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沒有資優班:讀後感及書摘」

       先前了解過芬蘭式教育的準則,也順帶進一步了解北歐文化的內涵,深刻地了解到北歐國家在教育中,視學校每個學生為ㄧ完整的獨立個體,了解及尊重個別呈現的差異,並適時給予個別不同程度的輔助,讓每位學生可以真正在教育中成長;學校中的教師屬於研究型學者,能夠掌握國際情勢變化,並運用敏銳的觀察力,觀察每位學生的不同,並進一步研擬分屬不同程度的教材進行教學。整個北歐在學校教育理念上,從根本的人本思維為出發點,不放棄每位學生可以成長的機會。

       最近得知歐洲廢死刑團體的消息,才在思考文化差異否是個大前提!讓他們極力主張廢死的理念,也就是一個國家從幼童開始,便極力注重其心靈的成長;當長大成人後依舊偏差,他們也是深刻從國家角度在反省,在保障人權這個訴求下,盡全力去矯正其行為的偏差;反觀,台灣整體的教育文化,尚未從傳統方法翻轉過來,過往追求的是大量傳授及速成,不注重個別學生的差異,甚至是放棄了後段的學生。學校是一個人性格養成的部分關鍵,當長期在無法貢獻心力,並無法被認可的環境下成長,出了社會謀生卻又是更進一步打擊。整個社會文化均不是從人為出發點,導致某些人行為嚴重偏差;若要採用廢除死刑的作法之下,我們要如何提出一個具體作法,以矯正長期從文化上就偏差的影響? 這是我對於廢除死刑最大的疑問—從小放棄幫助他們追求成長,放棄他們基本的人權;成長後行為的偏差犯了錯 ,又似乎在沒有具體辦法提出之下,開始要注重他們的人權。從這邏輯上來看,似乎缺乏合理性及連結性。

「芬蘭教育體制專注於培養孩子們終身學習的能力,而唯有一個與生活教育充份結合的學校教育,才能達到讓孩子永續學習的基礎,教導同時尊重孩子與個人的獨立性,就能在教學中賦予孩童責任。今天教育讓學生有獨立發揮的空間,教育孩子能獨立思考,自然也就希望學生能在日後,展現出自我學習的能力。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