價值體系與目標、目的的探究

Posted on
Posted in 生活省思:Life Thinking

「當人們決定付諸行動之時,常需要建構出彼此相互衍生且支撐的長遠目的、短期目標及價值體系,使得該行動得以有持續性的進展。當以生活全貌為觀點,憑著擴展的價值體系,看似完成個人設定的目標或目的,實則透過人類演化而來的社群天性,促進社會整體的道德茁壯。」

「長遠目的」可以視為困難度較高,較難在短期內達成的最終狀態,尤其是說出具體的理念後,常會讓外人抱以懷疑的眼光,視為不可能達成的目的。

「短期目標」可以視為困難度較低,較易在短期內達成的短暫狀態,並且視為達成目的的手段或工具—以達成目標獲得滿足及自信,支撐自我持續朝向目的前進。

「價值體系」會使得人們在大部份時間中,以自動化的方式處理外來資訊,同時將資訊中造就自身「情感共鳴而愉悅」的部份截取出來,驅使自身產生認同感,進而與外在人、事、物產生交流互動;在行動的過程中,憑藉著價值體系的運作,常能因為談話透露出的價值觀點,讓人們彼此關注而相互吸引,或是事件進展的脈絡,符合價值體系的一部份,進而專注於該事件的相關發展;以上對於人、事、物的關注,雙雙透過整併至自身的方式,提供協助性的力量,以達成短期目標或長期目的;因此,在與人談話之中,人們常言一個活動或一段話語對其有「價值」,指的便是它們經由個人的情感詮釋之下,得以無縫接合自身的「價值體系」。

上述闡述了概略運作的情形,它在個人追求「長遠目的」或「短期目標」的過程中,主導著自身「價值」體現於外在的相關活動,同時驅使著個人留意「價值相近」的外在人、事、物,使得個人能以「價值導向」的核心思想,聯合外在的資源而行動,追根究底地探究如何建立起「價值體系」,儼然是個相當有趣的議題。透過行動時投入「人群多寡」的觀點,將人生粗略劃分為以下四個階段,在現代謀生首重的「專業技能」導引下,可以清楚了解「價值體系」,依循著人類的「社群天性」逐步形成,直至最終積累成「多重專業技能」或「生活技能」,並同時形成看待「生活全貌」的「價值體系」。

ㄧ、「價值體系」最為「原始」也最為「根深蒂固」的形成階段,建構於「家庭環境」的影響之下。由於尚為嬰孩的形體,相對應於「理性思考」的大腦區域尚未成熟,面對任何的外在刺激,尚未建立起相對應的處理機制,因此幾乎錨定於家庭環境中可供仿效的對象—父母,透過長時間的仿效,逐漸建構出內在成形的「價值體系」,也意味面對外來刺激時,自動呈現出各式的情感、思想及作為。

二、來到青少年階段,「價值體系」面臨大幅重整,將「價值體系」錨定的場域,由「家庭環境」開始轉向「群體環境」,意謂著開始融入小型社會化的環境,開始從「同儕」組成的小型群體中,建構出符合群體生活的「價值體系」。相較於嬰孩階段,相對應「理性思考」的大腦區域已發展成熟,得以開始對群體環境中,任何的人、事、物,產生一定的疑問及好奇心,並透過他人引導、主動尋知及人員互動,逐步建立起應用於群體的「價值體系」,由於這是一個初始化及漸進的過程,因此就短期現象而言,總是伴隨著青少年的「情緒敏感」及「思緒衝突」,然而就長期現象而言,青少年其實是在建構出屬於自己的「價值體系」,父母此時唯一能做的事,便是退居於身後,充當青少年的人生顧問,也同時讓他們知道有個堅強的後盾,可供他們挫敗時依靠;父母其實是要看著青少年,進行有源於自身的創意發想,透過自身的初步規劃,進一步勇敢實踐,觀察出實踐與發想的差距,最後回頭調整當初思考事情的觀點,如此週而復始的循環,以致於使得「價值體系」由「絮亂無章」邁向「成熟有序」,這儼然是人生中重要的一個階段。

三、青少年時期因為求學的緣故,大多是以「專業技能」為導向,於學校小型群體中,建構出相關的「價值體系」,學成之後離開學校,開始融入如公司組織等中型群體,貢獻自身所學並換取收入,以應付自身生活的花費。除了獲取生存必要的支出之外,有鑑於公司組織主要以「分工合作」的方式,促成「高效率」的商品產出,因此也牽涉到錨定於中型群體的「價值體系」建立;由學校小型群體中,建立的「價值體系」為基礎,開始延伸擴展,透過「專業技能」的施展與更多人互動,逐漸整併更多的「人際技能」,因此最終再度成形的「價值體系」,包含了兼具「對人」及「對事」兩個層面的價值觀點,清楚理解它們是共同完成一項任務的兩大關鍵。

四、由於公司組織主要採取「分工合作」的方式運作,因此意謂著「多重專業技能」共同交織互動,以促成一件事情完成,這其實隱含著更高遠的個人發展方向:處理橫跨「專業技能」的相關事務,並錨定於大型群體的「價值體系」建立。當「單一專業技能」及對應的「價值體系」,透過磨鍊而運用得如火純青之際,則視個人的「自信」及「勇氣」,走向「雙重專業技能」或「多重專業技能」的道路,並順勢發展相對應的「價值體系」,以涵納看待更多人、事、物的嶄新觀點。學成至某個階段回首一切,常會感悟「專業技能」,不過是自生活中刻意劃分出來,並深入探究所形成的「專業知識」,儘管已在公司組織之中,建構出透視組織全貌的「價值體系」,而它終究還只是生活中的一部份;當秉持著在公司組織中,建立起「價值體系」的「自信」與「勇氣」,橫移至個人生活之中,此時又是另一片新天地,有著更大的場域及群體,等著我們參與其中,並再次學習「專業技能」並擴展「價值體系」。

人類的「社群天性」看似是根源,無形中驅動人們投入更多人群的活動,從貢獻自身「專業技能」的過程中,獲得個人的滿足感及心理歸屬,以此建構出個人的「價值體系」,然而天生為「內向」或「外向」的性格,會使得接觸人群的數量及質量上有所不同。論及直視生活全貌相關「價值體系」的建立,不妨可從自身生活開始思考。

對於生活懵懂無知的少年,從電機及電子系所畢業,憑藉著學習數年的專業技能,踏出了社會化的步伐,進入公司從事相關領域的工作,並已貢獻心力長達一、二十年。從參與專案研發當中,逐漸了解垂直方式的分工:透過市場行銷人員的努力,從蒐集現行市場的需求,或推演未來世界的潮流,歸納出產品發展的可能輪廓,進一步與產品研發領域的多名管理者,以及公司的決策高層相互探討及分析之後,擬定具體可行的研發方向;數名研發領域的管理者,作為各自技術研發領域的代表,帶領著技術研發的工程團隊,當市場需求具體化為產品概念之後,協調團隊中多位工程師,著手將概念具體化為「系統設計」;完成之後,交付給研發垂直鏈下的子系統管理者,協調團隊多位工程師,將系統規格具體化為「子系統設計」;完成之後,再以此不斷類推,直至研發垂直鏈的最底端;當研發的產品成形之後,相關的測試及品質管控,亦必須著手開始運作,以確保最終過濾後的產品,流通至市場消費者的手中,能夠運作正常,並保證持續使用上的耗損年限,能夠符合相關的安全標示;業務及技術應用人員,共同向市場上推廣產品,也耗費了龐大的心力,盡力釐清可能顧客的相關疑問,並適時替他們思考最佳的解決方案,擴展產品的銷售通路。以上產品的開發流程,從無形至有形的過程中,歷經行銷、決策、研發、管控及推廣階段,形成垂直式的分工合作,對於每個分工合作的細節時程,也看見了專案管理人員的介入,掌控交界處的可能問題,得以適時進行資源的調配,使得專案完成時間,能如立案之時所預期。時間來到了週末時段,決定這次需要拋開公司事務,徹底地放空休息一番,以舒緩長時間以來的壓力,於是生活清晰的面貌,也在這兩天之內逐漸開展。

清醒於陽光普照的早晨,簡單的盥洗之後,一家人一同步出住所,沿路栽種的大樹佈滿林蔭,行走在寬敞的人行步道上,倍感清涼且舒適;放眼望去除了比鄰的特色店舖外,還有一個個區塊式矗立的大樓,它們彼此以偌大的綠地公園相隔,其中偶然可見晨跑的人們,也可見孩童玩樂於溜滑梯及盪鞦韆,洋溢著親子晨間的歡樂氣氛;擦身而過的古老建築,穿插在眾建物之間,彰顯著早期東方閩粵式或是西方巴洛克的風格,總讓人回想起此地過往的時光;步出了住家,看見了一個城市的外貌,其實經過了「都市規劃」、「歷史文化」、「建築設計」及「公共衛生」,相關專家們的共同參與與激盪,才得以塑造出根植於過往的嶄新城市意象,更激勵出對於城市的光榮感。步入內在裝潢雅緻的店家,感受到連貫於城市的特有氛圍,選擇了靠窗得以觀看美麗街景的座位,一家人各自點選了不同的套餐,早晨的時光就在談笑之下,一啜飲則漫延的咖啡香氣、ㄧ細嚐則擴散的果汁香氣及一口口迴響不絕的餐點美味,將我們帶往愉悅的心情境地;綜合這些的美好,其實出自於「室內設計」及「餐飲服務」,相關專家們的用心呈現,才得以在極致味覺與視覺融合的空間內,營造出一家人歡樂難忘的時光。穿插在這樣特別的時光中,父母仔細聆聽著子女,在學校裡的點點滴滴:從老師教授專業科目的細節、全班齊心參與競賽的過程、全班分工合作打掃教室環境的過程、全班分組討論特殊議題並相互辯論的過程等等;言談之中,足見「學校教師」專家們的用心領導,漸漸地提升學生的專業能力,以及營造在團體生活中的歸屬感,讓學生的人格得以健全發展。渡過愉快的晨餐時光,一家人緩慢步行回家,收看電視裡的晨間新聞,一直是每天的例行活動,報導大量聚焦在幾個月後的總統選舉,從客觀的經濟數字中,回頭檢視現任總統的政績:從國家財政的角度,分析個人所得稅、營利事業所得稅以及年金改革的具體綱要;從回顧爭取弱勢團體的歷史中,探討婚姻平權專法,以及救助低收入戶的福利法案;最後探討台灣在國際上的特殊處境,對於對岸中國提出的一個兩制,應該抱持何種觀點來加以剖析;節目報導中,邀請專業的來賓相互討論,試圖讓收看的民眾,以多方視角思考的方式,了解各項政策的發展現況,最終透過民選的方式推舉出總統;從一連串探討的議題來看,其實涉及了「政治」、「經濟」、「財務」、「社會福利」、「國際關係」、「國際貿易」、「憲政」等等,多項專業領域的呈現,它們其實皆是攸關於永續發展美好生活的關鍵。節目告一段落之後,開著剛買不久的新車前往保養廠,到廠後服務人員依據使用年限,詳細解釋各處保養的重點,有賴於「汽車機械」專家們的檢視,得以維護車輛的安全,讓全家人出遊能十足安心;諸如生活中各項的活動,還可以衍生出「醫學」、「法律」、「生態」、「天文」、「水利」等等的專業領域。

每個人在其工作領域中,透過數年沉浸在專業分工的氛圍下,對於分工的脈絡式觀察及歸納,通常能完整了解整個體系的運作,亦即意謂著早已熟知,特定的專業能力,如何在深化的層級架構中發展;從生活卸下工作的心思,完整回歸生活的步調,接觸到的生活資訊,其實顯而易見地透露出,其它多重專業領域的表層訊息;每個領域之下,也類似於本身工作的場域,在深化的層級架構中,分佈著相關專業技能的人員,彼此緊密的分工合作,以促成優質的結果呈現。因此,可以相當清楚了解,生活的「表層」,便是連結多重專業領域的「結果訊息」,達成「相互應用」的樣貌;生活的「內涵」,則是連結多重專業領域的「分工社群」,達成「各自深化」而又「相互交流」的願景。從人生的「淺薄經歷」行至「深厚經歷」,思考涵蓋的範圍,從生活的「表層」過渡至「內涵」,從生活的「結果訊息」過渡至「分工社群」;換言之,從「訊息應用」轉向「深化訊息而接觸專屬社群,以此支撐相關專業的深化。」當成功由工作轉向生活之後,邁向「生活全貌」之路才得以開展。年紀尚輕且經歷不足時,容易花費大量的時間,著迷於特定的專業技能,只著重生活的單一樣貌及內涵,忽略其它面向更廣泛的內涵,僅接觸到它們的表層訊息,以作為一種「直覺式的應用」;因此常以狹隘的「單一觀點」看待生活,也因為接觸分工社群的「窄化屬性」,讓這樣的觀點牢不可破,難以多元的觀點,對生活及自我進行思考,以做出有利於生活全貌的決定;在這樣「工作即生活」的模式下,價值體系僅僅錨定於單一專業領域,環繞在這樣體系下的目標或目的,通常也偏向單一技能的「技術整合」或「領導整合」,對於日復一日沉浸其中的生活而言,卻是一個極盡扭曲般的存在。

因為還原生活完整的樣貌,以盡可能接觸生活中,各項專業領域的內涵,作為真正生活完整的觀點,來看待偏執於單一工作專業的處境,於是得出了「扭曲般存在」的結論;這樣的論述方式,其實間接切換到一個高層次的議題:為何需要盡可能學會完整的觀點,以透視生活全貌而真正生活著?其實可以「專業導向的社群」作為思考的起點!當投身於單一專業領域,其實心思皆思考著如何在單一社群,透過自己能力的貢獻,讓專屬的社群更茁壯、更美好;自身的生活除了本身工作中,單一專業領域社群的存在之外,也同時透過其它多重專業的社群,針對其專業領域的建構,支撐起自身生活其它的面向,因此引導出「一個社會的概念」—透過多重專業社群各自的能力貢獻,整體集結以促成相互交流應用的事實;於是,當個人置身在社會中某個專業社群時,常會因為人類演化而來的社群天性,竭盡所能促使該社群茁壯;若開始橫跨心力至其它專業社群時,亦會透過社群天性的發揮,開始關注其它專業領域的訊息,使得有朝一日同樣得以貢獻自己的能力,讓另外投身的專業社群茁壯;因此,「以生活全貌的觀點,過著真正的生活」通常也意謂著「對社會的完整性及集結性,貢獻出自身的一份心力」,這其實隱含著社會的「道德面向」—一個人的所作所為,將會著眼於整體社會的茁壯,而不僅僅重視其中一個社群而已。在邁向生活全貌之路,一個人的價值體系將會隨著多重專業的導引,透過接觸到的多重專屬社群而建構,於是「整體社會的茁壯」將是其核心,在這樣體系的運作之下,隱含的「社會道德驅動力」,將帶動個人立下長期目的及短期目標,從中尋求個人滿足快樂的天命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