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索紐西蘭歷史的出發點

       第一次接觸約翰·達爾文的書籍為「帖木兒之後,一四〇五年~二〇〇〇年全球帝國史」,當初閱讀的過程中,首先被闡述歷史的架構所吸引,而後對全球各地帝國的內涵有所理解。作者去除傳統以單一國家為中心的方式,平行闡述階段性時間內,各地帝國型態的變化—讓觀看歷史的方式,以先理解各自發展的不同為前提,而後盡量地以貼近多元的觀點來進行簡介。這種方式破除了世界,以某個國家為中心而發展的學說;相較之下,方能以貼近觀察的姿態來理解,歷史所呈現出的內涵。

       走了一趟紐西蘭後,對世界抱持的好奇心更甚以往,開始沿著時間軸線,往回探索紐西蘭的前世,於是約翰·達爾文所著「未竟的帝國,英國的全球擴張」,成為我的參考書籍。作者的敘述架構依舊新穎,從最外層的帝國想像開始,一層一層向內探索,直至深層的內在意涵;過程中,闡述一件事而切換多方觀點的探討,比比皆是,同樣讓閱讀的我受惠不少。
伴隨大英帝國的演進,常見血跡斑斑的殖民歷史,加拿大、北美、加勒比海地區、南非、澳洲及紐西蘭中,白人初登上岸後,為了生存及利益,針對當地原住民,進行一連串的友好、結盟,乃至最後的反目成仇以致殺害,在這些地區不斷上演;如今,觀看這些歷史,衍生了文化相對論的疑問,何謂文明?何謂蠻夷?這些認知究竟是絕對還是相對而言?而這些認知,可以作為文明國家拯救蠻荒國家的契機嗎?進步如何定義?文明國家才能帶來進步嗎?種種的疑問,在三分之一進度的閱讀下,如雨後春筍般地不斷顯現。

       還記得於紐西蘭當晚夜宿農莊,與男主人在晚餐閒聊時,他提及對於接觸過亞洲國家的人,各種不同文化習性的觀察,以及衍生出的自己看法;最後,他提到了:「不管我們的膚色如何,每個人都是平等的,不應該去激起種族的歧視,來服務於個人的某些目的。」這些話對照我目前看到的書籍內容,其實是完全相反的呈現,究竟中間的過程發生什麼事,造就如此的不同?同樣也引發我莫大的興趣!不妨將歷史視為一門探索的學問—探索現在的自己及他人,為何是現在的樣貌及價值觀,以達成將自己放置於時間軸上的一個過程。需要了解的事物,似乎一直等著我們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