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的「我」在哪裡?

     「回首過往,想不起來自己究竟在做什麼,時間就這麼過了。」這段話參雜的懊惱及感概,遠大於一般人能理解,但它卻還是活生生地從生活中顯露出來,尤其在年老長輩的話裡及行動裡。這段話讓我開始回想,以前的「我」到底在哪裡?需要仔細把它找出來,好對年老的自己有個交代。尚未接觸腦神經科學之前,認為「我」就是我,似乎沒有想像的空間;但充分了解過後,才明瞭「我」其實深藏著至關重要的底蘊。儘管「我」這個字已經朗朗上口,在腦神經科學的向度而言,它由兩個因素所造就而成:意識及記憶。

       意識指的是人透過大腦的前額葉皮質區,去對於感官由外界所接受的訊息,進行重組、思考、賦予意義並形成決策的運作;記憶指的是人透過大腦的顳葉皮質區及邊緣中心的海馬迴,去針對經歷過的人事物所轉換過的訊息,個別進行長期及短期的儲存。這裡有個關鍵,當人時時刻刻透過意識,去參與記憶儲存的內容,便會在提領記憶的過程中,了解這是自己參與之下的回憶;於是前前後後各段的記憶串接,形成一個人產生「我」的認知,而時間的概念也在這之下誕生,也就是區分出「以前的我」、「現在的我」及「未來的我」。因此,「我」是在連貫且賦予意義的記憶之下,形成一種看待自我的形容。

       為什麼怎麼回想也想不出以前的「我」呢?關鍵在於意識是否參與!一個人一旦沒有在「當下」,意識到遭遇的人事物;而是順著習慣,針對人事物進行「自動化反應」,長期下來,一個人回想記憶的內容,皆屬於文化傳統下,前篇一律的制式內容。一個人會在什麼情況下有這種處境?當面對那些外在限制自我的嚴峻考驗之時!例如:社會的氛圍鼓吹收入多寡,為一個人最高的目標時,怎麼賺都賺不夠的心態,引領著他自動地將自己奉獻在工作上;一旦年老後,賺不夠的心態被迫解除後,提領回憶欲找尋「我」時,才發現遍尋不著。

       老一輩常說著:「享樂要延遲、好好工作,不要想太多。」儘管享樂其實是企圖思考自我,想太多其實是整合自我;卻在一種把希望放在「有限未來」的缺陷哲學觀之下,所嚴重曲解了—這種人生觀不夠周全,而造成一個重大的損失:遺失了「我」。仔細想想,ㄧ連貫的「當下」既然造就了「我」,而「我」又建立在「有限」生命,顯然「我」是無比珍貴的,那麼為何要犧牲「我」呢?這是一個富含哲學性的問題,值得你我好好深思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