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衝擊下的個人

       寒流的冬天,聚餐來到了海底撈火鍋店,除了紮實且新鮮的火鍋料和湯頭外,其中,更穿插了我與同事的對話。我的同事信仰基督教,但我與他的談話,不會挑戰他有關於神的議題,而是側談一些神學以降的議題—有關於時代的演變、文化的內涵以及個人的責任。

       首先,我直接切入重點,提問了兩個問題:「我們這輩的年輕人,從小依循著社會的文化傳統而至成人,心中已直覺地承載文化的內涵,而東方文化實質上教導我們,自由在於順應團體的需求,而這某方面來說,形同犧牲個人來成就眾人,這點在家族及職場顯露無遺;但我們接受西方教育及相關著作的內涵,則越來越多元,並輾轉告訴我們,自由在於重視個人並對自我負起責任,這點在近年來出版社及公開媒體的宣傳下,更是引發眾人思考。面對西方文化的浪潮,抱有東方文化的個人,正處於拉扯的狀態,到底該順應個人,還是該順應眾人?」「我時常在網路上,看著眾多網友的留言,一片倒地除了滿腔的抱怨外,還希望有個全能的政府,能夠幫他們解決各種難題;這有點像是希望有個類似神的集合體,協助他們遠離自己認為的苦難。這像是屈身於團體當中,等著他人來救贖一般;為何他們不是思考著,如何自我承擔起適當的責任,協助自己走出困境呢?」

       我的同事想了想,一次回答了兩個問題:「確實現今我們正遭受西化,但個人若承受著苦難,必須自己負起責任,為自己找到解決的辦法。每個人的世界觀不同,有些人由於被太多想法束縛,導致他的世界觀狹隘,當他認為的苦難降臨自身時,他沒有辦法越過束縛他的想法,而去思考更多的可能性,導致他陷在自認為的苦難之中,更精確地說,他是陷在自己的想法之中。每個人都要適時去了解其他事物,以擴展自己的想法,所以西方才會有「存在主義」的派別產生,他們認為人要適時回歸自我,由個人來面對自己內心的信仰,由信仰引領他們走出困境。信仰不一定是神,可以是金錢、地位、權力或聰明等等,這又牽涉到個人對於意義的詮釋,一個人覺得哪個方向有意義,他便會往那個方向前進,但重點是要保持詮釋意義的彈性;也有一個派別為「後現代主義」,他們認為這世界上的事都沒有意義,但這個論點有其瑕疵之處,他們必須根據心中某種自認為有意義的想法,來判斷所有事情皆無意義,但既然都無意義,為何內心還有判定的準則呢?再來,後現代主義有個致命的弱點:個人如果認為一切都無意義,那麼他們因為內心無法有所依附,而會有致命的脆弱感。身而為人,就必須要有歸屬的對象或事物,然後從中獲得成就感。」

       我接過他的話,繼續表明我的論點:「我看了一些人類學的書籍後,回歸最原始自然的觀點來看,小孩是夫妻兩人性愛後的生命產物,所以,生小孩本身是件無意義的事情,但這是基於剝除了各種文化觀點來看待這件事,一旦跳出文化傳統賦予意義的框架後,可以看清楚小孩性別的意義為何,誠如我所談到,這是個沒有意義的問題。又如你所談到的觀點,我們必須適度賦予某些事情意義,來讓我們立身於世界上,所以,我認為一旦我們越過文化傳統後,可以透過對其它文化進行觀察與了解,並相互比較後,萃取出專屬個人的意義。這個問題可以讓我們回想,究竟所謂的文化傳統從何而來?回顧歷史來看,文化傳統大多數為了某樣目的流傳下來,但流傳至今,目的早已消失不見,卻還是一樣深藏在人心,繼續被堅持且遵守著。一旦認定無意義後,會用一種持平的觀點看待任何人事物,我認為可以達到某種自由的狀態;然後,進而用平等的觀點去賦予人事物意義。所以,我贊同後現代主義的論點,更進一步贊同存在主義的論點,這兩者的結合,讓我們視野突然開闊,去重新思考人生中的大小事。」

       我們兩個人精神上意猶未盡,但實體上已飽足感十足。離開了聚餐的地方,腦海裡還在仔細想著這些對話,若還有千言萬語,也只能期待下次再深入交談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