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孩們的哲學概念先探

       根據腦科學的研究,大腦前額葉皮質區負責推理、判斷及必要時抑制情緒的功能,而小女小三正值自我意識萌芽之時,於是,我興起了陪讀並探討問題的唸頭,我們便一同看一本「我,是什麼呢?」的兒童哲學書籍。作者提綱契領分成多個章節,從動物、長大、差異、父母、外表及自由多個面向,以提問的方式進行自我的概念探討。書籍的第一章,作者從「你是動物嗎?」這個議題開始提問,書中並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,而是閱讀者們必須相互討論,才能針對這個問題形成「堆砌式的意見表達」,最後將一個可能較為完整的觀點整理出來。這裡僅呈現我與女兒們,針對其中一頁的討論互動情形,提供給欲傳授哲學概念給小孩們的父母,作為一個教學相長的範例雛形。這裡的重點應當放在討論的過程,因為一件事如果從不同觀點來看,通常會有不同的結果。

       作者藉由一個小男孩的觀點,寫下了大大的字體「不是,因為我會說話。」表達了這位小男孩認為「會說話的能力或行為」,區分了「人」與「動物」的差別。但同樣的頁面也同時呈現動物們的四個疑問,它們分別是:「動物沒有自己的語言嗎?」、「鸚鵡不會像人一樣說話嗎?」、「媽媽肚子裡的寶寶是動物嗎?」、「我們說越多話,就越有人性嗎?」於是,針對這四大疑問,我開始引導女兒們思考「會說話是人與動物的差別」這句話的真實性。

A. 動物沒有自己的語言嗎?

爸爸:「你覺得會說話是人與動物的分別嗎?」

女兒:「當然是啊!」

爸爸:「那妳怎麼確定動物不會說話呢?」

女兒:「因為,我從沒聽過它們說話。」

爸爸:「所以,妳是以動物不會說人類的語言為標準,去判定它們不會說話嗎?有沒有一種可能:它們其實說的不是人類的語言,但動物們彼此卻能聽得懂呢?」

(女兒開始若有所思)

爸爸:「簡單來說,有沒有這種可能:人說著人的語言,動物說著動物的語言,然後他們都互相不懂彼此的語言,而現在人因為不懂動物的語言,就下結論認為動物不會說話,妳認為這樣對嗎?更簡單地說,妳不理解或看不見的事物,就一定不存在嗎?

(女兒開始陷入沉思)

爸爸:「我舉個你們班上的例子:因為每位同學都穿著褲子,所以妳看不見或不確定誰沒有穿內褲,所以妳的好同學可能有穿內褲可能沒有穿內褲,但妳因為不知道到底有沒有,就開始嘲笑他沒穿內褲,妳認為這樣對嗎?」

(女兒搖搖頭)

爸爸:「所以,對於妳而言,不確定對方有或沒有,便不能說沒有,也不能說有,因為到底有還是沒有,只有對方最清楚。

女兒:「那小狗為什麼聽得懂人話?為什麼人說什麼它會照著做呢?」

爸爸:「妳問這個問題很好!代表妳開始從對方的立場想事情。小狗可能聽得懂人話的內容,也有可能只是聽得懂人話的聲調起伏,以此作為推估人話所要表達的意思。同樣地,我也不確定,所以,我無法肯定也無法否定。」

B. 鸚鵡不會像人一樣說話嗎?

爸爸:「妳認為鸚鵡會說話嗎?」

女兒:「會,他們會學人說話。」

爸爸:「小男孩認為人會說話,而動物不會說話。既然動物不會說話,那從動物裡找出其中一種動物—鸚鵡,我們發現他會說話,那這樣我們還可以認為說話,是人與動物間的分別嗎?」

(女兒搖搖頭)

爸爸:「所以,當妳擁有一樣東西而對方沒有,妳可以說擁有這樣東西,是妳跟對方的區別。一旦從對方成員裡,隨意找出任何一位擁有這樣東西,那麼妳就不再能說,擁有這樣東西,是妳跟對方的區別。

C. 媽媽肚子裡的寶寶是動物嗎?

爸爸:「媽媽在小男孩的想法裡一樣是人,但現在肚子裡懷了一個寶寶,而以小男孩的觀點來看,因為寶寶不會說話所以是動物,妳覺得這樣對嗎?」

(女兒搖搖頭)

爸爸:「所以,到底媽媽跟寶寶一樣是動物,還是寶寶跟媽媽一樣是人呢?」

女兒:「寶寶跟媽媽都是人!」

爸爸: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形呢?因為我們的假設前提—會說話才是人,在身為人的某個正常情形下—懷孕,遇到了互相衝突的狀況—母親與寶寶個別是人及動物。所以,針對某件事情一個假設要成立,這個假設要能適用於事情的任何情況,只要任何一個情況不適用,那麼這樣的假設便不是對的。」

D. 我們說越多話,就越有人性嗎?

爸爸:「小男孩的觀點是兩個極端—會說話是人、不會說話是動物。所以,我們可以認為說越多話就越像人嗎?或是反過來說,說越少話越不像人而越像動物嗎?」

(女兒若有所思)

爸爸:「小男孩和熟悉的同學一起玩時,劈裡啪啦話講個不停,那麼妳覺得小男孩很像人嗎?由於小男孩個性害羞,當他走進不熟悉的人群後,他突然靜靜地待著而不發一語,那麼妳覺得小男孩不像人而像動物嗎?」

(女兒若有所思)

爸爸:「所以,當妳用一種行為區分自己(擁有行為)與對方(沒有行為)時,那麼自己某個時段沒有這項行為時,自己便會被歸類為對方。於是,妳不會一直是人,而是有時候是人有時候是動物。所以,這項行為不是區分自己跟對方的有利條件,也就是說妳不能單憑會說話這項行為,去區分人與動物,因為妳不會一直有這樣的行為,讓人與動物完全區隔開來。

       僅僅只有故事書兩面的篇幅,以及其上四個問題的探討,卻花費我們半小時的時間,思考這些問題很消耗腦力,然而,這些問題背後的討論乍看之下也許無趣,但其實可以套用在日常生活中,如何將自己歸類哪個群體的議題,這方面就留給看完這篇文章後,有心人士的自我思考課題吧!撥開事情的表面,進行關係上的深入思考,常會有意想不到的啟發,這些只有實際上做了才能體會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