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作為人文與科學的表徵

       開始探討這個主題之時,選擇從貼近每個人的旅行觀點出發:從旅行造訪景緻所見的表象,如何引領一個人的內在變化,進一步從事與表象相關的「人文及科學研究」,最終再將研究成果透過外在呈現而出。這樣一整個環環緊扣的過程,個人深切地認為即是耳熟能詳的「藝術行為」。

       首先,先概略從了解人體開始,方能得知人面對外在事物時,如何產生內在的變化。透過目前腦科學的研究結果得知,人類從感官接受外界的訊息後,會送往情緒中心及決策中心作處理,而連結前者的路徑短於後者,因此人接受感官訊息後,優先會引發情緒反應,而後理性的分析介入,人便在理性(決策)與感性(情緒)的混合中,做出對外界刺激的相關反應。在這樣的運作機制當中,人的理性思考能力若未特別加以訓練,面對外界刺激時,將會很大程度偏向情緒性的反應,而文化傳統、社會潮流、家庭教育等等,均是此類情緒性反應的依據基準;然而,若是勤加鍛鍊理性思考能力,終究還是會偏向情緒性的反應,只在於情緒成份減緩多少程度而已。支撐這類的說法,立基點在於人類演化的過程中,面對外在刺激威脅時,迅速的情緒性反應必須立即被觸發,以保留人類在演化上生存的優勢;於是乎,任何有關於人能完全理性的說法,在這樣的觀點下被斥為無稽之談。最後,人類是情感動物的結論便應運而生,也才有眾多「情感偏誤」的心理學分析結果產生。

       由理性與感性的觀點來剖析人,似乎看見兩股對峙的力量;但事實上,理性與感性面對外界刺激時,若能採取完全相同的反應,根據腦科學的數據實測,腦波能夠呈現規律穩定的律動,也就是達到科學上所稱的腦波同調現象。於是乎,理性作為後來居上的強硬態勢,若棄守它與感性對立的態勢而退居於後,充份配合感性的支配,身心便整體統合為一。感性僅是一個由外在概略稱呼的名詞,實則於內在由容易被「意識」捕捉到的程度,從淺至深分別為個人潛意識「陰影」及集體潛意識「原型」;後者猶如涵納人類由古至今,對於自然萬物的資料及經驗庫,其中包括了對於大自然的嚮往,因此具備人類共通的性質,常言的「人性」也意指此處。從這些觀點來看,人性是趨向於接近大自然,從中發掘出自身存在的「真理」,並進而誘發出「歸屬」於天地間的感受,這樣的感受經過眾多人的事後詮釋,是愉悅的、讚嘆的、活力十足的、富含感召力的,甚至是踏實的。總而言之,在身心統合之下,造訪鬼斧神工或壯闊秀麗的景色之後,人常能當下有感於內在的平靜而誘發異常的激昂,有股欲將感受一托而出的衝動,這便是由大自然挑起的人性初衷,也就是藝術行為的開端。

       面對大自然的當下,急欲抒發被觸發的感受,透過外在的素材將感受呈現出來,常見的媒介有文字、圖畫及樂曲,由此延伸出各式形式,包括詩、小說、攝影、素描、水彩畫、油畫、歌曲、音樂等等有形藝術品;因此,事後的觀看者面對這些藝術品時,若能在同樣身心整合的情形下,亦能充份感受到當初創作者受大自然激勵的情感,而進行自我的再次詮釋。然而,離開大自然的景緻後,那股激昂的感受依舊餘波蕩漾,常倚賴事後的「想像」企圖再臨故地。開始從記憶回想的過程中,試著重現它在時間及空間上各種「輪廓」,更進一步細微探究時間變化之下,地勢型態的演變,以及依傍於此生活的人們與大然產生的互動。透過想像而來的滿腔疑問,試著以「科學方法」按照「人文事件」發生順序抑或因果關係排列,以利於從輪廓而深入內裡,進行更進一步地了解。於是,在餘存且激昂感受的驅動下,透過人文與科學相互交會的運用,將引領這般感受的大自然,於內在以各面向予以清晰化,連帶也釋放情感於探索的過程中。因此,最終的無形藝術品,也許便是經過自己的探索後,由口道出、由筆寫下或由筆繪出,有關於大自然各面向的描述或知識。

       探討藝術、人文與科學間的關係後,深深覺得人人應當皆為藝術家,從而在生活中展現藝術行為,畢竟此攸關於「釋放感受」的議題—人們的基礎經濟生活得以保障後,唯有身與心皆平衡之下,才能真正過著幸福又快樂的生活。最終回到了旅行的議題,如何才能構成一趟「深度旅遊」?若從藝術的觀點出發,也許一趟旅程能觸發一個人,面對大自然時那種澎湃的情感,產出有形或無形的藝術品,或許這才是真正的「深度旅遊」吧!畢竟因此帶來的是一種「無可取代的愉悅感受」,進而獲得「重新認識自我」的關鍵機會,以此些「無形價值」作為對應旅費的「有形價格」,所展現「深度旅遊」的形式,相當具有進一步結合藝術及經濟觀點的可信度。

       2017年11月在紐西蘭Lake Wanaka的我,深受當地一天之中不同時段下,呈現不同優美景緻的震撼,前所未有地體會到感官全開並且異常專注,那股感受至今仍然如漣漪般不斷地擴散。回到台灣後,我轉而將這份感受,導引至對於這座島嶼的關懷,以及自我日常生活的深層關切,持續讓自己步上生活與藝術相連的軌道。常有人看著旅費停滯不前或語帶批評,但那終究只是單獨錨定在旅費下的認知或說法;看待事情需要以「全然視野」觀之,需要尋找對應旅費的「價值」所在,而發掘價值攸關於「了解自我」;當這些哲學式的脈絡清晰後,他人的說法對於自己而言,也許只是一個微弱的附加訊號。重點一直都是:透過旅遊中帶來的回饋,只有自己能全然感知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