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看終究源於心理

Posted on
Posted in 生活省思:Life Thinking

       觀看人、事、物的外觀,是擁有感官的每個人所具備的基本行為。青春洋溢時,不時走在都市的鬧區,享受與貌美女子的眼神交會,顧及全身上下的行頭,以期待更多的相會;初拾相機時,喜愛追逐人氣景點,仿效絢麗繽紛的作品,擇時升級相機配備,以達成他人登峰造極的表現。好整以暇的作為顯示,觀看的重心執著於表面的現象(表象),更從表面的缺失進行歸納改善,以求能在實體層面取得齊頭式的對等,這誠然是追隨眾人行事的準則—也就是社會文化,由對於外在的肯定形成牢固的自我認同。然而,人們的外貌會衰老、事情的秩序會變動、物體的使用會毀損,所有人、事、物的更動富含隨機性質,若僅依憑著表象而取得認同,將會使得認同感亦呈現極端的隨機變化,導致個人感受上的穩定性變動劇烈;於是,從以上表象與心理的連帶關係,看見身為人處於其中,成為有形與無形的界面,而人則內含了心理因素的特質。

       既然人內含的心理隨著表象連動,如何刻意營造專屬心理的空間,來面對表象的任何可能變動,而可以減緩認同感及其它感受的波動性呢?這是一個人邁入中年時期(四十歲附近),已經熟稔許多人、事、物的表象至某一程度,並且親身經歷幾次的變動後,相當值得探究的議題。首先,必須徹底清楚認知一個事實:執著於表象而產生的認同,絕大多數是一種未經自己仔細思考後的行動,而是被身處的文化不知不覺地影響所造成。其次,為了避免認同隨著表象連動,必須漸漸解離認同感與表象的關係,同時營造出專屬的心理空間,深入了解表象背後的運作脈絡,並試著將絕大部份的認同感,搭上這個心理空間的運作結果。這兩個層次的步驟,在於讓自己發自內心相信,自己只是跟著眾人的行動而行動,並非從中萃取出適合個人的成份而產生認同;進一步,為了避免認同跟著表象的隨機性起舞,在表象一片欣欣向榮之時,開始下潛至表象之下,探究底層的運作如何成就表象,從中可以了解影響的各種因素,以及因素的各種可能變化,如何成就優質或低劣的表象,讓自己盡可能看清楚表象的本質,以及其興衰的必然性;從內心相信任何人、事、物的非永恆性,並能以一種健全的心態,看待表象呈現出好的或不好的結果;於是,從心理空間對於表象的本質,產生絕大多數的認同,而非執著於本質經過複雜因素的影響,所產生的表象變化,更能夠抵抗在不好的表象呈現時,認同感低落所帶來的情緒變化。最後,心理空間狹帶著本質及複雜因素的清楚認識,回到觀看人、事、物的表象,而再次將認同感搭上;由於個人清楚認知到整個過程,這時運作的心理空間便涵納了兩個互補成份—表象與背地的本質及影響因素,也就是有形與無形,提供個人能以接近完整的視野進行觀看,以及連帶地針對兩者取得認同感。

       長久以此磨練下來,遇見不同類型的人、事、物時,能練就接觸表象那一刻,心理空間自動地大量映射出,支撐該表象的諸多想法及感受,透過清楚地逐一歸納及釐清,常會因此獲得更深的一層體悟。個人猶記前陣子台南之旅的最後一站,前往林百貨內部進行體驗,對於內部採用懷舊復古的裝潢,當下的眼前的物品顯得格外明亮,內心更是感受到異常的昂揚;踏出百貨之際仔細看著外觀,莫名地讓我深深著迷;沿著街道行走時,目光與對街的吳園對上後,就很難再度移開;當下開始端詳著建築外貌的各項元素,也因此產生了好奇心,便開始慢慢接觸建築的歷史。往後的過渡時期,走過台東市區及台北大稻埕的老街,情感逐漸開始陷入古老樣式的建築之中;尤其某個午後,在風起雲湧的背景襯托下,兼具巴洛克式及歌德式風格的建築,在暖黃光線的傾斜切割下展露而出,那是我以往熟悉的「新竹車站」,但過去它只是個名稱,如今它才真正出現在我觀看的視野中,注視著車站外觀的細節,此刻才發自內心覺得好美;走在陳舊的巷弄間,試著回過頭看看走過的足跡,偶然在路旁住家建物的夾縫間,顯現了歇山重簷式的屋簷及燕尾起翹的屋脊,這也是我以往熟悉的「迎曦門」,此刻突然躍入眼前,吸引著我所有的目光。這段有關於個人跟建築的相遇,被自我認為是持續五、六年來,拓展閱讀領域所導致,首先在台南時被林百貨觸發,中間又開始著手了解相關知識,最後再次造訪日常的熟悉地,無意間卻遭逢熟悉的事物,以不同的型態呈現於眼前,並且還能持續吸引個人的注意力許久;走過這一連串的經歷,不經要對自我提問:生活中究竟有多少人、事、物每天相見,但卻有如過往雲煙被持續忽略?除了這樣的疑問句之外,卻也十分肯定「觀看終究源於心理」這個結論,並且確信適用於所有的感官經驗:每個人所認為他/她所看見的景象、聽見的聲音、聞到的氣味、嚐到的味道皆已是全部,但那也許只是受限於心理空間狹隘之下,無形中被侷限後的結果。透過爬梳表象之下無形的一切,除了可以自我為出發點,自表象轉移絕大部份的認同感,至表象之下的其它部份,以大量減緩隨機變化的表象,所帶來的認同危機及負面情緒;同時也促成感官體驗的豐富程度,更進一步引領個人至更深入的無形領域,造就感官與心理相互擴展的正向循環。於是整體而言,可謂是間接促成一個人穩固的認同根基,以及整體人生的圓滿程度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