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轉千迴的溫情

        奔走於職場,一方面關注人員派系的情勢發展,另一方面還得專注於技能的成長與發揮,他是一位共通且寫實的父親代表。承載著眾多事務後,脫下面具而跨入家門,職場的紛擾使得內心百般糾結。這股無形的阻力,防礙了呼吸線性的舒張,總是週期性地截斷,取之於自然的最後一口氣,胸口連帶而生的窒悶感受,讓他儘管卸下面具,感官功能卻依然消失殆盡。其實,他感受不到溫馨家庭的一切—女兒拿著故事書要求陪讀、女兒嘰哩呱啦談著學校的趣事、女兒雙眼發亮的神情,只是依憑著緊繃的心,等待著一觸即發的聲響—那樣的聲響儘管微不足道,卻足以導致天翻地覆的回應。他以為回到了家,但其實沒有,心還陷落於職場的紛擾之中,實際上,只有身體回到了家。他無能說出口,其實他等待著那些紛擾,還給他最後那一口氣、還給他自由盡情地呼吸;但他一點兒也不主動,只倚賴著外在微弱的聲響,引領他言語上的狂野奔放,去戰勝禁錮內心於過往的惡魔。於是,女兒的撒嬌及好奇協助了他,但卻無辜成為暴烈言語的受害者;這時父親的身心合一了,但女兒的心卻被悲傷佔據;原來這一切都沒有好轉,僅僅是暗自驅使著一種轉移的過程—從一個人的身心分離,轉移至另一個人的身心分離。

       回過神的父親,端詳著眼前哇哇大哭的女兒,他回想起方才的所作所為,進而想抱著她、安撫她,卻無情地被拒絕;懊惱於這些種種,他開始以脈絡的方式,思考著究竟為何造就這番情境。他看見無形的困擾,造就此時的身心解離,因此呼吸不順暢、情緒低落及每一吋肌肉緊繃;於是,他沉著地思索面對的姿態,以至於能化解往後此類的內部危機。他最終得出一個結論:時時刻刻注重自己的感受。透過主動與自己對話的方式,為任何感受歸納出對應的肇因,來熟悉並掌控自己的情緒變化,並於必要之時,自行紓解任何情緒的不快。一整個夜裡,這樣的內省功夫百轉千迴,一旁的女兒於哭泣中已睡去多時,想著想著⋯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透亮的窗光揭開一日的早晨,昨日的悲傷氣息似乎已煙消雲散,父親用著平靜的心,如實地看著自己的女兒,他突然有股內心融化的感覺—女兒的眼裡藏著隱隱微亮的光芒,用微笑的形狀包裹著而直達他眼裡;那道不絕的光芒揭露她稚嫩的小臉,顯得如此地純真可愛,而又那樣地平易動人。父親伸手摸摸她的臉龐,接過她小巧的身子,安置於自己的雙腿之上,雙手環抱著她的身軀,側臉依偎在她的頭頂。這一切來得晚了,但卻在百轉千迴之後,得以深刻地沈浸於這般溫情之下,真正地展露彼此的情感。父親也因此深切體認到:身心統合或許是人存在的基本權利,父母與小孩應該處於情緒對等的狀態下,方能溫情地相互溝通與交流。這一刻這位父親無以明言的愛,振動了自己的內心,眼角微微滲著暖暖的淚水。原來,愛很簡單,僅需要如實觀看、專注當下、用心體會,而不是將內心惡魔的形象披掛於外在,進行無謂、無意義的武裝戰鬥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