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亞.墨爾本: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, City of Melbourne. Williamstown Suburb, City of Hobsons Bay

Posted on
Posted in travel photography, 墨爾本, 澳大利亞, 藝術攝影:Art Photography

晨起:

昨晚袋貂的俏皮印象,讓我們付出了步行回旅館,卻又如此膽戰心驚的代價;當地黑人於街道上出沒,伴隨著大聲的彼此談話;從身旁擦身而過時,盡量避免眼神上的接觸,並且加快腳步前行,是我催促Lucy及Claire之後,唯一能著手進行的事。今日晨起後,步行至King St.巷弄內的法國餐廳The Hardware Societe Melbourne;排隊的人潮在遠方走去時浮現,沒有事先可以翻閱的菜單在手,徒望著店內坐滿顧客的席次,無由地對菜色的美味,燃起十足的想望;被導引至空位後,翻閱著留白的菜單,簡短的英文字句,卻怎麼也激不起對應的中文語意;小心翼翼用著google翻譯APP,撥開食材名稱的霧霾,彈指之間化為清晰可見。雖說旅程即將行近至尾聲,好好學習食材英文的初衷,卻因爲連日來臨場的洗鍊,逐漸穩固地在內心成形;看著鄰近桌次的歐美人士,吃到甚至舔著刀叉,絲毫不放過食物的殘渣;再看著我們桌上的三份餐點,不禁興嘆文化造就的飲食差異,竟如鴻溝般的巨大;這時腦中盡是浮現蛋餅、肉蛋吐司及饅頭夾蛋,卻還是忍著反胃的感受,一口一口嚐著當地的美味早餐,畢竟實在是所費不貲啊!

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

由於面向Swanston St.的外觀正進行整修,因此錯失了一見宏偉建築立面的機會;取道於一旁的Little Lonsdale St.,沿著圖書館的步道前行,歷經了五種建築樣式,彼此比鄰銜接而成的建築主體,顯見其隨著時間變遷,逐漸擴建而成的歷史軌跡。

PROJECT-headline_SLVmasterplan_1000x410
照片敘述:自Swanston St.俯視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整體建築立面(包括大穹頂)。
參考網站:http://www.lovellchen.com.au/lc/slv-strategic-plan/

這座隸屬於維多利亞州的中央圖書館,由1854年開始建造,持續擴建直至1960年,使其成為澳大利亞最古老的公共圖書館,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特別的館藏,包括墨爾本拓荒先驅John Batman及John Pascoe Fawkner的日記,以及James Cook船長的航海對開本。1853年由當時的副總督Charles La Trobe、司法部長Redmond Barry及王后法律顧問Sir Redmond,共同發起建造一座結合「圖書館」、「博物館」及「藝廊」的建築;於是,如同以往的作法,舉辦了一場設計比賽,最後由熟知的建築師Joseph Reed贏得比賽,便由他進行主要的設計,並透過其繼承人,接續後來許多擴建的相關設計;連日來走訪墨爾本多處的建築,皆出自於Joseph Reed的設計,並且呈現出各種建築風格,不由得對於這位著名建築師的身世,產生了某種程度的好奇。其中的藝廊於1968年,分拆為昨日造訪的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;其中的博物館於2000年,分拆為多日前造訪的Melbourne Museum;此刻之後,這片將近七公頃的土地,便完全由現今的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所佔據。我們由Russell St.的入口處,寄放隨身背包後,進入了圖書館的Redmond Barry Reading Room;這裡是個方正的空間,寬大適切的平面距離間隔下,依序放置了圖書櫃及閱讀桌椅,穿梭走訪其中絲毫無壓迫感;等距的暗紅色立柱,撐起了環繞四周而摟空的二樓圖書空間,將佇立於一樓的視野,挑高直至屋頂,呈現出十足的開闊性;室內點亮的淡黃漸層色澤,互襯著玻璃天花板及四周半圓天窗,所滲入的幽幽淡藍色澤,亦呈現出無比的舒適性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步出Redmond Barry Reading Room的四方和諧,同時也進入Cowen Gallery的沉穩莊重,欣賞幾幅畫作後,即搭乘電梯直上穹頂(Dome)。囿於當時閱讀空間的不足,委託後繼Joseph Reed的建築公司進行設計,並透過英國的公司,於1913年建造完成這座八角形穹頂,同時也是當時世界上,使用強化混擬土建造的最大穹頂,直徑及高度皆達34.75公尺。

螢幕快照 2019-06-18 下午10.20.42
照片敘述: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內部樓層透視及導覽圖。
參考網站:https://www.slv.vic.gov.au/sites/default/files/Printable-Library-map-Oct-2018.pdf

俯視著La Trobe Reading Room發射狀木質桌椅的排列,並仰視著八角穹頂天花板的輕柔透光,絕佳的室內景緻,在環繞穹頂各樓層走著,並一抬頭ㄧ低頭不斷交替之下,盡收於眼底及心底。下行至La Trobe Reading Room,Lucy及Claire分峙西洋棋盤兩方,看似透過黑白棋子彼此對抗,卻是在摸索中任意行進,儘管純屬玩樂性質,陳舊木桌椅排列的空間中,亦留下了我們到此一訪的巧妙足跡。由建築師Joseph Reed所主導設計的第一座主要建築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,亦為早期維多利亞州公共建築的典範;呈現出室內空間的美學底蘊,將我們安置在四方裡享受,亦拔高至八角頂樓俯瞰,那是ㄧ種無與倫比的美好,佔據了整個早晨的時光,直至我們離去前的意識歸位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St. Paul’s Cathedral

輕躍上城市電車,順著Swanston St.進行短程距離的搭乘,再次轉換步行切人Finders Ln.,沿著St. Paul’s Cathedral行走;仰望著靠近北方的高聳尖塔(spire),然而這只是三大尖塔其一;對於歌德復興式(Gothic Revival style)的建築風格,有個人獨特見解的英國建築師William Butterfield,被委任設計St. Paul’s Cathedral,開始興建於1880年,直至1891年完成;建造完成前,由於William Butterfield辭職,當地的建築師Joseph Reed,接手後並衷於原設計完工;建造完成後,將近35年的時間裡,沒有任何尖塔的建築外觀,天際線相當水平完整;1926年時,才由雪梨的建築師John Bar,進行為數三個的尖塔設計;當完工時,正好也是眼前這座其中之一的尖塔—Moorhouse Spire,以總高度95公尺,成為當時墨爾本市中心最高的建築物,也主宰了自南方看來的天際線。

stpaulscathedral (1)
照片敘述:St Paul’s Cathedral完工初期,尚未有三大尖塔的樣貌。
參考網站:https://www.historyvictoria.org.au/collections-lounge/what-could-have-been-william-lucas-architectural-competitions-and-landmarks/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Joseph Reed除了完成教堂的主體建物外,也一併設計了與之相連的Chapter House,走過尖塔之後,不斷抬頭仰望著此設計傑作,亦順勢來到了三兩店家,凝視著安鑲在拱券(arch)中的優美櫥窗,並置身於一扇敞開的閘門前,所導引出穿越Chapter House底部的步道;我們選擇踩著階梯走過Chapter House的底部,偶爾回頭仰望走過的背地建物,澳大利亞罕見且具有歐洲特色的市容美景,在一投足一仰望的交替間,誘發出相對應的美妙情感記憶。沿著教堂主體的側身,來到了位於Flinders St.的入口處,越過窄門且給付拍攝費用後,開始了內部的參訪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承襲自義大利Siena Cathedral內部牆面的橫條紋樣式,在投眼之初,便深感新奇特殊;通往教壇的大道之間,低頭所見的特殊陶瓷磁磚(encaustic tile)地板,在這堂皇的空間裡,散發出古老宗教的氣息;倫敦的彩繪玻璃及威尼斯的馬賽克玻璃,為條紋式的室內風格,引領出生動的宗教想像;走進教壇後的聖像前,莊嚴的氛圍瀰漫著,讓人一絲不苟地呈現卸下面具的自我,在心底誘發出共鳴感受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19世紀最著名的英國風琴建造者之一的T. C. Lewis,在1980年建造了眼前這座管風琴,也與同期出自他手,1897年建造於倫敦的Southwark Cathedral管風琴,遙遙相呼應,一同顯現出在技術上及歷史上的重要性。這座隸屬於英國國教(Anglican)(新教聖公宗)的主教座堂,主因順著墨爾本城市的巨大發展,帶動Swanston St.成為當時的大道之下,才間接促成此處為該教區,而興建現今的St. Paul’s Cathedral;由於St. Paul’s Cathedral亦象徵著維多利亞州內,英國國教長久持續的焦點,因而具有高度的歷史重要性;1986年在雙方神職人員的促成下,近四世紀以來第三次,在位的羅馬天主教教宗John Paul II,以官方的名義參訪,隸屬於新教聖公宗的St. Paul’s Cathedral,使得在宗教的歷史上,留下了相當重要的紀錄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Flinders Street Station

佇立在St. Paul’s Cathedral位於Finders St.的門口處,往一旁Finders St.及Swanston St.交叉路口的方向望去,正好以45度角的視野,正眼對上Flinders Street Station的主建物,其以法國文藝復興式(French Renaissance style)建築風格建造, 建築立面的多種元素,包括全然對稱的組成、低矮的覆銅主穹頂(copperclad main dome)、極具古老鄉村風格的支柱(rusticated pier)、寬大的拱券(arch)等等,均可見其深受1900年代法國公共建築風格的影響;除此之外,可在建築立面上,發現眾多遵循新藝術運動(Art Nouveau)理念的元素,包括浮雕圖案及入口拱券上半部的花窗(leadlight window)圖案,顯見當時的建築師James Fawcett,深受此文藝運動浪潮的影響。新藝術運動崛起於1880年代,並在1890年至1910年達到頂峰,之後便因為透過大批商品普及,導致開始被忽視而沒落;此運動主張運用「高度程序化」的自然元素,作為創作靈感和擴充自然元素的資源,於是開始廣泛使用「有機形式」及「曲線」,特別是花卉及植物等;更不排斥使用機器,而是發揮其所長,使用如玻璃及鍛鐵等材料,以應用在建築方面,達到精雕細琢般的水準,因此被視為20世紀「現代主義」的前奏。

H87-61-8-LTAD81
照片敘述:Flinders Street Station橫跨Swanston St.至Elizabeth St.一整個街區的手繪建築圖。
參考來源:https://cv.vic.gov.au/blog/archive/beneath-the-dome/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arched-interior-of-flinders-street-station-with-victorian-stained-ERBEXW
照片敘述:Flinders Street Station內部大拱門上,代表新藝術運動理念的花窗(leadlight window),及各支線顯示列車離開時間的時鐘。
參考網站:https://www.alamy.com/stock-photo-arched-interior-of-flinders-street-station-with-victorian-stained-83231761.html/

建築立面下方成列的時鐘,顯示著各鐵路支線離開列車班次的時刻表;更有最下方大型拱券入口處的寬廣階梯,使得人們能佇立在階梯上,放眼望去城市呈現的美麗景緻;兩者各代表著「I’ll meet you under the clocks」及「I’ll meet you on the steps」,兩句墨爾本式日常諺語的出處;視線順著Flinders St.西邊的方向望去,車站的建築持續綿延且橫跨了一整個街區,直至Elizabeth St.為止,以高聳的鐘塔(clock tower)作收,其英式時鐘由當地的鐘錶匠F. Ziegeler於1907年完工。Flinders Street Station整體建築,一股作氣以L型姿態,盤據在墨爾本市區的邊緣地帶,隱藏著鐵軌及Yarra River並存的景象,亦正好標示著建築高度密集的中央區域,與低度密集區域的邊界。1882年當地政府決定拆除先前的小屋,改以新建的中央旅客車站,於是在1899年舉辦設計競賽,當時的鐵路建築師、雕塑家及工匠James Fawcett,及鐵路工程師H. P. C. Ashworth,贏得了第一名的獎項,開始以整體上概括而言,屬於英國愛德華自由式(Edward Free style)的建築風格建造,不過度追求華麗表象;然而,直至1910年開幕為止,亦無法如當初的設計內容完工;在1960年至1970年當時,一度有計劃拆除此車站,但卻在1975年時,公眾的認知開始轉向保留的方向而作罷;由於1980年城市環狀線(city loop)通車,消減此車站過度擁擠的現象,並降低其作為支配的角色;1989年欲透過計畫,轉變為以商店、餐廳及咖啡店為特色的市集地區,卻因為1990年代的國際大蕭條而作罷;直至今年,地方政府意欲重新恢復車站的活力,而再次舉辦國際設計競賽,讓文化傳承之下的古老建築,能結合新時代的元素,再次活躍於大眾眼前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Southbank, CBD and Docklands Suburbs

Princes Bridge

錯身而過Swanston St.上Flinders Street Station的建築主體,即將行至Swanston St.的盡頭,走上跨越Yarra River的Princes Bridge,而橋身的另一端則連接著St Kilda Rd.。即將於Yarra River河岸等候船運,一路遊覽沿岸風光直至Williamstown之際,眼前這座古老的Princes Bridge,也相當值得好好了解一番。回到了1835年,當時的第一批歐洲移居者John Batman及John Pascoe Fawkner,來到了墨爾本市中心(Melbourne City Centre),也就是現今的中央商業區(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),並沒有得以橫跨Yarra River的橋樑,而當時隸屬的雪梨殖民地政府,亦沒有可靠的資金以供興建,於是幾乎透過私人企業提供基礎建設;沿著Elizabeth St.及Swanston St.分佈的貿易商人們,彼此爭奪著跨越Yarra River橋樑的建造路段,儘管當時的副總督Charles La Trobe,意在由Elizabeth St.此處興建,但由於墨爾本市中心的快速發展,帶動Swanston St.形成城市的主要大道,於是抵擋不了私人企業選擇此路建造的決定;1845年之時,一座支架撐起的木橋(wooden trestle bridge)於焉誕生。1850年在政府資金的贊助下,以藍石及花崗岩製的單跨度橋身(single span, bluestone and granite bridge)取而代之,在隔年淘金熱(gold rush)開始盛行之際,人口激增亦帶來運貨流量激增,此座橋及Yarra River的擴寬正好能因應使用;直至1886年,再次修改橋身直至現今,橋下及側身的主要設計重點:透過藍石橋墩(bluestone pier)支撐著三跨度的鑄鐵樑拱券(three cast iron girder arch span),其上低矮的花崗岩半支柱(granite squat half column)支撐著橋身,拱券上的拱肩(spandrel)有著代表六個市政府(munipality)的盾形紋章(coat of arm),以明示它們當時對建造費用的貢獻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至於橋上的設計重點,在於橋邊的精細欄杆,及每個橋墩上的造型路燈。Princes Bridge留存至今,除了代表著19世紀晚期出色的拱橋(arch bridge)範例,也同時彰顯在墨爾本市中心蓬勃發展的那段時期中,在經濟、市區及人口的發展層面中,所扮演的重要角色。於橋上順勢眺望著兩岸的景緻,行至St Kilda Rd.後,向右側轉身步下階梯,風和日麗下黃濁的雅拉河水及城市摩登的天際線,混合著以當時威爾斯愛德華王子(Edward, Princes of Wales)所命名的巨大橋身,共同呈現出宜古宜今的特殊氛圍;雖說高矮不一的都市大樓蔚為新穎,但勾勒出這座城市的源起輪廓,卻始終是眼前的Princes Bridge及Yarra River;它們始終如影隨行,佔據了視野中適切的範圍,更像是娓娓道來的歷史述說者,橫跨連續的時空,呈現出古往今來的無形壯闊。等候許久,遊船終於靠岸載客,兩側低矮的邊窗透著日光,我們則在其中細緻地漸近熟悉,連日來未曾觸碰的雅拉河岸風光。

Williamstown suburb

乘著雅拉河(Yarra River)的河水而搖曳,Claire拿著相機拍攝窗外景像的背影,映射出被驅使的好奇心,都市的景緻逐漸擺盪在回首處,而進入兩岸工業設備成列的樣貌;西門大橋(Westgate Bridge)橫跨著河岸兩端,明示著即將抵達雅拉河注入菲利浦港海灣(Port Phillip Bay)的河口,也意味著威廉斯敦城區(Williamstown suburb)即在不遠處。採取逆著當時墨爾本市中心(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)與威爾斯敦城區共構歷史軌跡的方式,由市墨爾本中心乘著遊船前往威爾斯敦,出了雅拉河口後,透過眼前菲利浦港海灣的海水,首見大群裸露船桿的遊艇隨波起伏,視線隱約觸碰到了威廉斯敦的海岸線;置身於此起彼落的波動當下,回首墨爾本市中心,正是摩天大樓群佇立於海平面上,亦是西門大橋跨越大海兩側,顯現出前所未有而得以另眼觀察的特殊景緻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逐漸迫近威廉斯敦的寶石碼頭(Gem Pier),除了大排長龍的人潮外,更有著Quest Williamstown旅館,潔白優雅的美麗建築,大幅點綴著整體碼頭的景緻;威廉斯敦親切地散發出一股悠閒且陳舊的氣息,那是步下遊船走出寶石碼頭後,沿著Syme St.持續前行之下,映入眼簾的聯邦保留綠地(Commonwealth Reserve)所賦予;也是遇上Nelson Pl.後,沿著翠綠草皮持續前行之下,一棟棟整齊比鄰的兩層樓樣式,且完整綿延的維多利亞式風格建築所催化。聯邦保留綠地上,開闊恰似無邊際的空間,群聚著週末在此每一家人的歡笑,也吸引了Claire再度與紅嘴鷗玩起追逐的遊戲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沿著Nelson Pl.這條平行於海灣的街道而行,由南至北分別由Thompson St.及Pasco St.交會所界定的路段,標示著直至19世紀結束前,威廉斯敦依舊是墨爾本的主要港口,且扮演著促進都會區發展的重要角色時,此處曾經作為威廉斯敦第一個且最重要的商業中心(commercial centre);透過此路段繁華的歷史,也同時述說著透過當時的海上活動,定義出威廉斯敦重要特色的持久關聯性。沿著Nelson Pl.上璀璨的建築而走,不時抬頭仰望各式建築的特殊性,也偶爾眺望另一側由綠地與藍海共構的怡人景緻;這段路不長且走來輕鬆,讓人深感小巧卻又迷人,更像是一杯極度濃縮的咖啡,啜飲後呈現出的美妙風味,常能百般繚繞於自我想像之中,並且事隔多日後回憶起來,依舊能清晰地躍入當時的氛圍之中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持續沿著Nelson Pl.來到了圓環處,中央矗立著威廉斯敦紀念碑(Williamstown Cenotaph),為了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死亡的澳大利亞人,當地的市政府特別在此設立紀念碑,設立在臨近海灣及港口的位置上,更顯示著威廉斯敦當時以海運蓬勃的姿態,昂首沉思那段歷史歲月的傷痕;由此處面向海灣,中景呈現出若干遊艇漂泊海上的景緻,近景散落著高蹬細腳的紅嘴鷗,遠景則群聚著墨爾本市中心的都市大樓,三景依序重疊於眼前,盡顯出磅礡的氣勢;紀念碑與海灣景緻彼此相望,更加呈現出那股靜心追念,卻又天人永隔的壯大情懷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開始由Nelson Pl.來時的方向原路折返,但這次選擇踏上聯邦保留綠地上的小徑,陽光透過大樹灑落眼前的廣闊綠地,依舊是百看不膩的絕佳美景;Claire悄悄爬上一旁的大型船錨,恰巧與其對面年紀相仿的外國小女孩對望,這一幕好奇的神情看在我的眼裡,卻有那麼一點地希望她能向前,勇敢地進行簡短交談,回過神來也才告訴自己,這一切需要時間慢慢學習。步行至寶石碼頭時,順勢沿著突出的棧道走向底端,面向眼前寬闊的海灣,總有那麼一股心胸開闊的舒暢感受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來到Nelson Pl.尾端之時,接上了Battery Rd.持續前行,越過一旁工業廠房的地段後,眼前呈現出一大片的綠地及塔樓,我們來到了吉利布蘭德岬角海岸遺址公園(Point Gellibrand Coastal Heritage Park)及威廉斯敦報時球塔樓(Williamstown Timeball Tower),此處與墨爾本市中心的互動中,蘊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歷史。在行前序之中談論過,由於此處附近的水深,所以常是大船下錨的地方,也因此是墨爾本一個重要的港口。1837年,當時的新南威爾斯殖民地總督Richard Bourke來訪,擘劃威廉斯敦的地方發展後,眼前這處吉利布蘭德岬角,也在同年撥出部分的保留地,以供政府未來作使用。1839年,在此處以石製底座興建起木材的燈塔,以供當時的航海船隻使用;1850年代,建立起新的方形藍石燈塔樓(new square bluestone lighthouse tower),及木材搭建的看守人住所(timber keeper quarter);1853年,由於天文觀測必須遠離墨爾本的光、塵及煙,政府當局在此處的塔樓附近成立天文台,主要的功能為透過時間球的下降,準確地量測當地的時間,並廣播至墨爾本當地及此處海灣上的船隻;1861年至1926年,燈塔同時兼具置放時間球的設備,有別於以往單純作為通知船隻的信號設備,時間球會在每一天下午一點鐘下降,以供船長離岸停泊並調校船上的精密計時儀(chronometer),同時也會在晚上八點鐘,透過遮掩燈塔的燈光,以達到報時的目的;1932年至1987年,燈塔另以圓形的紅磚塔樓增高並將報時球自塔上拆除,同時以鐵製的捕捉器置放上方桅杆另製的銅球,燈塔回復至原先功能運作;1989年,拆除圓形的紅磚塔樓,恢復1850年代方形藍石塔樓,直至現在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1840年至1857年,由於當時電報尚未發明,威廉斯敦與墨爾本定居地間的航海資訊傳遞,便分別透過兩地的吉利布蘭德岬角及旗桿丘陵(Flagstaff’s Hill)樹立起旗桿,利用其上的彩旗(Bunting)及柳條編制的大球(Great Wicker Ball),相互通知對方前去船隻的航海動向;前些日子,在墨爾本市中心的旗桿公園(Flagstaff Garden)與袋貂相遇,其所在地便是當時旗桿丘陵的舊址;1854年,澳大利亞的第一條電報線,安裝在旗桿下的小站及墨爾本之間,提升了傳遞當地時間及航海資訊的可靠度。1855年,由於淘金熱興起多時,政府當局擔憂墨爾本遭受軍艦突襲的脆弱性,於是在現今塔樓所在地周遭,改造出半圓弧區域,以建構海岸防衛砲台(shore defense battery)及軍械庫(magazine),以加強對沿岸武力的防衛。透過吉利布蘭德岬角此地多重的歷史回顧,舉凡燈塔、天文台、報時球、旗桿、電報線及防衛砲台等多種設備的設置,均與當時墨爾本市中心之間,航海資訊的精確性、安全性、可靠性息息相關,足以顯見當時此地的極端重要性。風大惹得海浪密集地蕩漾,明顯察覺到此處的海水深度,相較於寶石碼頭的確來得更深許多,順勢見證了歷史上行船下錨的所在地;遠方海平線與淺靛藍的天際交會,大輪船停泊在微光隱隱的漸層間隙,為逗留的我們展示著奇幻的新奇景緻。

flagstaff_1858_piece
照片敘述:1858年從Flagstaff Hill的景觀台俯視墨爾本,可清楚看見當時豎立著旗桿,此幅畫作由George Rowe所繪製。
參考網站:https://lindenashcroft.com/

依循Battery Rd.向著來時的方向行走,左轉步上Kanowna St.,碰上一旁的外國人詢問前往車站的路途,答以持續直行即可抵達的回覆後,只見相同路程的我們,彼此的距離卻越拉越遠;事先查詢過班車入站的時間,才能讓我們如此悠哉慢行,沿途欣賞著居民的美麗家屋。緩緩的大彎路段,引領著我們來到1883年架設的木製Ann Street Footbridge,其以淡黃色澤的優雅,輕輕地越過鐵路軌道;如今威廉斯敦車站(Williamstown Railway Station)雖說已成終點站,透過此座橋仍可想像,當時列車行駛穿越橋下空間,通往下一站—鐵路碼頭(Railway Pier)站的昔日情形,而當時的鐵路碼頭站,便位於吉利布蘭岬角之上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開闊的站前腹地,促使威廉斯敦車站建築,逐漸以完整的樣貌呈現於眼前;木製的威廉斯敦車站興建於1858年,是全維多利亞州尚存第二古老的車站,第一古老的車站興建於1857年,為石製的聖基爾達車站(St Kilda Station);威廉斯敦車站同時也是全維多利亞州,尚存最古老的木製車站及木製公共建築;當時威廉斯敦車站所在的威廉斯敦支線(Wiliiamstown Line),是維多利亞州開通的第一條政府鐵路支線(Goverment Railway Line),早期負責連結墨爾本至吉利布蘭岬角的主要港口設施、軍事防衛設施及其它政府的活動,因此在歷史上扮演著關鍵的角色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踏入車站小門後,收票亭前方站立的警員知會我,老婆及小孩正在隔壁的洗手間,我驚訝地詢問:「你為何知道?」,只見他嘴上鬍子微翹且逗趣地說著:「她們告訴我的!」,後來我仔細想想原因,大概是這個車站平常人便不多,而我們又是東方面孔所導致的吧!過了收票亭,走上月台候車,月台的木製支柱與午後陽光輕巧地相會,而留下柔和的陰影;側看特有的斜脊式月台頂罩(hipped-roof platform canopy),為等候的旅客保留住許多優質的古老細節;列車此時已到站,踏上設置風格熟悉的車廂,前往新港(Newport)車站,以便轉乘至城市環狀線(city loop)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TFV-rail-network-map-2025-1-banner-1680x655
照片敘述:鐵路運輸網路圖,顯示Williamstown車站至城市環狀線中的Flinders Street Station。
參考網站:https://www.ptv.vic.gov.au/more/maps/

新港車站月台候車期間,撒著手中的飼料,一同餵食著斷了腳的鴿子,除了憐憫之外,我們也只能盡其所能地加以滿足;很快地又再度搭上列車,最後步出了弗林德斯車站(Flinders Street Station),短暫路過而造訪聯邦廣場(Federation Square),2018澳洲網球公開賽(2018 Australian Open-Mixed Doubles)觀賞轉播的盛況,十足地能從廣場上佈滿的人群得知;我們最後選擇安撫午餐未果的五臟廟,徒步越過熟悉的市中心,再次邁向唐人街的燒臘飯;連續享用幾日後,家鄉的濃味似乎變淡了,這也影響著我們各自一盤佳餚的胃納量,但這終究還是自我的想像,看著Claire的餐盤又空了,驚訝又再次不足以形容我的驚訝啊!飽餐一頓後,選擇提早回到旅館,有意識地珍視著一分一秒的流逝,試著徜徉在墨爾本美好的最後一晚,為的是明日即將啟程,飛回台灣的心境鋪陳 。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澳大利亞.墨爾本:CBD Suburb and Williamstown

 

參考資料:

Wikipedia

Victoria Heritage Council

Australian Dictionary of Biography

eMelbourne:The City Past & Present

Victorian Places

Culture Victoria

致命的海灘:澳大利亞流犯流放史1787-1868    Robert Hughes

 

行程:

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

Little Collins St.

– The Victoria Hotel()

Hardware St.

– The Hardware Societe Melbourne(早餐)

Swanston St.

–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()

– St Paul’s Cathedral()

– Flinders Street Station()

– Princes Bridge()

SOUTH BANK SUBURB

Southbank Promenade, Berth 2(等候船)

Yarra River

WilliamsTOWN SUBURB

Syme St.

– Gem Pier()

– Commonwealth Reserve

Nelson Pl.

– Gelateria(冰淇淋)

– Holy Trinity Anglican Church()

– Williamstown Cenotaph()

– Ferguson Street Pier()

Battery Rd.

– Point Gellibrand Coastal Heritage Park()

– Williamstown Timeball Tower()

Kanowna Rd.

– Ann Street Footbridge()

– Williamstown Station()

 
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eblizar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