輕巧的拿鐵所帶來的風味,即催化出感覺中的美好意向。半年之後,駕著車欲離開台東市區前,這股清淡芳香的風味又再次襲來,橘皮拿鐵的影像清晰浮現,驅使著我踏上當初尋覓它的足跡,來到了氣味中的渺渺夢鄉。初嚐一口,那熟悉的酸甜柑橘美味再次躍入意識之中,旋即引領至一片曼妙的境地,尾隨而來的咖啡香氣繚繞於四周,將氛圍帶至融合後的高峰,因而不自覺形塑著輕快順暢的記憶。追尋回憶的當下,卻也同時替未來埋下未知的伏筆。

       晚餐後,道別市區前往知本的沿途中,天色漸暗下,深藍色的山形與田野景緻,吸引著我忍不住多望兩眼,就此直至天暗之際。入住溫泉飯店後,小孩們於床上興奮地手舞足蹈,小女更是直說十分期待前往溫泉泳池—樂此不疲的童年玩性及溫熱舒適的順暢感受,足足盤據當晚直至臨寢睡去。今日的旅程緩慢而悠閒,實乃為了明午別離返家而刻意鋪陳。

 

旅遊當晚的心情小品:

       清晨時光走訪文化街、安慶街及和平街,清新的晨光掛在老屋的容顏,似乎多了笑容以迎接這一天;斑駁褪色的窗花,點綴著老屋的古典氣質,新舊兩樣對比的氛圍,飄散在空氣中,引領著我前去親身感受。初登頂岩灣四格山,秀麗的都蘭山、荒蕪的利吉惡地、台東市的平原地形、蜿蜒入海的卑南溪、跨越卑南溪的中華大橋、台東大橋及利吉大橋盡收眼底,眼前似乎呈現著待人細細品味的景緻,但視線依舊被卑南溪纏繞著都蘭少女的山丘所吸引,這般意象源自於自我的想像,似乎真實卻又滲透些許夢幻。寶町藝文中心作為日治時期行政長官的辦公處,委身於後的大片殘敗且荒廢的歷史建築,是當初公務人員的宿舍,也是現今等待被喚醒集結的歷史記憶,我們找到了自我嗎?也許還需要持續努力呢!小曼咖啡置身於老屋改造的身軀之中,古老的木造棟樑,依舊支撐著歷史性的外衣,但內涵卻換上新的時代元素,此種新事物建構在舊事物的基礎上,一直是我輩期許努力的目標;一份水果鬆餅及一杯拿鐵,以及一望即呈現的新舊並列訊息,讓人觸發人文的想像,也滿足了味蕾的躁動。
參訪台東史前文化博物館,循序漸進的台灣地理、歷史與人文知識,對我而言,猶如遇上了豐厚的知識題材,興趣濃厚以致於樂此不疲,只可惜1.5小時的滯留,遠遠無法詳細地參觀完整體的展覽,只好期許下次再訪。前往知本旅館途中,山巒起伏於天邊,締造了日落前優美的景緻;迫不及待戲水的兩姐妹,在床上手舞足道地跳耀,為今日的行程劃下了快樂的完結。初訪台東時cheela小屋的橘皮咖啡,至今仍難忘懷,那甘甜卻又略帶酸澀的柑橘香,幾乎融合入咖啡的香味之中;入口後,蟄伏在柑橘香後的咖啡香氣直撲而來,兩者若似搭配好的舞步,在口鼻中先後翩然起舞,也順道揚起了舒適的心情,在第二次的旅程中,一口接著一口⋯

 

行程:

台東縣.台東市.娜魯灣花園酒店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頂岩灣四格山.觀賞都蘭山及卑南溪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寶町藝文中心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老東台米苔目.午餐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小曼咖啡.享用咖啡及水果鬆餅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台東史前文化博物館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cheela小屋咖啡.享用咖啡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萬家香餃子館.晚餐 ->

台東縣.台東市.F HOTEL知本館 ->

泡湯、游泳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