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Phillip Island

晨起:

       旅遊時期的晨起,總會悄悄拉開窗簾,輕輕向外探著頭,滿心期待陽光普照呈現於眼前;然而,墨爾本一天四季的氣候,卻應許著悠悠的灰白雲朵,作為今日的開場。不按牌理出牌是旅行時,相當常見的一件事情,這次是昨日造訪的Trinity College及Ormond College早已關閉,於是選擇在今日早晨獨自徒步拜訪。步出旅館接近墨爾本大學的途中,逐漸感受到非假日時段,腳踏車道的車潮,也發現工地等候開工的行列中,有著許多亞洲人的面孔。行人加快腳步前行、騎士加快踏板前進,這等繁忙趕往某個目的地的街道意象,漸次密集地在眼前上演。Trinity College大門開啟,但Ormond College依舊緊閉,為這趟大學校園的旅程,劃下了些許遺憾的完結。回程走在未依規劃的路線,發現未預期的建築、街道景象及店家,這種隨意行走帶來的小驚喜,常能在回憶中盤旋好久好久;轉角的咖啡廳也在這樣的驚喜下誕生,為我們早餐後的舊習染上新的一番色彩。

Brighton Bathing Boxes:

       往距離墨爾本CBD東南方向11公里前進,來到了Bayside區與Port Phillip Bay比鄰著17公里的海岸前灘,82座尺寸及比例整齊劃一的彩色小屋,便於其中的Dendy Street Beach之上,如衛兵站崗式地依序排列,它們有個家喻戶曉的名稱Brighton Bathing Boxes。持續維持著100年多年前沒電沒水的樣貌,除了是當地深具文化遺產價值的資產外,其木材結構、擋風板及瓦楞紋路的鐵製屋頂,備具英國女王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特色,更是深受遊客喜愛的景點之一。我們行走在黃褐色的沙灘上,悠藍清澈的海水一波波推進;有時澳洲紅嘴鷗似乎踮著高細的雙腳,無聲無息地尾隨於一側,有時卻遠遠注視著我們;繽紛、柔和、有趣、俏皮等等各式風格的小屋,一棟棟交替出現於身旁,原來歷史的演進,也能進一步讓海岸風情,成為視覺藝術集合的展示場。回溯到1862年,Bathing Boxes起初置放於Bay Street末端的水邊,而非今日Dendy Street Beach所在地;隨著1906年St. Kilda至Brighton的城市電車線開通後,導致人口開始增加,亦增加了許多Bathing Boxes的建造許可證;直至1930年代大蕭條之前,重分配了總額將近100至200個Bathing Boxes的位置。當大蕭條時期,在州政府的資助下,為了減緩失業率而興起相關的計畫,將所有的Bathing Boxes,遷移至Dendy Street Beach的高水位線上,或是直接將它們移除;然而1934年時,在氣候風暴的摧殘下,許多Bathing Boxes遭到嚴重破壞而零散在Bayside的海邊,於是透過移除或再遷移至現今Dendy Street Beach海灘後方的位置,以利興建藍石牆及步道;1979年代,政府試著將Bathing Boxes全部移除,但卻在居民、議會、各式文化協會等等的捍衛下,將其列入文化遺產保留下來。Dendy Street Beach有著彩虹小屋,也有著遠眺墨爾本CBD大樓的視野,可惜一年四季的墨爾本,雖然已是晴空呈現,但混濁的大氣卻令CBD大樓簇擁成團狀;看著清澈見底的海水裡,快樂嬉笑戲水的一家人,觸發了溫暖家庭的感受;回望身旁相隨的家人及錯綜的腳印,在這別具文化歷史意義的海灘上,除了留下了一同造訪的足跡,也因此建構了屬於我們家庭回憶的歷史意義。

Olinda Township:

       車輛平駛的狀態逐漸變為傾斜,我們正行駛在Dandenong Ranges—一群低矮的山脈於Mount Dandenong區爬升至633公尺的最高點,早已遠離墨爾本東側35公里遠;當歐洲人移居至此處後,這裡便成為墨爾本木材的主要來源。順著蜿蜒的道路,來到了同樣座落在Dandenong Ranges之上,且位居Mount Dandenong區南側的Olinda區。Olinda優雅柔美的名稱,取名自源於區域內的Olinda Creek,而此溪流則以維多利亞州當地,專注有活力的代理測量師Clement Hodgkinson其女兒Alice Olinda Hodgkinson來命名。在1890年代,歐洲人相繼來到Olinda郊區,該區域的木材提供了人們生計的來源;在1910年之前,深入東南方的大範圍區域,被清理作為園藝使用;而西方的雨林則開發為觀光區域,第一間旅館於1896年建造完成;1910年後,當初的園藝區域被乳牛業取代後,Olinda便進入旅館觀光的繁盛期。二戰結束標示著旅館的衰落,但完善的汽車運輸使得Olinda郊區的旅館,成為可以往返Dandenong Ranges其它旅遊景點的通勤宿舍,間接使得觀光客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,Olinda又再度活絡起來。我們似乎行走在Olinda的歷史中,卻也置身在Olinda-Monbulk Rd及Mount Dandenong Tourist Rd交界處的迷你小鎮上,觀看著鎮上相互比鄰的低矮房屋,咖啡店、飾品店、餐飲店及玩具店應有盡有;Pie in the Sky的肉餡派不若金牌名諱來得響亮,無法結合造訪當地的深刻回憶;但路邊商家通往後方庭園的小徑,卻能貫穿小鎮質美的歐式風情,直奔另一個翠綠天地的擁抱。佇立在交界路口,也許Olinda小鎮能盡收眼底,但它巧妙的地理位置,結合曲折發展的地方歷史,卻不免賦予我們一次有深度的短暫停留。

Grants Picnic Ground:

        我們仍然在Dandenong Ranges的範圍內,接續Olinda-Monbulk Rd後沿著Monbulk Rd,蜿蜒盤旋在Dandenong Forest過渡至Sherbrooke Forest的兩大林區之間,停留在以餵食野生鳥類出名,而成為深受歡迎景點之一的Grants Picnic Ground。在一旁的Grants on Sherbrook商店,購買好以飼料托盤數目計算的代金券後,便可在鐵欄杆處的亭內換取飼料托盤,然後即可拿著托盤走至戶外,等待成群鳥類動物飛來,可能站在餵食者的手上、肩膀上或是頭上,來啄食托盤中的飼料;這裡之所以獨特且受歡迎,在於可以近距離感受野生鳥類動物外,亦是Dandenong Ranges內唯一可以允許餵食的地方。Claire托盤ㄧ出,兩隻葵花鸚鵡(Cockatoo)隨即飛來,一隻站立在托盤邊緣上,另一隻站在在她的手前臂上,拍攝當下其實已經發覺鸚鵡長長的腳爪,幾乎形成環狀扣在她的前臂上,才近距離觀察到它們的腳爪龐大;Claire其實已經忍住淚水不動,以憋忍的微弱聲音訴說著手的疼痛,也只能告訴她輕輕在地上放下托盤,來試著減緩她的恐懼。再來Lucy接過托盤後,同時有三隻鸚鵡停留在她身上,兩隻跟Claire餵食時類似的位置,最後一隻站立在她的左肩上,只見Lucy微微低著頭用著眼角餘光,略顯害怕地看著左肩上的鸚鵡,並同時注意手上兩隻鸚鵡的動態,在我這旁人看來顯得相當的逗趣;抱持著體驗的心態拿起托盤後,旋即一隻鸚鵡也飛到我的右肩上,這時我才得以體會出Lucy剛才害怕的感受—擔心它大大的鳥喙往頭頂啄下;如果有一面鏡子可以看看此時的自己,想必應該更能娛樂大家吧!臨走前,Claire給我看著她ㄧ小處脫皮的手,然後開始哭了起來,我表面安慰著她,內心想著這也許是她回憶深刻的一頁。回頭仔細看看葵花鸚鵡(Cockatoo),隸屬於鳳頭鸚鵡科(Cacatuidae)家族中,21種鸚鵡(Parrot)中的其中一個物種,主要分佈在菲律賓、東印尼至新幾內亞、索羅門群島及澳大利亞;批覆著潔白羽翼,偶爾豎立起頭頂狀似葵花瓣的黃色羽冠,本著灰黑彎曲的大鳥喙,這些都是它們顯著的特徵;平均而言,它們是其它鸚鵡物種中體型最大的物種;在和煦的陽光照耀下,當它們展開翅膀飛行時,姿態相當的優美;當停留在定點時,顯現潔白厚實的身軀,疑惑地豎起優雅的羽冠,能夠近距離無阻礙地觀賞,真心覺得十分的美麗,但由衷的希望,大大的腳爪環扣在其它物體上,而不是我們裸露的前臂或手腕之上!

Puffing Billy Railway:

       Puffing Billy這個擬人化的名稱,實際上,指的是世界上僅存最古老的蒸汽火車頭,於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中的1813-1814年,由英格蘭的William Hedley、Jonathan Foster及Timothy Hackworth所聯合建造完成,當初是為了取代馬匹的力量,來用於拖拉載運煤礦的貨運車廂。從Sherbrooke區走近Belgrave區來到了Puffing Billy Railway的營運中心—Belgrave車站,即將在此搭乘列車,跨越至Menzies Creek區中的Menzies Creek車站,體驗沿路與雨林芬多精交會的順暢感受。買了門票後,經由驗票區來到月台間,棕黃色的候車亭中,懸掛著古老英式風格的時鐘,及頂著白髮且面詳和藹的調度人員及車長,靜悄悄地將一切氛圍拉回三、五十年前;一株開支散葉的樹木受午後陽光的蒙召,透過灑落的絕美光影,凸顯了黑底金色字體的Belgrave字樣,也驅使著人們想長坐在之下的白色長椅,細緻地感受微妙的自然變化。想像的時光拉回Puffing Billy Railway的古老光景,原先作為Victorian Railways五條窄軌距支線的其中一條支線,於1900年開始營運,原先服務當地農業及木材社區,由Upper Ferntree Gully車站作為支線的起始點,但由於1954年的山崩,破壞了沿線中的鐵道,於是正式關閉;1958年,Upper Ferntree Gully至Belgrave車站已併入寬軌距支線並電氣化,於是1955年成立的Puffing Billy Preservation Society,開始以維護此支線古老樣貌的願景,致力於恢復自Belgrave車站開始,直至終點站Gembrook之間的營運。回過神來,看見現今的鐵道營運,深受當地人們及觀光客喜愛,由古老的火車頭拉著兩側開放式的車廂,載運著乘客走在總長24公里的鐵路上,沿途欣賞著雨林植物及和煦日光的變化外,實際上,也一併走回那段陳舊文化的時光,讓人因懷舊的情感發酵而倍感溫馨。月台上眼前的鐵道工作人員,幾乎都是Puffing Billy Preservation Society的人員,來自於當地老人自發性地組成志工,肩負著心中文化傳承的使命,致力於讓世人看見這條支線的美好;由於不久前發生事故,乘坐時不若以往能將手腳伸出車廂外,此時僅能看著沿路景觀的變化。從Belgrave車站出發不久,於木橋過彎處的尾節車廂,直視著火車頭灰白的煙霧直衝雨林頂梢,除了向路邊的人們揮揮手,友善地致意外,還覺察到這座名為Trestle Bridge的木橋獨具特色。它建造於1899年,根據蒸汽火車通行所設計,透過14個木材支柱,架著離地面17英呎高的橋身;儘管懷著維持古老文物的本意,原先取自當地的木材,能安全使用的時間相當有限,於是這座木橋原始的材料並不多;然而,新換上的木材取自於昆士蘭州的桉樹,由於含有豐富的油脂(世人用來提煉成尤加利精油,有消毒、殺菌、除蟲及緩解肌肉痠痛的功效),於是使用在浸水的土地上時,可以抵抗腐爛及昆蟲的蛀蝕,得以維持超過40年的時間。乘著安穩的車廂,持續前進在雨林搭建的時空隧道中,列車漸漸慢了下來,停靠在Menzies Creek車站的月台;下車往火車頭方向前進,看見對比於老舊車頭的年輕駕駛員,乘客搶搭著與其合照外,又再次目睹那浩蕩混濁的灰煙,但這次卻是直衝上無邊際的上空,這一幕最後遂成為我回望Puffing Billy Railway的壯觀畫面,也是離去前的最後一面。

Maru Koala & Animal Park :

       走在環繞著Port Phillip Bay的公路,一路明亮的景觀相隨,接續著Western Port Bay東方的海灣弧線,直到東南方的Grantville區,越過可愛無尾熊為圖樣的招牌,我們進入Maru動物園內。乳白的鬃毛、深黃的膚色及友善的眼神,柵欄托著小馬的下顎且微風吹拂鬃毛的親近影像,Claire藉由相機而我則輕撫著它的臉龐,試著停留住此難得的片刻。除了鴕鳥之外最大的鳥類動物,人稱澳洲的鴕鳥—鴯鶓,其棕灰的身軀、墨黑的頭頸、三趾以適應奔跑、逐水草而居、喜愛人煙稀少的地方、喜愛雨水及游泳等等的特點,在台灣難得一見的特殊鳥類動物,此時正站立在眼前。沒有柵欄的隔閡,零散的袋鼠在眼前伸手可觸及之處,慵懶地側躺在草皮上,抑或母鼠哺乳著幼鼠,難得的影像使得我們一看再看外,更是藉此伸手順順棕黑的毛理;乘著斑駁的光影蹲立在袋鼠群中,彷彿被視為一家子;近距離觀看著它們的一舉一動,融入了袋鼠們所營造出來的靜謐時光,實為此行難忘的親身體驗。有時沉睡到歪頭,仍然緊緊環抱著尤加利樹,下方更是一片浸濕的黃土地,無尾熊就算中途醒來,也只是多看了幾眼,然後繼續閉目養神;偶爾面向我們一會兒,才得以仔細看著它們慵懶的樣貌,卻不清楚究竟是神遊,還是確實地看見我們;這樣恍惚懵懂的天真模樣,或許就是它們如此受歡迎的原因吧!頂著小巧的皇冠,本著玲瓏美麗的側臉,皆由藍彩般的拖尾禮服之中顯現,黃澄澄的午後陽光妝點著一切,柵欄上遇見優雅的孔雀,它好似逆著陽光正傲視著我們,一種豔冠群芳的氣勢實不為過,雄性豔麗的光彩在此顯露無遺。Maru動物園幾乎無屈於牢籠下的動物,也因此增加了許多與它們面對面的機會,踏入此處猶如進入半天然原始的世界,呈現著動物們真真切切的一面。

Cowes Township:

       透過澳大利亞的Phillip Island Rd,直接來到了Phillip Island,順著此路進入了Cowes區面向Western Port Bay的悠閒小鎮。決定Fish & Chips作為晚餐後,臨時起意於沿著The Esplanade的草皮上用餐;大片成群的澳洲紅嘴鷗,遍佈人們席地而坐的茵茵綠草上,孩童騎乘腳踏車刻意地衝撞,激起滿天飛舞的壯觀畫面;佇立在路旁,翠綠佈滿著坡面直至下方黃紅的沙灘,沙灘形成的美麗海灣弧線更是圈圍住灰藍的海水,此等景緻連帶著灰暗中透亮的淺薄雲系,蒼穹的天地間彷彿瀰漫著眷戀的氣息。眷戀著什麼?我想是行者與之交會並抽離時空後,這幅風景會不經意浮現心中的那種純純眷戀。選定一處得以飽覽開闊海景的草地,小心翼翼地開啟兩大袋Fish & Chips,深怕紅嘴鷗的半路攔截,熱騰騰的脆薯風味瀰漫在令人眷戀的眼前景緻,這頓特別的晚餐不在晚餐,而在於你一言我一語地閒話家常;我向Claire說了:「帶著妳一起出國,就是希望讓妳看看世界的不同樣貌,世界上有很多可能而不會只是學校教導得那樣,妳知道嗎?」Claire急忙說著:「這我早就知道了!」這句話一說完的當下,我還真希望她真的完全知道,因為這才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。束起等效一袋的Fish & Chips起身走著,視線依舊離不開眼前的海岸線,高聳樹木枝葉伸展的姿態,總能莫名地導引我至另一個想像的時空;Cowes Jetty上奮勇躍入水面以及海水中戲水的青少年,也使我回味著童年時的歡樂時光;擺脫父親直衝海邊的小孩童們,也觸發著我回望童年時的溫馨感受;Cowes小鎮這抹多情的弧線,幽暗間微透亮的隱喻,常將我帶向那些年的美好,怎能讓我不眷戀呢?輕聲細語地告別,是一種最佳的姿態,好將這份天地間誘發的感受,同樣也輕巧地收藏起來。

Phillip Island Nature Park:

       到達自然園區的停車場時,僅剩幾絲暗黃的光線,穿梭在漸顯幽暗的四周,而人群早已陸續湧入。觀賞澳洲小企鵝歸巢,必須等待天色暗沉之後,它們才會零散地浮游上岸,將肚內裝著海域捕捉到的食物,回巢後透過反芻的方式,餵養年幼的小小企鵝。Phillip Island Nature Park地處在距離墨爾本1.5小時車程的南方,隸屬於維多利亞州政府,是一座創立於1996年的保育園區,透過商業化經營景點的方式,取得必要的資金,來供應園區內動物的保育與研究;園區內有幾個吸引旅客的著名景點,包括Nobbies Centre(觀賞海豹、海豚及鯊魚)、Penguin Parade(觀賞企鵝上岸)、Koala Conservation Centre(觀賞無尾熊)及Churchill Island Heritage Farm,而其中Penguin Parade為今晚主要拜訪的景點。Penguin Parade為世界上唯一可以讓旅客,親自觀看企鵝生活環境的商業化場地,在天色未完全黑暗前,便滿心期待地提前在Summerland Peninsula面向Penguin Parade的觀眾看台上先佔用座位;觀眾台往Summerland Bay看去煞是美麗,淡黃的沙灘曲著且懷抱一波波渲染日落粉紫色調的海浪,隨著浪潮週期性的反覆襲來,那份高昂的心也跟著緩了下來;現場工作人員以飛快的英文,介紹著企鵝的季節性作息與特色;為了保護小企鵝脆弱的眼睛,相機一律不得使用,現場也僅以兩旁微弱的黃燈立柱,支撐著群眾視線游移的空間。遠看海浪已轉變成墨黑色的移動物體,紅嘴鷗白色的身軀在微弱黃色調的沙灘上徘徊,小企鵝上岸後僅以白色圓點呈現,多加細看後才能從紅嘴鷗分辨出來;一個、兩個、⋯六個圓點相繼出現,群聚在岸邊岩石旁,類似人們辛勤勞動後話家常,抑或等待其它同伴歸來,才一同穿越沙灘往各自的巢穴前進。從露天觀眾台離開,我們沿路追尋著小企鵝的足跡,好似高處柵欄的群眾替長跑選手加油一般,有的小企鵝迎面走來輕巧可愛,有的走來十分費力且中途會停下休息片刻,狀似年紀較長的老人歇息喘氣,然而仔細和其它小企鵝相互比較,才發現原來是肚裡裝的食物太多,使得圓滾滾的肚皮,影響到走路的速度及姿態;這樣的模樣可愛逗趣引起眾人發笑,儘管後來居上的小企鵝不斷超越,對於堅持走完路程,回巢餵養年幼小企鵝的舉動,仍讓人倍感溫馨;許多在巢裡熬不住飢餓感的小小企鵝,更是在半路攔截父母反芻餵食,讓我們親眼見識到,小企鵝一家人如何親密地互動。澳洲小企鵝,因為頭部、背部及鰭呈現靛藍色澤,於是又稱為小藍企鵝,是企鵝家族中體型最小的物種,主要分佈在澳洲南海岸及紐西蘭;成年的小企鵝身高平均約30-33公分,體重平均約1.5公斤,雄性體型又較雌性略大,平均壽命與海鳥一樣約6.5歲;黃昏回巢餵子時,會群體聚集行動,為的是提供一定的防禦,以免掠食者逐一捕捉。晚上已將近十點,從小企鵝上岸直至走路歸巢後餵子,完整地以旁觀者的角度,側看這類生物的生活奧妙;這樣一整個流程的參與,不會一直顧慮相機是否拍攝到畫面,反而能在腦海深處,印記著那些溫馨有趣的影像,包括小企鵝的長相、走路的神情與姿態及反芻餵子等等難忘的畫面;今晚真的令人難以忘懷,儘管那麼難得的親身體驗,終究還是搭著1.5小時的座車,回到墨爾本的旅館;今晚依舊那麼美好,許多動物相伴隨的回憶,也一併帶入了甜美微笑的夢鄉。

參考資料:

Brighton Bathing Boxes Association Inc.

A Place by the Sea

To Melbourne – Brighton Bathing Boxes

Visit Dandenong Ranges – Dandenong Ranges Map

WIKI – Dandenong Ranges

WIKI – Mount Dandenong, Victoria

Victorian Places – Olinda

WIKI – Olinda Creek 

WIKI – Olinda, Victoria

Visit Dandenong Ranges – Grants Picnic Ground

WIKI – Cockatoo

To Melbourne – Grans Picnic Ground 

WIKI – Puffing Billy (locomotive)

WIKI – Puffing Billy Railway

Friends of the Trestle Bridge

Maru Koala and Animal Park

Phillip Island Nature Parks

WIKI – Little Penguin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 

行程:

CBD suburb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 (早餐)

Brighton suburb

– Brighton Bathing Boxes

Olinda suburb

– Olinda Township

– Olinda : Pie in the Sky (午餐)

Sherbrooke suburb

– Grant’s Picnic Ground (鸚鵡)

Belgrave to Menzies Creek suburb

– Puffing Billy Railway : Belgrave to Menzies Creek

Grantville suburb

– Maru Koala & Animal Park (小馬、無尾熊、袋鼠、孔雀、鴯鶓)

Phillip Island

– Cowes Township

– Cowes : Fish & Chips (晚餐)

– Cowes Beach

– Cowes Jetty

– Phillip Island Nature Parks (企鵝回巢,全程禁止攝影)

CBD suburb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