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的家庭分工

       兩人因為情感上相互屬意,透過更加貼近的形式相互結合,以加深日常生活的情感交流,便形成所謂的「家庭」。情感的親密帶動身體的親密,因而形成自然的生命結晶,家庭的成員也開始增加。家庭在結構上成形於「日常生活」之中,以促進成員間的「情感互動」為首要目標,結構若要穩固,必須持續關注兩大支柱「心靈」及「物質」—「心靈」:由「情感歸屬」所指向,再進一步由「情感關切」所指向;「物質」:由「實體建構」所指向,再進一步由「費用支出」所指向。

       常見切割「心靈」及「物質」的責權方式—女主內、男主外,以分工合作的態勢維持此結構。男主人扛起物質層面的責任,為家庭建構出實質的形體;而女主人本著心靈層面的精神,為家庭建構出歸屬的力量。當男人與女人本著各自的責任,在能「同理彼此的辛勞」之下,便能「同心協力」建構一個存在於「生活」中,並著重「情感交流」的優質家庭。然而,情勢卻不同於想像,主要礙於以下種種的偏誤:一、人經歷過事情後,所產生相對應的感受,只有自己最有機會了解,而他人一概無法詳知;但一般人常不去了解自身的感受,連帶對方的感受亦遭忽略,造就只顧著直接將自身的情緒,順勢附加於語言中傳送給對方。二、人常將自身參與的事務視為最重要的,而在沒有參與的情形下,將對方的事務貶低為次要的;於是,常有我高你低的想法產生,並透過言語傳送比較性的意涵給對方。

       家庭生活中類似的情境屢見不鮮:老婆在家忙著照顧小孩及安頓家務,逐漸讓她失去耐心;剛下班的老公,由於上班用腦過度,此時只想腦袋放空,於是便癱坐在沙發看著電視。老婆煩躁至極的情緒已瀕臨爆發,當她看見一派輕鬆的老公悠閒自若時,終究忍受不住而訴諸陣陣的責罵。儘管老公說著今日上班的疲憊,老婆由於在情緒誘發的無名火之中,僅以一句「我帶小孩比你上班還累」予以反駁,這時老公也被這樣的言詞觸發惱怒,回覆「妳閒閒在家好嗎?拜託!我每天都要上班好嗎?」於是,一場家庭紛爭便由此展開,最後甚至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 如何思考這樣的紛爭呢?如果由組成家庭的初衷,納入方才歸納的偏誤,再一起看待各成員的責權,會不會理出一套幸福分工的解決辦法呢?換言之,透過由上至下的脈絡式思考家庭分工,會不會有不同以往的見解呢?首先,在於「目標」層面,家庭存在於生活中,冀望達成情感交流。於是,無視於兩人各自在何領域忙於何事,一旦兩人相遇時,必須將心思的重心拉回生活當中,專注於兩人的情感層面。再者,在於「溝通」層面,致力於內心平靜緩和之下,先求詳細理解對方的感受後,再將自身感受透過言語精確地表達出來。於是,不會在捨棄理解對方的情形下,不明不白地將自身的情緒性語言一哄而出。最後,在於「阻力」層面,以平等的權重看待家庭的兩大支柱,開啟充份覺察自己及對方感受的契機。於是,無關乎誰比較重要以及誰對誰錯,這些話或許皆是情緒使然,相遇的此刻必須放下偏見,在彼此對等之下,開始去理解自己及對方。

       幸福的家庭分工,來自於兩人盡力克服阻力,透過詳盡的溝通方式,達成家庭本質上的目標。這樣的期許難嗎?我認為有相當的難度!原因在於人性的偏誤所造成的阻力,而且阻力位於通往目標的最底層。或許能依循比例原則,將此理想境界的發生次數,盡可能的極大化吧!走在盡力克服的路上,增加彼此交流的次數,才能生成愛,也才能加深默契,而毋需豐厚的言語,便能以體貼的心思,輕輕地為彼此著想。所以,請依循「溝通」來取代「比較」吧!比較通常被一層「煩悶」的情緒包裹著「希望他人肯定」的渴望—由於不甚了解自己,也就覺察不到核心的渴望,以致於順勢依循情緒,表達出激進萬分的想法,卻因此自然關上溝通的大門,這應當不是人們所樂見,而應該極力避免才是吧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