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Posted on
Posted in travel photography, 墨爾本, 澳大利亞, 藝術攝影:Art Photography

今日是待在Ibis Melbourne Hotel and Apartment的最後一天,即將與連續四日絲毫不變的英式自助早餐道別;有別於前些日子,於早晨外出另尋咖啡店的情形,此刻在吧台點了一杯額外付費的咖啡;深深啜飲一口後,游移於放空的思緒之中,回味著定位此處而向外探索的多日情感,今日的早晨少了言語,卻多了許多緬懷的舊時光。

搭乘導覽車往墨爾本的西邊方向移動,身處於跨越Yarra River的Western Gate Bridge,放眼兩端景緻由都市轉變為工業型態的聚落,前方則是工業重型車輛的往返,一路就此沿著Port Phillip Bay所建造的公路直至Geelong,轉而向南方的Torquay為起始點,行駛在總長為243公里的Great Ocean Road,標識著Allanford為其終點站,但這次的行程最後預定停留在較為前方的Port Campbell夜宿一晚。維多利亞省南方海岸一抹微笑的唇型曲線,起源於一戰結束前的籌資計劃,以便能安排從戰場歸來的老兵,在人口稀疏的區域勞動以闢建道路;時至一戰時期,由於維多利亞省崎嶇的西南海岸,依舊只能透過海路及難行的叢林路徑抵達,於是興建這條路,除了紀念參與一戰不幸身亡的士兵外,更設想以此連通西南海岸上孤立的移民區域,並成為木材工業及觀光產業的運輸要道;此舉使得此路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紀念碑,全程以兩線道蜿蜒於各大知名景點,因此亦達成當初的目的之一—吸引全球各地的觀光人潮造訪。這條漫長的公路大致上建構在兩大海岸地形之上,一個是人稱衝浪海岸的Surf Coast,由於多為沙質地形,適合從事衝浪等活動而命名,主要分佈在微笑曲線右方的Tourqay,直至最下方的Cape Otway;另一個是人稱沉船海岸的Shipwreck Coast,主要分佈在微笑曲線最下方的Cape Otway,直至最左方的Port Cambpell;十九世紀起,南方海岸外的Bass Straight,為補給船及運送流犯或移民船隻,抵達維多利亞省及新南威爾斯州的主要航道;更由於此處煙霧繚繞、缺乏燈塔及風高浪大,導致船隻常撞上多為峭壁的海岸而沉沒,使得此處海岸地形以此著稱;遠在英國著名的探險家Mathew Flinder在世造訪時,便早以「從未看過比這還令人恐懼的海岸」細緻地加以形容。

日光淺薄地分佈在Anglesea小鎮上,廣闊的海岸邊,腳踏著黃白質地的沙灘向前,試圖與細線般擾動的海浪,取得更為相近的視野;遠方的岸邊峭壁首度浮現眼前,侷限住一波波奮力前行的浪;空中疾行的海鳥飛過,一瞬間的美妙畫面形成,它在我的心裡也同時在數位的時空裡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晨間的輕巧由Claire前後擺盪的鞦韆得知,而那樣的輕巧也連同我們,一起來到Split Point Lighthouse前;直聳的紅帽旁,無邊際的蔚藍填補了身旁低矮灌木叢的空間,獨留腳下消失在前方盡頭的黃色小徑;眼下一波波白浪在藍海的推進中起伏著,競相追趕直至崎嶇的岸邊,這樣的自然景象綿延了好遠好遠,也因此解放了自我的想像;另一側白色扇形的浪花,衝擊著Eagle Rock而碎裂,Eagle Rock承載著曜黑的陰影,穩固矗立著而傲視一切;兩處的看台顯露著兩種不同的景緻,相當值得一看再看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日漸正午時分,頂頭的日光強射而出,匆匆在幾乎睜不開眼的Great Ocean Road紀念牌坊前留影後,趕緊在導覽車裡吹涼之下,緩慢過渡至今日午餐的地點。在The Bottle of Milk點了兩個大漢堡,每個漢堡平分對半,似乎剛好適合台灣一個成人的午餐份量,但卻不曉得為何當時我能一個人獨享一整份,大概是周遭人們給予我的無形影響吧!一口冰咖啡適時緩解室外餘留的炙熱感,仔細嗅出蟄伏背後的咖啡香氣,往櫃檯後方的陳列架上一看,一包包烙印著Seven Seeds Coffee的字樣,這才浮起果不其然的快意。餐後步出室外閒逛Lorne小鎮,明顯體驗到氣溫節節升高的態勢;然而,海岸邊遍佈著從事日光浴的人群,顯露著安然享受的悠閒神情,卻與內心所想形成強烈的對比;站立在沙灘上,一連貫地目視整片海灘,視線卻因高溫導致的熱對流而些微扭曲,但遮陽傘下身著泳衣的女士,依然氣定神閒地ㄧ頁頁品味著手中的小說,卻不是特例般的存在,讓我體會到了海灘上鮮明的文化差異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乘著涼快導覽車而左右微晃,來到Kennett River樹林下聚集的人群前,三三兩兩野生的無尾熊或趴或睡於樹梢,緩慢悠哉的模樣頻獲眾人喜悅地稱許;偶爾清醒的片刻與之對望,大概堪稱是Claire值回票價的評價;仰著頭趴靠著、挺著屁股坐著並伸手環抱著樹幹,以此睡姿搭配著緊閉的雙眼沉睡,更像是引發不可思議般的可愛形象而令人印象深刻;成群的野鴨在交錯樹影間來回穿梭,為我們締造了離去前又一次的自然愉悅。走進Apollo Bay的便利商店,物色著明日的早餐,最後選擇了長條吐司及牛奶,臨走前挑了幾支冰棒,作為趨緩高溫肆虐的良方;行程已來至微笑曲線的最下方,自此之後,沿岸的地形開始轉變,即將觀賞到沉船海岸的實際樣貌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車廂內依稀聽見直昇機的螺旋槳,快速拍動空氣的陣陣聲響,走下車後迎來呼吸些微困難的窒息感受,此時的氣溫來到四十度以上的高峰,促使我們趕緊走進遊客中心躲避。遊客中心行走至Twelve Apostles約莫五分鐘的路程備嘗艱辛,連徘徊定點好好欣賞壯闊的地形也相當不易;每幾步除了頻繁喝水外,還需要練就刻意忽視高溫環繞的感受,專注直視眼前景緻的深厚功夫;綿延且高聳的峭壁海岸地形煞是壯觀,作為黃綠汪洋的浪花遠道而來的屏蔽,則是兩兩聲勢相當的態勢;矗立於其中多個巨形岩石,即為遠富盛名的Twelve Apostles,其為自然形成的石灰岩,由於來自南極海極長時間的不斷侵蝕,而形成鬆軟的懸崖,並且在其上造成越來越大的洞穴,最終倒塌或使得岩石從海岸分離出去,形成逐個孤立於岸邊附近的立石;最初,這些立石被命名為「母豬與小豬」,後來才改名為「十二使徒」;儘管岩石的數量至今只剩七個而非起初的九個,還是吸引全球各地而來的觀光客;火熱的陽光在一整片的海洋上,轉變為閃閃發亮的密集微小光點,隨著海浪上下起伏著,實為另一個十分令人著迷的景象;亦在不同層次的植物海中,看見海洋中百浪相互追逐的景緻,增添了此處不同視野中多樣的美。走回遊客中心後,儘管冰棒售價上百元台幣,依舊成為緊急消暑的絕佳配方,搭著導覽車上呼呼吹來的涼風,方能再次以常溫下的心境,前往下個景點Loch Ard Gorge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下車後氣溫依舊非常高昂,快速踩著階梯而下,在視覺錯位下,狀似兩大峭壁交錯而區隔成的扇形海灘呈現於眼前;泰半的陰影來自其中一個峭壁,適時投射在沙灘上,提供了造訪人們暫緩酷熱的地方;人們稱此處為Loch Ard Gorge,關於其名稱可由1878年英格蘭出航,前往墨爾本的Loch Ard號帆船開始說起;當時船上滿載著貨物及54人,由於天氣惡劣遇上大霧,無法透過儀器確定位置,並且無法得知距離海岸多遠;然而,等到大霧升起之時,露出的懸崖峭壁,使得船隻無法即時轉向而撞擊,在現今一旁的Mutton Bird Island沉船;船上僅兩人倖存,一人為Pearce抓住救生艇的船體,在上岸後聽見另一位倖存者Eva的呼叫,返回海洋中將她救起,兩人在現今稱為Loch Ard Gorge的地方上岸,並在尋求協助前在此避難。儘管背地裡不幸的歷史故事,為此處蒙上一層憂愁的色彩;然而,雙腳踩入冰冷透心的海水,抽離了這樣心境,更一舉逼退了炙熱所引發的煩躁;Claire一腳初踏入海水的尖叫聲,碰撞至峭壁響徹了整個峽谷空間;峭壁的紅黃色澤倒映在海面上,隨著微微的波浪擺盪,ㄧ度佔滿我的視覺空間;這些臨場的美,至今仍然難以忘懷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揮不去的蒼蠅並且死命往臉上鑽,成了走上大洋路後的困擾,小小的揮手動作,仍然無法將蒼蠅趕離臉部,尤其是它們頑固地想往嘴裡鑽去;經過事後的查證,似乎跟當地到了夏季缺乏水源有關,導致蒼蠅糾纏著人體有較多水分含量及深色的部位;走在前往觀賞The Razorback及Island Arch的路途上,忍受蒼蠅的行徑已到了一個極限,單手往臉部大力一揮,在來不及側看如剃刀背鰭的Razorback之下,鏡片便掉落在地上;檢查過後所幸鏡片完好,但鬆脫的螺絲已不見蹤影,試圖嘗試著在視線模糊下尋找,但最後耐不住高溫的太陽直射而作罷,這次的經驗堪稱意外中的意外。提早結束今日最後一個景點,略帶些許的失望乘著導覽車離去,而前往Port Campbell的旅館入住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進住旅館後,試了許多方法固定鏡片,卻都十分不如意;最終,由Lucy的眼鏡拆卸下一個螺絲,提供我使用才得以解決;眼見接近日落時分,我們趕緊走上前往Port Campbell Foreshore的路途;相當喜愛金黃並略帶粉紅的光線,渲染整條幾近無人的道路及街景,時而走在Lucy及Claire的身後,看著兩人拉長的身影重疊移動著,頓時倍感十足的溫馨。層層堆積的波浪雲朵,退卻並集結至日落時太陽的位置,光線得以往上穿透雲層,並以輻射狀發散至頭頂上方的整片天空,形成俗稱的「耶穌光」;更得以往下照耀眼前這灣口裡的海面,以及一旁的珊瑚礁岩層;細看之下,眼前絕美的日落景色,深深地令人著迷與感動,只想靜靜地呆立於此處,直至太陽沉落於海平面之下。為了目送此等日落大景,約莫到了晚上九點,才走進附近的餐廳尋覓晚餐;但左顧右盼鄰桌炸物盤據的景象,最後不由得捨棄點餐,至歸途中的便利商店購買泡麵作為晚餐;天色漸暗沉之際,我們藉由圓桌彼此湊合著,各自吃著泡好的杯麵,三言兩語談說著此地的一切;儘管這頓餐點不甚出色,但重要的卻是今日一整天的遊歷,值得我們日後再次提起而回憶;就寢前,步入路燈微弱的戶外,我們一同抬頭看著夜空滿滿的星斗後,便沉睡於這片專職締造美侖美奐的天空之下,使得明日能再度以活力之姿,迎接另一重美好的感官饗宴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Great Ocean Road

 

參考資料:

Wikipedia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 

行程:

Great Ocean Road (下午氣溫達43度)

– Anglesea Garden (玩盪鞦韆)

– Anglesea River

– Anglesea Beach (觀賞海景)

– Split Point Lighthouse

– Eagle Rock Lookout (觀賞海岸線)

– – Eagle Rock (遠處觀賞)

– The Bottle of Milk (午餐 : cheese burger, fire engine and iced coffee by seven seeds bean)

– Lorne Beach (觀賞海景)

– Kennett River (觀賞野生無尾熊)

– Cape Patton (觀賞海岸線)

– Apollo Bay (IGA超市購買吐司、牛奶作為隔日早餐)

– Twelve Apostles Visitor Facility

– Castle Rock Lookout(觀賞海岸線)

– – The Twelve Apostles (遠處觀賞)

– – Gibson Steps (遠處觀賞)

– Loch Ard Gorge (踩水)

– Tom and Eva Lookout (觀賞海岸線)

– – Island Arch (遠處觀賞)

– – Razorback (遠處觀賞、眼鏡螺絲脫落)

– Best Western Port Campbell Motor Inn (入住)

– Port Campbell Foreshore (觀賞日落)

– Port Campbell Shopping (購買泡麵作為晚餐)

– Best Western Port Campbell Motor Inn (休息、觀賞夜晚星空)

 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