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. East Melbourne Suburb, City of Melbourne

Posted on
Posted in travel photography, 墨爾本, 澳大利亞, 藝術攝影:Art Photography

晨起:

早起漫步於清晨旅館附近的街道,才得以停下好好看著眼前這座建築—遍佈著紅磚並隱隱顯現出童話新奇的氣息,它是興建於1903年的Melbourne City Baths;出自於John James Clark之手設計,承載著英國國王愛德華任內的巴洛克式風格(Baroque’s style),座落於Victoria St.、Swanston St.及Franklin St.所圍繞的三角區域,由入口處的字樣設計,可以看出當時嚴格區分男女的使用空間;Melbourne City Council於1860年,於當時尚無全面的私人沐浴設施的情況下,推廣設立公共澡堂,主要在於停止人民繼續於Yarra River沐浴,以防止當時傷寒的傳播而造成多數人死亡;這樣基於公共衛生的原意,也逐漸催生出現今眼前的這座建築;然而,隨著時代的更迭,當初公共澡堂的用意已不在,由於疏於維護一度險遭拆除,卻保留了下來並進一步修復,轉型為現今游泳池、蒸汽浴、水療池、壁球場及健身房的使用場地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沿著Swanston St.而走,目光沿著長立方的建築而上,沒有華麗的山形牆,僅僅發覺最上方的1926字樣上,一位手持彎月手杖、身披長袍並留著大鬍子的老人雕像,以居高臨下之姿俯視著街景,在現代化的墨爾本街道上,參雜著神秘難消的氛圍,頓時引發我無窮的興致。關於這棟Druids House背後的故事,得追溯至1781年在英國倫敦所成立的Ancient Order of Druids(AOD)互助組織—它是英國第一個以鐵器時代凱爾特人,異教徒中如同牧師般人物Druids的肖像,所建立起來的團體組織;它們自詡為非宗教組織,並且以正義、仁慈及友誼為主要的行事原則。1851年在組織的授權下,其勢力開始登陸墨爾本,創建當地第一個名為United Ancient Order of Druids(UAOD)的AOD分支;該組織定期舉辦聚會、討論時事,更參加慈善事業的募款活動,並捐款給當地的醫院;在足夠的資金下,更於1926年興建眼前這座Druids House,意在作為該組織的國家總部;然而,在政府及雇主提供的福利增加之下,該組織因互助而存在的目的不在,最終停止了常規的聚會,眼前的Druids House便轉為經營酒吧及咖啡廳;建物南面依舊可見「Join the Druids」清晰的斗大字樣,間接勾勒出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情懷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RMIT University Swanston Academic Building外觀設計新穎,立面尖突在灰沉的早晨中,格外引人注目三分;晨間的後半段時光,沿著Swanston St.分佈的RMIT建築中緩緩流逝;市區電車依舊繁忙往返,路上的行人亦依此步調而走,晨間街道悠閒的氛圍因而逐漸消散,走回旅館的步伐也不由得加快起來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Mornington Peninsula:

今日我們與來自台灣土城的一位女孩共同搭乘導覽車,確定申請上雪梨大學後,她提前來到澳洲以適應環境;從墨爾本市區上車之際,我們一路聊到了莫寧頓半島的第一個景點,這樣看似漫長的車程,涉及到了東西方文化差異、教育理念及家庭相處三個面向的探討;女孩分享文化衝擊的經驗,我能完全體會並提出個人幾番的見解,畢竟近幾年針對這些差異性,也已經有一定程度的仔細思考,因此更能提出造就文化表象差異背後的本質性差異;也同時分享個人所擬定的家庭教育方針,如何引領自己的小孩至各個階段;女孩對於我的對談內容,除了表示認同外,還參雜著驚訝的言語,直問是否周遭與我們同年紀的好友,也同樣具備這些「開明」的想法?我則提到有這類的想法,乃是我刻意抽離文化的框架,才得以仔細分析身處文化的各項性質,並與歐美文化的內涵進行對照;倘若沒有覺察出身處文化的事實,則會持續在無形中被影響,將有很高的困難度進行分析;就在接近彼此談話的末聲,特別提到我們的想法與周遭好友相比較,只是個其中特例的回覆,讓女孩充份了解處理文化議題的複雜度,以及攸關個人健全發展的迫切性,一直都需要密切關注且勇敢付出行動。不用遠赴歐美國家,僅僅遭逢外在挫折而被導引至大量閱讀的習性,更因此擴展自身的視野、進行文化的反思,以及結合生活的反饋,這是自己深感相當幸運的一件事情,也同時累積起個人高價值的精神資產。

結束了令人精神鼓舞的對談,我們於一片開闊的景色中停下。身處於Aurther Seat這個多山又小規模的特定地區,於1802年John Murray少尉進入Port Phillip Bay後,由於相似於愛丁堡的Arthur’s Seat而命名;同年, Matthew Flinders上校亦在日記中,披露他曾到訪過此地;前Van Diemen’s Land總督John Franklin,則於1844年攀登此山。佇立於Chapman’s Point,有著Mornington Peinsula環抱Port Phillip Bay的清晰景緻,視線由此延展至遠方半島的彎角處,作為眼前平靜且蔚藍海面的分際線,簇擁的房屋則遍佈於半島之上;登高望遠參雜著悠閒氛圍,在於那一艘遠觀下的小船隻,緩緩駛過無邊無際的海天之中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悶熱的天光罩頂下,環繞著葡萄園小徑,置身在丘陵起伏之中;吧台前瀰漫著酒香,小杯試飲果有香醇繚繞,酒莊的旅程以此完整作結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先行於迷宮中的小木屋,乘著明亮的窗光享用午間餐點;薯泥及烤羊膝的高熱量搭配,再次讓味蕾起了敬謝不敏的詞彙,多餘的能量想必只能多走迷宮消耗了。灌木叢形式的迷宮,圍繞著中央噴水池花園,由Claire領軍帶著我們走出迷陣,沿路偶有灌木叢的不規則破口,看似遍尋不著出口時的強行結果,然而我們還是秉持慢慢摸索,好好體會走出迷宮時的成就感;接續走在玫瑰花叢及薰衣草叢的迷宮中,雖然有時狀似鬼打牆般重覆走在同樣的路徑,面面相覷後依然持續探索著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征服了所有的迷宮後,我們轉而擁抱水果的香甜滋味;初入Mock Red Hill Farm的店門口,面貌姣好的白人女子身著女僕裝,面露微笑用著異常緩慢的高音調,說著Thank You感謝我們的蒞臨;點了一只船槳盛裝的精釀果汁及水果乾,在一口口酸甜交替卻不因酸澀而軟化姿態的午後,神遊於澳大利亞上百年前的歷史故事,望見了英格蘭人、蘇格蘭人、愛爾蘭人及澳大利亞原住民的身影,一艘艘載滿流犯的船隻,如入無人之境地強行開啟現今回顧的史篇,恰巧也在空杯滿桌之時,完完整整地走過歷史的精華片段;外帶一瓶喜愛的氣泡果汁,最後那聲高音調的Thank You,在我回憶的空間裡迴盪,也順勢連結了果汁的美好滋味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順著ㄧ路上的搖光晃影,從Arthurs Seat suburb過渡至Rosebud suburb,從山林的芬多精過渡至海浪的透澈明亮;佇立於Rosebud Pier前,放眼望去淺白的沙灘及幽藍漸層的清澈海水,一舉擄獲我的想像直至天堂的願景;來自Port Phillip Bay被地形環擁的海水,平靜至僅有小浪一波波交替更迭,幾近無雲的晴空是耀眼的藍,而腳下規律擾動的海水,則盡是令人心情愉悅的淺藍;踏上向海中延伸的木棧道,心境亦同此延伸至天堂核心,乘著嬉戲孩童的歡笑聲,一步步本著無比敞開的心胸直向前行;這樣的美景之於我,適合徹底地發愣放空,至於Lucy及Claire則適合輕踏著海水,抑或挖掘岸邊的白沙,堆起無邊際想像中的任意形物;毫無遮掩的日光就此灑落,逕自造就眼前景物明亮的性質,更加增添了無比的光彩;就在我們離去前,這些迷人的景緻,就此轉為內心一首首美麗情感的詩句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Fitzroy Garden and St. Patrick’s Cathedral:

回程落於當地下班的時段,擁擠的車潮開始在CBD suburb湧現,導覽車走走停停之下,反倒有時間好好欣賞墨爾本市區這般景緻;今日的行程令人感到悠閒輕快許多,離日落約莫三個小時,我則再次獨自一人,踏上前往Fitzroy Garden的路程。刻意選擇這些日子尚未到訪的街道,卻盡是與大批人們迎面交會,感受到下班人潮的洶湧;除此之外,一座座建築輝映著午後微弱的日光,亦細膩地呈現出市中心唯美的一面。這趟走在Lonsdale St.的路程,輾轉發現Chinatown附近可供晚餐的店家,更順勢轉至Spring St.,再次遠望著St. Patrick’s Cathedral的三大尖塔,以及眼前黃紅耀眼的The Old Treasury Building;目光滯後於持續前行的腳步,迷戀著移動中各個變化角度下的The Old Treasury Building;日落前視覺上的調性,博得前些日子未曾有過的心神嚮往,堪稱這段臨時徒步旅程的意外收穫。取得左彎後眼前的廣闊視野,眼下卻滿佈著錯綜複雜的城市電車軌道;踏上這條Wellington Parade大道,直接通往Fitzroy Garden的西南方入口,為的是先行造訪其中的Cook’s Cottage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疏遠於現今的時間與空間,1755年於英格蘭北約克郡的Great Ayton村,由庫克船長的父母起手建造Cook’s Cottage,雖然庫克船長本人並未居住其中,但幾乎可以確定他曾拜訪過此處;因此,庫克船長那段遠航至澳大利亞,並順著東邊沿岸由南至北航行,最後選擇在北方Cape York插上國旗,宣示此點以南的東半邊為New South Wales,隸屬於大英帝國國土的歷史,間接透過這間小屋,連結至盎格魯薩克遜人於澳大利亞現身的初始情懷,訴說了澳大利亞部份歷史的艱辛,也隱約透露出些許的悲壯—因為開啟了大英帝國的另一紀元,眾多流犯冒著生命危險及最後的希望遠渡而來,更歧視與無情屠殺當地的原住民。隨著1768年庫克船長的母親逝世,以及1772年父親的離去,Sir Russel Grimwade於1934年買下此小屋,拆卸至一磚一瓦,並透過海運的方式,整批運送至墨爾本,然後再次重新建造起來,以作為維多利亞州人們,移居至墨爾本一百週年的紀念賀禮;經過多年來多次的修復,小屋外觀早已不是當年的建造樣式,但透過情感與之連結,卻依舊如此地鮮明。

日光透過樹梢灑落小屋,黃橙橙地隱喻著昔日的溫暖;環繞著小屋一圈,在四周花園內所營造的雅緻氛圍中,體驗著一個小家庭的純粹美好;庫克船長的雕像顯身其中,我則選擇在其背後,靜靜地想像他與這塊土地歷史的連結性;更進一步地,回想他那三段遠航所帶來的航海故事;我們是事後遊走於書面的回顧者,然而,他本人卻是懷抱著無比勇氣,克服航海中萬難的冒險者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遍尋著Fitzroy Garden內,拖著斜長光影之尾的日光蹤跡,時而身陷陰暗時而身處光明,遊走於灰階調性的兩端極致,心理空間亦隨之展延開來,雖說是視覺上的挑戰,卻也是心理上的奔放;放眼望去日落前綠油油的景緻,偶有參天大樹以夾道之姿,歡迎著我不經意的造訪;我是情感滿懷地連結眼前大自然的一小份子,卻也十分確信我不是寥寥可數中的一份子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走出了令人心曠神怡的美麗花園,佇立在Lansdowne St.及Cathedral Pl.的交叉路口,遙望著黑曜色的莊嚴肅穆,在暖黃的籠罩下解構,St. Patrick’s Cathedral卸下了前些日子的距離感,釋放出向前親近的迷人吸引力;這也許是我內心嚮往的建築,個人的情感不因微弱而任其全然掩蓋,卻因多方觸發而相形巨大,這是一種人與建築對話的美好情境,值得滿懷生活熱情的志士起身追尋。塔間不再晦暗不明,反倒成為我仰望留心之處,Cathedral Pl.狀似配合著午後的絢麗光彩,沒有繁忙的人車通行,獨留我一人踩著黃紅的步伐前行,直至St. Patrick’s Cathedral放大至滿幅視野,一舉誘發全然的欣喜感受。日落西山之時與此別離,走向Chinatown的擁擠人群,我與Lucy及Claire約好相聚,擠身於一位難求的日式拉麵店舖,在這異鄉的國度裡暖了胃也暖了心;猶記今日過眼而沉澱的眾多美好,自然而不造作,如同那幽靜的午後斜陽,就此幻化為渲染性質的回憶;隨性走在墨爾本的任一街道上,將因數度輕巧地觸碰而漫延襲來,嚐過那樣的美好,始能相信永恆的確存在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Mornington Peninsula and East Melbourne

 

參考資料:

Wikipedia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 

行程:

CBD suburb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 (早餐)

Mornington Peninsula

– Chapmans’ Point (遠眺半島彎角處)

– Montalto Vineyard & Olive Grove (藝術酒莊)

– Ashcombe Maze & Lavender Gardens (迷宮及午餐)

– Mock Red Hill Farm (水果酒及果汁)

– Rosebud Pier

CBD suburb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

Swanston St.

Lonsdale St.

East Melbourne suburb

Spring St.

Wellington Parade

Fitzroy Gardens

– Cook’s Cottage

– Diana and Hounds Fountain

– The Conservatory

– Model Tudor Village

– The Fairies Tree

– Temple of the Winds

Cathedral Pl.

St. Patrick’s Cathedral

Albert St.

CBD suburb

Lonsdale St.

Russel St.

Chinatown Melbourne

– Hakata Gensuke Ramen (晚餐)

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s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