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觀的成形與擴展

       生活中常聽見、看見或遇見許多事,可以在腦海裡透過多年習得的知識,做一較有系統性的歸納與探討。我們常常聽到有些人說:「完蛋了,這次慘了。」這不禁讓我想起對方,到底是根據什麼覺得「世界」要毀滅了?這裡的關鍵為「世界」,透過腦神經科學目前的研究進度,將會很有趣地發現,每個人「看待世界的方式」,進而形成的「世界觀」其實不盡相同。高階大腦有塊長期記憶區,專門儲存需要長期並重覆使用的記憶,儲存的內容取決於日常生活中,重覆接觸到了什麼。邊緣系統有一部分功能,掌管人的情緒反應,遇到危險時典型的「戰」或「逃」的反應,便是由此處觸發身體反應,以目前大腦科學的研究,針對神經傳導訊息而言,此處無意識反應比高階大腦的有意識反應還要快,也就是不刻意使用意識壓制,一個人常會被情緒左右自己的作為;我們常說人是情感的動物,便是建立在上述的前提之下。

       跳過個人的腦部探討後,回到了一個問題:「一個人的長期記憶建立的內容是什麼?以及自動化的情緒是根據什麼反應?」想像一個人從學生時期開始,便專精在理工學院學習科學知識,踏出學校進入社會後,依舊是在充滿理工訊息的環境下工作,假設這過程中從未接觸其它領域的知識,那麼長期記憶區將儲存大量的科學知識,而自動化的情緒反應,也逐漸依據認定的「事實」內容—長期記憶區的內容,來作出快速的反應。不妨把長期記憶區的內容,想像成一個資料庫—當一個人長期接觸了某個領域的知識,並在過程中理解它並認定它,便會逐漸讓情緒與資料庫形成穩固的鏈結。資訊日新月異的今天,我們很容易知道,有相當多的領域開展,也有其相對應的知識內容;但鮮少人了解真實且完整的世界,其實是由各領域的知識一起聯合打造出來。不妨將完整的世界視為一個大圓,而一個人認定的世界視為其中一個小圓;就理解且認定的層面而言,一個人的觀點根據小圓的內容生成,並牢牢地深獲自己肯定,而成為我們所謂的「世界觀」。

       改變一個人有多困難?透過上述的了解後,通常答案會是「相當難」!因為這牽涉到一個人的世界觀,被古老的生物本能牢牢地鍊結住;千萬句有道理的論述,沒有使得一個人從基礎開始理解,並在理解的過程被接納,非常難破壞他世界的疆界,而擁抱更多的知識,形成更廣闊的世界觀。於是,從完整知識的角度而言,一個人生活中所有的判斷準則—即便是他不專精的領域,皆依據這些有限的知識量,所以形容一個人有「偏見」,便是由此原因而來。因此,我常抱持著顛覆的觀點,來看待一個人的改變—改變一個人,必須有一個顯著的外在事件發生,透過一個人的親身參與或不得不參與,使得他的既有認定與外在認定嚴重衝突,而造成他的情緒大幅波動時,他才會開始重新思考,長期認定的判斷依據。當然,這會是一個心力交瘁的過程,有可能需要旁人內心上的扶持,但成長的喜悅,總是在痛苦之後悄悄來臨;一旦世界的觀點擴展之後,有可能一直不斷擴大,也有可能擴大到某種程度便停止,端視個人在此過程中的努力而定。

       當一個人長期在有限領域中,沉浸多年且得心應手後,有鑒於對外在事物,皆能以接近自動化的反應完成,於是造就一個人內心的舒適感,這也是我常說的待在「舒適圈」。一如我們所認知的事物一般有兩極,當一個人因為安全舒適的感覺,無意識地將自己置身於某領域時,同時,也承擔了自身有「偏見」的風險,失去的是窺見事物全貌的機會。從過多偏見邁向較少偏見的過程中,會感受到思考某些事情時,能自如地切換觀點,因此,最終能將自己導向「自由」之路,而不易受文化傳統或是既定印象所束縛,「創新的能力」也因此生成。仔細思考過上述一連串的探討因素:「偏見」、「舒適」、「痛苦」、「喜悅」、「束縛」、「自由」、「創新」後,我們再來抉擇如何行事吧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