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:新竹.市區老屋巡禮

       今年台南的二日遊行程中,於最後一站造訪林百貨,內部濃烈得化不開的陳舊氛圍,當下直觸及敏銳的情感,感受到曾經那麼熟悉卻又有些隔閡,因而開始想要拉近與老舊物品及建築間的關係—老舊以往被誤認為需要汰換,此刻卻開始靜下心來,透過對台灣歷史的爬梳,將建築置入其脈絡中進行情感上的同理,連結了實體與時空背景下的歷史故事,逐漸讓自己看待老舊的視野,轉向成一種向內包容的性質,也因此於其中開始看見了自己的一部分,也看見了它的美好。終歸到底,人也許不自覺地繼承著歷史而行,但歷史的元素卻深藏於潛意識中卻不自知;某個時刻,或許這些集結的元素一併呈現於前,硬生生地喚醒自己沈睡的那一部分,也許這些就是我的寫照吧!

       遠行於台東時,造訪了鹿野鄉龍田村的日治遺址,巡禮了台東市的文化街、安慶街及和平街一代的老舊建築;回到竹北後,開始回頭對自己居住地的歷史產生疑問?早已走過新竹市的東門圓環多次,但卻沒有一次像此刻一樣,懷抱著急於探索的興致,身在歷史漩渦中的我,或許終究會難以自拔,亟欲深刻地了解自己從何而來。新竹市區的老屋巡禮前,先來到了東門圓環旁的「花神咖啡」,帶著「少年台灣史」及「臺灣歷史地圖」兩本優質的書籍,點了一杯香醇的熱拿鐵,開始周遊於我的午後歷史時光;臨走前,與身為創辦人的夫妻倆聊天,聊到了先生於澳洲打工遊學時,從當地人採收農作物的作為中,見識了如何看待工作、金錢及生活的價值觀,因而產生了某種程度的衝擊;回到台灣創辦咖啡店後,也開始促使自己思考事業與生活的相對關係,因此咖啡店的營業時間僅至晚上六點,假日時段選擇不營業,而與家人相聚或親近大自然,營造一種適當且平衡的生活。我也向其提及懷抱著這樣的價值觀,從澳洲回到台灣後,也許因為沒有踏入台灣的社會中工作,而選擇開創自己的事業,才不至於讓這樣的價值觀消磨殆盡;我們的對話持續了片刻,同時也營造了彼此思考的空間,也許能夠從中獲得一些嶄新的想法,為我們的價值觀增添新動能吧!

       離開咖啡廳後,開始進行市區的老屋巡禮,著墨於歷史建物的細節觀察與拍攝,接近日落前的日光停留在建築上,彷彿賦予了有深度的生命力,老舊的元素此刻活躍於眼前,時間相對而言,似乎暫時停止了下來。專注於拍攝建物斑駁的窗花時,一旁帶著小孩的母親好奇地詢問:「請問你在拍攝什麼?」我則緩慢地重複:「窗花」二字,這位母親轉而提問 :「是否為了論文研究?」我則笑笑地回答:「純粹興趣而已!」這才讓我意識到,一路上當我佇足並向著一般人看似習慣的建物舉起相機時,似乎總被投以好奇的眼光;這也令我想起曾經於附近的街中游移時,眼見外國人士抬頭看著老舊建物,就這麼久久地注視著它們,然後拿起手中的相機拍攝下來眼前的景緻;在不同的觀景窗後,也許我與那位外國人有著同樣的歷史情懷,我們切身感受到眼前歷史的洪流,它在建築的主體內,但也許它其實只是源自我們的投射吧!但這樣的投射還不夠完備,還需要更加細緻才行!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