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Phillip Island

晨起:

旅遊時期的晨起,總會悄悄拉開窗簾,輕輕向外探著頭,滿心期待陽光普照呈現於眼前;然而,墨爾本一天四季的氣候,卻應許著悠悠的灰白雲朵,作為今日的開場。不按牌理出牌是旅行時,相當常見的一件事情,這次是昨日造訪的Trinity College及Ormond College早已關閉,於是選擇在今日早晨獨自徒步拜訪。步出旅館接近墨爾本大學的途中,逐漸感受到非假日時段,腳踏車道的車潮,也發現工地等候開工的行列中,有著許多亞洲人的面孔。行人加快腳步前行、騎士加快踏板前進,這等繁忙趕往某個目的地的街道意象,漸次密集地在眼前上演。Trinity College大門開啟,但Ormond College依舊緊閉,為這趟大學校園的旅程,劃下了些許遺憾的完結。回程走在未依規劃的路線,發現未預期的建築、街道景象及店家,這種隨意行走帶來的小驚喜,常能在回憶中盤旋好久好久;轉角的咖啡廳也在這樣的驚喜下誕生,為我們早餐後的舊習染上新的一番色彩。

Brighton Bathing Boxes:

往距離墨爾本CBD東南方向11公里前進,來到了Bayside區,與Port Phillip Bay比鄰著17公里的海岸前灘,82座尺寸及比例整齊劃一的彩色小屋,便於其中的Dendy Street Beach之上,如衛兵站崗式地依序排列,它們有個家喻戶曉的名稱Brighton Bathing Boxes。持續維持著100年多年前沒電沒水的樣貌,除了是當地深具文化遺產價值的資產外,其木材結構、擋風板及瓦楞紋路的鐵製屋頂,備具英國女王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特色,更是深受遊客喜愛的景點之一。我們行走在黃褐色的沙灘上,悠藍清澈的海水一波波推進;有時澳洲紅嘴鷗似乎踮著高細的雙腳,無聲無息地尾隨於一側,有時卻遠遠注視著我們;繽紛、柔和、有趣、俏皮等等各式風格的小屋,一棟棟交替出現於身旁,原來歷史的演進,也能進一步讓海岸風情,成為視覺藝術集合的展示場。回溯到1862年,Bathing Boxes起初置放於Bay Street末端的水邊,而非今日Dendy Street Beach所在地;隨著1906年St. Kilda至Brighton的城市電車線開通後,導致人口開始增加,亦增加了許多Bathing Boxes的建造許可證;直至1930年代大蕭條之前,重分配了總額將近100至200個Bathing Boxes的位置。當大蕭條時期,在州政府的資助下,為了減緩失業率而興起相關的計畫,將所有的Bathing Boxes,遷移至Dendy Street Beach的高水位線上,或是直接將它們移除;然而1934年時,在氣候風暴的摧殘下,許多Bathing Boxes遭到嚴重破壞而零散在Bayside的海邊,於是透過移除或再遷移至現今Dendy Street Beach海灘後方的位置,以利興建藍石牆及步道;1979年代,政府試著將Bathing Boxes全部移除,但卻在居民、議會、各式文化協會等等的捍衛下,將其列入文化遺產保留下來。Dendy Street Beach有著彩虹小屋,也有著遠眺墨爾本CBD大樓的視野,可惜一年四季的墨爾本,雖然已是晴空呈現,但混濁的大氣卻令CBD大樓簇擁成團狀;看著清澈見底的海水裡,快樂嬉笑戲水的一家人,觸發了溫暖家庭的感受;回望身旁相隨的家人及錯綜的腳印,在這別具文化歷史意義的海灘上,除了留下了一同造訪的足跡,也因此建構了屬於我們家庭回憶的歷史意義。

Olinda Township:

車輛平駛的狀態逐漸變為傾斜,我們正行駛在Dandenong Ranges—一群低矮的山脈於Mount Dandenong區爬升至633公尺的最高點,早已遠離墨爾本東側35公里遠;當歐洲人移居至此處後,這裡便成為墨爾本木材的主要來源。順著蜿蜒的道路,來到了同樣座落在Dandenong Ranges之上,且位居Mount Dandenong區南側的Olinda區。Olinda優雅柔美的名稱,取名自源於區域內的Olinda Creek,而此溪流則以維多利亞州當地,專注有活力的代理測量師Clement Hodgkinson其女兒Alice Olinda Hodgkinson來命名。在1890年代,歐洲人相繼來到Olinda郊區,該區域的木材提供了人們生計的來源;在1910年之前,深入東南方的大範圍區域,被清理作為園藝使用;而西方的雨林則開發為觀光區域,第一間旅館於1896年建造完成;1910年後,當初的園藝區域被乳牛業取代後,Olinda便進入旅館觀光的繁盛期。二戰結束標示著旅館的衰落,但完善的汽車運輸使得Olinda郊區的旅館,成為可以往返Dandenong Ranges其它旅遊景點的通勤宿舍,間接使得觀光客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,Olinda又再度活絡起來。我們似乎行走在Olinda的歷史中,卻也置身在Olinda-Monbulk Rd及Mount Dandenong Tourist Rd交界處的迷你小鎮上,觀看著鎮上相互比鄰的低矮房屋,咖啡店、飾品店、餐飲店及玩具店應有盡有;Pie in the Sky的肉餡派不若金牌名諱來得響亮,無法結合造訪當地的深刻回憶;但路邊商家通往後方庭園的小徑,卻能貫穿小鎮質美的歐式風情,直奔另一個翠綠天地的擁抱。佇立在交界路口,也許Olinda小鎮能盡收眼底,但它巧妙的地理位置,結合曲折發展的地方歷史,卻不免賦予我們一次有深度的短暫停留。

Grants Picnic Ground:

我們仍然在Dandenong Ranges的範圍內,接續Olinda-Monbulk Rd後沿著Monbulk Rd,蜿蜒盤旋在Dandenong Forest過渡至Sherbrooke Forest的兩大林區之間,停留在以餵食野生鳥類出名,而成為深受歡迎景點之一的Grants Picnic Ground。在一旁的Grants on Sherbrook商店,購買好以飼料托盤數目計算的代金券後,便可在鐵欄杆處的亭內換取飼料托盤,然後即可拿著托盤走至戶外,等待成群鳥類動物飛來,可能站在餵食者的手上、肩膀上或是頭上,來啄食托盤中的飼料;這裡之所以獨特且受歡迎,在於可以近距離感受野生鳥類動物外,亦是Dandenong Ranges內唯一可以允許餵食的地方。Claire托盤ㄧ出,兩隻葵花鸚鵡(Cockatoo)隨即飛來,一隻站立在托盤邊緣上,另一隻站在在她的手前臂上,拍攝當下其實已經發覺鸚鵡長長的腳爪,幾乎形成環狀扣在她的前臂上,才近距離觀察到它們的腳爪龐大;Claire其實已經忍住淚水不動,以憋忍的微弱聲音訴說著手的疼痛,也只能告訴她輕輕在地上放下托盤,來試著減緩她的恐懼。再來Lucy接過托盤後,同時有三隻鸚鵡停留在她身上,兩隻跟Claire餵食時類似的位置,最後一隻站立在她的左肩上,只見Lucy微微低著頭用著眼角餘光,略顯害怕地看著左肩上的鸚鵡,並同時注意手上兩隻鸚鵡的動態,在我這旁人看來顯得相當的逗趣。抱持著體驗的心態拿起托盤後,旋即一隻鸚鵡也飛到我的右肩上,這時我才得以體會出Lucy方才的害怕感受—擔心它大大的鳥喙往頭頂啄去,如果有一面鏡子可以看看此時的自己,想必應該更能娛樂大家吧!臨走前,Claire給我看著她ㄧ小處脫皮的手,然後開始哭了起來,我表面安慰著她,內心想著這肯定是她回憶深刻的一頁。回頭仔細看看葵花鸚鵡(Cockatoo),隸屬於鳳頭鸚鵡科(Cacatuidae)家族中,21種鸚鵡(Parrot)中的任何一個物種,主要分佈在菲律賓、東印尼至新幾內亞、索羅門群島及澳大利亞;批覆著潔白羽翼,偶爾豎立起頭頂狀似葵花瓣的黃色羽冠,本著灰黑彎曲的大鳥喙,這些都是它們顯著的特徵;平均而言,它們是其它鸚鵡物種中體型最大的物種;在和煦的陽光照耀下,當它們展開翅膀飛行時,姿態相當的優美;當停留在定點時,顯現潔白厚實的身軀,疑惑地豎起優雅的羽冠,能夠近距離無阻礙地觀賞,真心覺得十分的美麗,但由衷的希望,大大的腳爪環扣在其它物體上,而不是我們裸露的前臂或手腕之上!

Puffing Billy Steam Train:

《待續》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 

行程: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 (早餐)

Brighton suburb

– Brighton Bathing Boxes

Olinda suburb

– Olinda Township

– Olinda : Pie in the Sky (午餐)

Sherbrooke suburb

– Grant’s Picnic Ground (鸚鵡)

Belgrave to Menzies Creek suburb

– Puffing Billy Steam Train : Belgrave to Menzies Creek

Grantville suburb

– Maru Koala & Animal Park (小馬、無尾熊、袋鼠、孔雀、鴯鶓)

Phillip Island

– Cowes Towship

– Cowes : Fish & Chips (晚餐)

– Cowes Beach

– Cowes Jetty

– Phillip Island Nature Parks (企鵝回巢)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