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序

Posted on
Posted in travel photography, 墨爾本, 澳大利亞, 藝術攝影:Art Photography

一月即將自助墨爾本之前,跟隨者英格蘭庫克船長的第一次航跡,先後來到火地島、大溪地島、紐西蘭南北島、澳大利亞東海岸、帝汶及爪哇島,其中沿著澳大利亞東海岸南緯三十八度,直至最北端約克角的佔領島,期間細述的航程驚心動魄,而被我無意識中放大萃取出來。庫克船長一行人於佔領島插上英國國旗,連續施放三聲槍響並以喬治三世國王的名義,宣稱方才造訪的所有東海岸線為新南威爾斯之前,可是經歷了行船至大堡礁觸礁的情事,輾轉才來到宣稱英國國土之地。

兩年多的航程日記,之後幫助解決了英國國土之內罪犯過多的問題,最初以流放罪犯的形式,航駕著第一艦隊承載著死亡無數的慘況,最終落腳於庫克船長造訪的植物灣,乃至於稍北的傑克遜灣即今日的雪梨港灣。該地初始的自我供給能力尚未建立,不時發生罪犯逃跑及人吃人的慘況,從致命的海灘讀來頗為震撼,至中期流放罪犯逐漸過渡成配給制,以此分配給農牧業人士,幫助澳大利亞此地的開發。後期時,流放配給制終究難逃廢除的命運,起因於此制度的重犯地,外溢的雞姦事件及管教的不道德情形,乃至於最終藍山及墨爾本近郊興起的淘金熱,成為壓垮流放制的最後一根稻草。澳大利亞的歷史充滿了流犯的色彩,曾讓當地人民洶湧而起抵制,企圖遺忘自身的過去而盡情靠攏英國,以致於成為另一道鎖鍊而無法真正自由。這樣的方式回顧他國的歷史,回顧自己所在地的意識形態,也深覺似曾相似而深感無奈(台灣其實滿需要類似「致命的海灘」這樣的偉大鉅作,以彰顯自身的過往身世)。接下來,即將深入澳大利亞流犯制度終結後,直至現今發展的歷史,以完成連貫式的歷史回顧,另有當地原住民旁支史觀的持續探究。

自1788年起,澳大利亞大陸上行政區域的劃分,大致維持著僅有東半部新南威爾斯殖民地(The Colony of New South Wales)的狀態,而以現今維多利亞州(Victoria State)的所在地,回溯至當時的歷史,仍然以菲利浦港區(Port Phillip District)的名稱,下轄隸屬於新南威爾斯殖民地。遠從海上活動尚未蓬勃,及歐洲白人尚未殖民並定居此區前,沿著現今的菲利浦港灣(Port Phillip Bay),由五個澳大利亞原住民部落,所組成的庫林國族(Kulin Nation)盤據著,他們同時也代表著庫林語言(Kulin Language)的五個語系,分別為Woiwurrung、Boonwurrung、Taungurong、Djadjawurrung及Wathaurong。

時間來到1834年,Edward Henty成為當時第一位定居(settlement)於菲利浦港區—波特蘭海灣(Portland Bay)的人士,此消息傳回當時南方的心臟形島嶼—范迪門斯地中的倫瑟斯頓(Launceston of Van Diemen’s Land),John Batman及一群投資者,便共同組成了菲利浦港協會(Port Phillip Association),該協會成員有銀行家、放牧人及東印度公司(East India Company)退休人員,以定居於菲利浦港區為該協會的主要理念。1835年4月,該協會一行人從倫瑟斯頓出發,穿越過巴斯海峽(Bass Stait),進入了菲利浦港海灣(Port Phillip Bay);由於該海灣受周遭地勢包圍,使得灣內水面平靜,採取約略直行的航線,便可抵達現今的威廉斯敦,而其中臨海灣的吉利布蘭岬角(Point Gellibrand)更是首當其衝。1835年5月,船行至現今吉利布蘭岬角時,由於水深選擇在此處下錨,並開始探索雅拉河口(The mouth of Yarra River)附近的區域,包含當時稱為哈伍德港(Port Harwood)的地方,現今稱為威廉斯敦(Williamstown),最遠直至現今墨爾本北方的多個行政區; 1835年6月,John Batman更私自與當地的原住民簽署條約(treaty),聲稱以地毯、小刀、斧頭、剪刀、鏡子、小麥粉、手帕及襯衫,與八位酋長換取了雅拉河及吉朗(Geelong)附近各2, 000平方公里及400平方公里的土地;同年同月,John Batman更派遣了另一支船隊沿著雅拉河上行,聲稱上行六英里處的水深且潔淨,並直言是個適合興建村落的地方。自此次的探索之後,John Batman便返回倫瑟斯敦,並計劃更大規模的遠征行動,以定居在雅拉河岸地區;Edward Henty定居在菲利浦港區的消息,以及John Batman前往雅拉河岸探索的消息,同時傳到John Pascoe Fawkner的耳裡,於是他私自購買了船隻,載著欲前往菲利浦港區定居的一群人,於1835年8月啟程前往雅拉河,並在現今企業公園(Enterprize Park)下錨、卸載貨物並定居下來,而他本人因為債務問題未能同行;1835年9月,John Batman再度由倫瑟斯頓前往雅拉河,因為發現已有定居者於此而深感不悅;然而,雙方在持續僵持不下的局勢後,逐漸開始同意大量的土地歸屬於任何人,直至1835年10月才來到此處的John Pascoe Fawkner,亦主張應該開始規劃土地的分配,而不要爭論究竟誰先到此地;然而唯有如此,才能符合John Pascoe Fawkner私下的利益盤算,當雙方一旦爆發武力衝突,將極不可能讓當時的總督Richard Bourke,認同此處的定居者,更遑論定居者取得土地的合法性。

1836年,Bourke廢除John Batman與當地原住民的協議,並給予協會成員適當的賠償,之後宣布此地為菲利浦港區的首都(capital);1836年同年,John Batman定居於現今位於Collins St.上的南十字星車站(South Cross Railway Station),當時稱為蝙蝠俠山丘(Batman’s Hill)的地方,雖然如今該山丘已弭平並興建車站,但還是可以透過附近興建的蝙蝠俠公園(Batman Park),亦即他當初乘船來訪而下船的地方,一併追憶其定居在附近的那段歷史;1837年,為了使得剛開始形成且未經授權的定居地,能夠走向正規化發展,測量員Robert Hoodle隨著Bourke一同到訪,針對當時上百位定居者,擬訂出第一個都市佈局(urban layout)計畫—Hoddle Grid,即特殊的棋盤式規劃建造出街道,但如今卻已成長至五百多萬人;在這段過渡時期,此地有著許多臨時且短暫的名稱,例如:因為紀念John Batman而命名為蝙蝠俠城(Batmania),或是因為當地人對熊有超乎尋常的喜愛而命名為銅熊(Bearbrass);然而最終在1837年,此地被納入合法的「皇冠定居地」(Crown Settlement),Bourke更以時任英國首相William Lamb—第二任墨爾本勳爵(2nd Viscount Melbourne),其「墨爾本」爵名來命名該定居地,而非他的姓氏「羔羊」(Lamb);1846年時,維多利亞女王(Queen Victoria)宣告墨爾本定居地為城市(city);1851年時,菲利浦港區自新南威爾斯殖民地獨立出來,成為新劃分出來的維多利亞殖民地(The Colony of Victoria),更將墨爾本市訂定為新殖民地的首都(capital);1851年興起的淘金熱(gold rush),讓移往此處定居的人數,呈現爆炸性的成長,同時也帶動墨爾本市更進一步的發展。John Batman及John Pascoe Fawkner當時定居於現今墨爾本市(City of Melbourne)的中央商業區(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),首開墨爾本市中心即中央商業區的定居潮,在現今的墨爾本市中心,因此可以發現許多街道、公園及事物,以兩位先驅的姓名來命名,足以可見墨爾本市的歷史,如何牢記在這座城市裡。

1835年11月,同樣身處於倫瑟斯敦的醫師Alexander Thomson,本著自身對於探索殖民地的喜好,同樣對當時的菲利浦港區產生興趣,便以「寄售的方式」(consignment)委託當時的船長Robson Coltish,運送著50頭牛及500隻羊前往至此區域;船長在菲利浦港灣裡不斷前行之下,最後接觸到了沿岸的陸地,選擇在當時稱為吉利布蘭岬角的地方卸下貨物;經過此次托運後的幾週內,陸續吸引了許多船隻越過巴斯海峽來訪;由於吉利布蘭岬角為鄰近區域提供了天然的屏蔽,許多初次前來的人們,因而決定於此定居下來,從而開啟了威廉斯敦的首次殖民探勘,及隨之而來的定居潮。然而,在1835年當時,新南威爾斯殖民地的總督Richard Bourke,因為得知從范迪門斯地來到菲利浦港區,絡繹不絕的擅自墾荒者,正與當地的原住民,私下訂立契約以交換土地,而感到極度不悅,便決定儘早引入官方的行政控制;在彙報給倫敦政府之後,充分獲得帝國的授權,在此地建立起合法的定居地,以杜絕此處非法定居區域的形成;除此之外,他還聲稱未經官方認可之下,那些與原住民簽署的協議無效,當然也包括當時John Batman,與當地原住民所簽署的任何協議,並且視這些擅自墾荒者為入侵者。隔年1836年,Bourke派遣William Lonsdale船長至菲利浦港區,任命他為警察局長、軍隊指揮官、民政局局長及原住民保護者,授權他以非官方的身份,履行Bourke對於當地的行政命令,因此當時基礎設施的建構,促進了菲利浦港區快速且有序的發展;在1837年,Bourke本人更親訪現今的威廉斯敦,以當時英國國王威廉四世(King William IV)之名,重新為此地命名為William’s Town,並委任測量員Robbert Hoddle提出了街道草擬計畫、指示丈量出第一批百棟建築的地段及提供相應的出售。威廉斯敦雖然是菲利浦港區,第一個行船下錨的定居地,曾經被考慮為現今吉朗(Geelong)至墨爾本(Melbourne)沿岸一帶新殖民地的首都,但墨爾本因為蘊藏著充沛的新鮮水源,而最終取代威廉斯敦成為首都。直到1851年淘金熱興起之前,威廉斯敦一直是當時墨爾本的一個重要「轉運站」(transfer station),由於此地的吉利布蘭岬角附近水深,對於大船而言是個下錨的安全地點,亦是貨物卸載上岸的好地方;對於欲前往墨爾本市的移民或旅客而言,此處亦是由大船轉換為小船,沿著雅拉河上行,或是船行至對岸的墨爾本港(Port Melbourne),再採用步行兩英里的方式,前往墨爾本市中心;直至1851年淘金熱興起時,由於過多的人潮及貨物湧入,對於墨爾本當地的港口造成過大的壓迫,於是開始在威廉斯敦及墨爾本港興建碼頭(pier),以紓緩墨爾本港口的壓力;間接使得採礦者直接取道此地前往採金地,除了定居人數呈現快速成長外,亦促使當地城鎮逐步的發展。

透過以上的歷史回顧,現今的墨爾本市中心(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)及威廉斯敦城區(Williamstown suburb),從范迪門斯地的定居潮來訪開始,糾結於當時當時新南威爾斯殖民地總督Richard Bourke所認為的非法性,而引起高度的注意;於是開始適時引入適度的都市建設計畫,為兩地提供了優良的基礎建設,並推動兩處定居地邁向合法化,以納入當時的行政體系管理,更為往後淘金熱興起時的發展,奠定了穩固的基礎。即將到訪的墨爾本,是一個相當常見的地理名稱,同時指的是墨爾本市中心(Melbourne City Centre)、墨爾本市(City of Melbourne)或墨爾本都會區(Melbourne Metropolitan Area);無論是哪一個,它們皆隸屬於更大的維多利亞州(Victoria State)之下,差別在於墨爾本都會區包含了31個市政當局(municipality),墨爾本市屬於其中一個,而墨爾本市之下,又包含了許多個城區(suburb)及區(district),它們分別是Carlton、Carlton North、Docklands、East Melbourne、Flemington、Kensington、North Melbourne、Port Melbourne、Parkville、Southbank、South Wharf、South Yarra、West Melbourne城區及中央商業區(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),最後一個也就是所謂的墨爾本市中心;每一個市政當局,皆會有市政府及市議會,地處在下轄的城區或區之內;墨爾本市政府(Melbourne Town Hall)及市議會(Melbourne City Council),便位於中央商業區之內。霍布森灣市(City of Hobsons Bay)亦屬於墨爾本都會區其中一個市政當局,而威廉斯敦城區便隸屬於其之下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