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梵谷:在永恆之門」觀後感

     「在妳對於某個畫家的畫作及身世背景一無所知,並確認當下的內心平靜後,採取面對面接觸的方式,佇立在其畫作及身世背景之前,若能在觀看的當下,引起妳內心感受及思緒的任何波動,這位畫家都值得妳進一步深入了解。」每次ㄧ家四口看完電影後,我都喜歡在車上邊開車邊分享想法,Lucy這次對Claire及Vivian趕緊說了:「妳爸爸又來了!」這一切營造得好像我又開始碎碎唸,但確實一個人表達的想法,倘若不在對方慣常的思想網絡中,這些一連串的話語,不是被當作背景雜訊,就是被當作火星話;然而,上述的這段話在某方面而言,卻顯得相當平易近人,原因在於避免落入商業行銷對於藝術的干涉,而是透過藝術回到個人的層次,仔細琢磨所引發的任何心理影響,再決定是否深入了解。至於何謂干涉呢?當大量流通的資訊透露著某樣物品多麼好時,接受這些資訊的大眾,便會在尚未接觸時「先入為主」地肯定這項物品,導致在往後親臨此樣物品的當下,被無意識地驅使而直接認同它;於是,此處探討的重點在於:「是否優先回歸個人層次,而不在於形成一種忽略個人的群眾盲從效應。」個人對於梵谷所悉不深,反而能透過導演的視野觀看這部影片,真正看見一些個人產生共鳴的情節,這些也是個人亟欲分享的部份。

       法國巴黎的街道之中,在咖啡廳大片牆面遍掛的畫作前,該店老闆正因為畫作僅僅吸引屈指可數的人們,所產生寥寥可數的收益,對梵谷進行著一段抱怨及責罵,以此描繪著當時畫家生存的窘境;場景帶至當地畫家群聚的咖啡廳,梵谷及高更儼然置身其中,聽著其他藝術家熱議著,如何靠著畫作提升社會地位及金錢時,那般低頭靜默而無可奈何的神情,彷彿訴說著當下時代背景的世俗性。梵谷的人生後期始終無法大鳴大放,僅能靠著弟弟每個月的微薄資助生活,更以此逃離陰暗無日光的巴黎,而來到法國南部小鎮亞爾。將大自然及日光交會的景象,視為美的絕對真諦之外,也隨著搖晃及低視角的運鏡,大量揣測梵谷在鄉野間的獨特視野;來到廣闊平原上,時而興奮奔跑向黃昏的天際,時而躺臥在裸露的土地上,臉則沐浴著手中捏碎的沙土;雙手開展、雙眼緊閉並昂揚著臉龐,敞徉在強風吹拂植物葉片的半空中,嘴角同時帶著滿意的微笑;側躺在日落斜照的岩石上,闔眼體驗大地萬物此刻的感受,試著以心靈追逐當下最後的一道日光;嘴裡含著煙斗且抬起頭以十分專注的神情,目視著樹幹上方樹葉紛黃的景象;這些孤獨自處下側拍的影像片段,顯示寄身於大自然那般的暢快寫實,在絕對美的意境中誘發自己的感受,將眼前的景象不只透過表象,而更透過自己世界中的意象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   梵谷懷抱著一個簡單卻又艱難的夢想—跟世人分享自己畫作中的想法,然而他似乎出生在一個不對的時代,這點在高更離開與他相聚的亞爾小鎮時,硬生生地凸顯出來。高更初到亞爾小鎮時,梵谷曾表達他的興奮之意—存在一位知道他內心想法的人,然而越到後期,兩人針對藝術的技法及真理,越是產生根本上的歧見,最終更導致高更與梵谷決裂,造成梵谷因為懊惱與彌補的心態,割下了自己的左耳而進入精神病院。行至此段的故事情節,透露出同樣是人的梵谷,也渴望透過畫作追尋他人的認同,心思及感受極為細膩實為一種雙面刃:置身於大自然中能觸發細緻的情感,透過外在的形式如畫作表彰出來;亦能敏感於人際關係間細微的芥蒂,輕易將自己導向極度負向的情緒和行為。心理學家榮格對於人類性格的學說,或許會將梵谷歸類為「內向性格」,此類性格的人常聲稱內心有股天生的神性,急欲透過藝術的形式呈現出內在的意象;更顯而易的是離群索居,絕大部份的時間將全付心力,貢獻在與藝術相關的領域。乘著榮格的學說,我在梵谷的身影中,依稀也看見自己模糊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 梵谷在精神病院出院前,與評估病情的牧師間進行的大量談話,其中某些對話,足以顯露出他心境上的轉折;當牧師詢問他為什麼自詡是畫家時,梵谷直言他做了很多嘗試,除了繪畫外什麼都不會;牧師也當著他的面,直言畫作醜陋並讓人感到不舒服,梵谷與之前聞此言呈現的偏激行為想比,似乎並不在意牧師這般負面的評價,反而氣定神閒地談論著自己,可能超前出生在這個時代。經過許多的風波,梵谷為自己的畫風一直無法被認同,找尋到了「超前出生」的根本原因,這其實代表他轉化了思想,而不再過度拘泥那些無法達成的目標。出院後,梵谷透過醫生的協助,重新開啟了自己的繪畫之路,他更是在與醫生的對話中,明確地宣稱「追求永恆」這個轉向後的目標;他不再處心積慮地尋求他人的了解及認同,而是盡情地將個人的意象性世界,寄託於畫作中展現出來,藉此流傳至往後屬於他的年代。對他而言,他走在紛紛擾擾的當代,卻輾轉開啟了走向未來的門,這其實是何等浩瀚的胸襟與視野,扮演好他在永恆中應有的角色。隨著遭人槍殺身亡,他的一生也在畫作於棺木旁任人挑選後落幕,為此我們沒能感到終身不得志的惆悵,卻隨著他自命永恆而一起走向未來。

       梵谷後半生,對於要求表象結果論的人們來說,或許意謂著窮困潦倒與無比慘澹,但在臨死前,那股透過一生漫長的掙扎,而又再次重生的堅強意志力,卻在死後得以讓其精神力量,隨著沒沒無聞的畫作綿延下去,這些是我看完這部電影後,隨著深沉的劇情逐漸發酵之際,最能夠觸動內心深處的部份。我還是問了Claire這樣一個問題:「你知道為什麼梵谷要張開雙手在草叢中嗎?」Claire說了:「因為他要感受大自然!」是的,大自然是絕對的美,這點我也相當認同,要專注且用心地去感受,一切的美就從這裡開始吧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